雖然跟二次元一點關係都沒有,
還是想安利一下,
這瓶精油真的可以說是我的再生父母了😭😭😭😭

20多年沒通過氣的鼻子,用了一週左右通了,現在白天再也沒有打過呵欠了,
缺氧真是太痛苦太痛苦了
打從出生以來我每天都因為缺氧蔫蔫的,
現在像個普通精神的正常人了(鼻子不好的小伙伴們你們懂!!)
本來打算存錢去開刀的,現在不用了

現在是要建立正常的呼吸習慣,我因為鼻子不通的關係,是不會正常反射呼吸的(

用力安利給每個需要的人,大陸好像也有代理的,具體跟誰買我就不曉得了(
以精油來說不算貴的

我都是把它睡前滴在枕頭上,或是把它滴在發熱眼罩上,味道很好聞(這樣巨爽,非常好睡)

重新編輯一下,這樣吧,哪一篇需要補的可以留言跟我說一下,省的我一篇一篇回去翻☺️比較省事點

---

不老歌貌似掛了,這幾天好多人私信希望補檔

那麼多篇我實在有點崩潰

這兩天我發現不老歌時好時壞的,運氣好的話姑娘們應該還是刷得出來

先不補了><


至於LAF的肉,過幾天我有空直接丟個全文TXT吧

 *现代架空,很雷,预警请见第一回,能接受再追

久等了><


直接外连吧

给哈尼少女@悠悠堇 狗血之庭的G~~解禁啦, 混个更

小周大叶纯肉^O^(我就这德行,只会写肉((

但当时手感不好写得很短,多包涵(

今晚或明晚应该会更一下多情的歌,不好意思久等了,这两周忙得怀疑人生了(


直接外连不老歌

补档-长微博

今天和朋友聊到这篇本子里的番外,想想都完售好一阵子了,本来因为非常短又有点....一言难尽,不打算放出来,但今天想想,其实我真的很喜欢这篇番外

还是放吧,算是OE,可以自行解释

-----------


啪叽一声掀开了信箱,里头孤伶伶躺了张红帖。收信人也是愣住了。

他把烟塞回嘴里,空出手去捞那信纸,和他正在通话的人问他怎么了,他含糊地回道没事,老朋友要结婚了。

他把帖子扔进手提包里,又吸了两口,在进电梯前摁灭了烟。

肖时钦前几天问他的地址,没想到这么快就寄到了。


他和叶修分手第五年,现在想起来已经没有太大的感觉了。

只不过是两个人生活,回到一个人罢...

嗯......不造说啥

这样也很好啊,因为提到了旧事,顺势得到了大大的「郑重道歉」

正好让很多粉丝们可以心安理得原谅她了


我想我现在写这些肯定会有很多粉说「大大都已经道歉了你还死掐著不放,都不让人往前走吗」的发言

那我要说,真没有要死掐她,而是她自己这一页都没翻过去(当年排队求她道歉的盛况真是前所未闻阿,但她也没道歉阿)

根本没翻过去,如同聋哑,带著一堆腥直接跳进全职,我们还不能在一年半后才说说她了?


总之大大已经说她的道歉无所谓别人需不需要了

那我只想说...全职圈...喜欢叶修的各位

如果你们高兴让这样的人继续赚你们的钱

继续出商业志用你们对原作角色的爱赚钱

那...

1.

该名大大指的就是the ring means all,画手名岐川,昨晚没有要替她打码的意思,我是想起床后再回(

2.

关于她的抄袭详细,当初在微博上都有,现在好像找不到了,但是百度关键字「川  抄袭」还是能看到满满的实锤

3.

非常诧异很多人不知道,才想起来事情过了已经快要一年半了......

这一年半她转向全职,

出过HY本

出过HY手机壳(不确定是否為少量製作

亦即这一年半来她靠全职赚了钱

4.她的抄袭算不算抄?

  看完她的过往作品锤和她自己的声明各位可以自己判断

5.她有道歉吗?

  一年来以来,都没有,而且声明的态度还很差

6.抄袭能不能原...


我就想問問,
是不是很多人已經忘了某熱圈大大抄襲之後
她一直沒有回應

然後就默默的主力全職了
而且還是個葉受熱cp
(可是我記得她以前吃葉攻?不確定

也出了本子
這半年默默的畫了很多不是她以前風格的圖(比如肉,熱度都很高
動畫出了,她畫了一些原作經典場景,熱度都非常的高

.................我真的很難形容這種感覺
可能很多人不知道這件事吧

算了 起床會刪....

很少發閒聊文,今晚心情太差了又看到她的圖實在忍不住了

 *现代架空,很雷,预警请见第一回,能接受再追

每一回都有提醒,也时常预警,看同人就是不合意就别看,没必要跟我留言或私信BB   ^3^ 

------------

出差一趟,工作堆积得多,叶修这几日都是一早就到公司去了。陈果敲了两下门进了办公室:“你边吃早餐边看一下吧,昨天电话里跟你说的那个项目,打印出来了。”

陈果将手上的资料铺在叶修面前,叶修啃著汉堡,点点头。

“对了,你明天会去学校吧。”陈果说道。

“是的。”

“你要是遇到孙翔,替我把他的证件拿给他,上回公司给他登记资料,他落在人事处了。”

“他没来公司么?”叶修问道。

“好几天...

 *现代架空,很雷,预警请见第一回,能接受再追


------

挂上了电话,才发现夜晚太安静了。

周泽楷只身一人走著,有点后悔没带耳机,虽然买夜宵不过就十来分钟的路而已。江波涛的提议他还在考虑,来到本地之后也认识了许多朋友,何况他的工作性质靠网路也能成事,也不是非要移动不可。

豆浆店这时间没客人,小姑娘在餐台里头盛饮料,锅炉静静地冒著热气,没有人说话,周泽楷手插在口袋里发了一会儿呆,一阵子之后才注意到那个姑娘红著脸有意无意地觑著他。

周泽楷掏出皮夹子,结帐时女孩像是下定了主意,终于开口了:“那个……”她声音小小声地,“你最近都是一个人来呀,常常跟你一道的……那个男生,好像...

© 桑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