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孙翔被送进医院后过了半个多小时,队长喻文州和助理也带著翻译赶过来了,后面还跟了记者,医院前停了台警车,叶修正抽著烟和警察以及饲主对话。

车门打开,苏沐橙第一个扑上来,抓著叶修翻过来翻过去。“有没有受伤?”

叶修碾灭了烟,摸摸苏沐橙后脑杓的头发,“没事,别紧张。”

 

苏沐橙把叶修没带出来的外套递给他,喘了口气。“因为离班机时间近,怕耽搁,只有我和文州来。”

 

“孫翔还好吧?”喻文州难得打断他人对话。

蔡先生和翻译接手了所有要处理的事项,叶修朝他们点头道谢,把注意力拉回喻文州这里。

“刚进手术室,不知道情况如何。”叶修平静叙述情况,“在救护车上护士帮他止血,说伤口不深,但怕感染,势必得住院。”

 

“伤口不深吗......希望手别留下后遗症才好。”

“是啊,联盟有你一个手残就够了,那个没脑袋的凑什么热闹。”

叶修又突然想起:“唉唷差点忘了孙哲平。”

苏沐橙微微一笑:“孙翔他爷爷。”叶修想起这一段也笑了。

“还有心情开玩笑。”喻文州笑道。

苏沐橙盯著叶修,“不会有事的,别紧张。”

叶修揉揉眼睛,状似疲倦地叹了口气。

“但愿如此。”

 

 

“叶领队。”一小时后蔡先生大致处里了七七八八,他走了过来。“回国的飞机还有三个小时,不知道你们怎么打算?”

“院方怎么说?”

“伤口处理好了,皮肉伤,被咬到皮下神经所以暂时麻痹一阵子,幸好没有大碍。”

“那就好。”喻文州回答。

“孙翔选手目前因为麻醉还没醒,他只能延后回国了。院方也要求他住院,好观察手部复原情况,而且因为伤口不小,今晚应该会发烧......”

“必须这样,”叶修说,“一切谨慎些。”

 

“是的,但还是希望能尽快回中国,毕竟联盟为选手们安排了不少活动......刚才我也联系航空公司了,最快后天能安排上机位。”

 

“后天......后天回去应该没有问题。”叶修回应。

 

“成,那我待会和航空公司确认机票。我会让一名翻译留在这里陪孙选手,其他人待会就出发回程。”

“蔡先生,我是领队,人是因为我受伤的,我也留这陪他吧。”

蔡先生面有难色。

“这......不成啊,叶先生是最重要的领队,回了中国,出席活动少不了您啊。”

喻文州笑起来,叶修斜了他一眼。

“还是喻队知道我这德行,放心吧,老冯早习惯了,不差这一次。”

 

“唉唷叶队您别跟我开玩笑,这可是为国争光,光荣归国!您不在队伍里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上头交代啊。”

“别怕,领队照顾队员,天经地义,你尽管让他们来说我。”

“蔡先生,叶修说得没错,这是对选手的尊重,要是孙翔后天回国身边只有一名翻译陪同,也不好看。”

“还是我们喻队考虑周到。”叶修笑笑,“蔡先生,对付媒体有喻文州一个就够了,再不小周也站出去,谁还介意我没参加?”

“这、唉,好吧,我去改三人份的机票,你们等等我。”

 

蔡先生离开打电话,剩下叶修喻文州苏沐橙三个,站在手术室外走廊上。

 

“让你找到机会偷懒了。”喻文州说。

“我这是关心队员。”叶修想拿烟,意识到这里是医院,手举到一半又放下了。

苏沐橙看著叶修做完这些动作,不再回话。

 

“人没事就好,其他事情倒也不是那么重要。”喻文州说。

“是啊。”叶修回覆。

 

 

“叶队,航空公司说后天的飞机只能排上两个候补位置,翻译人员只能搭晚一天的飞机了,您和孙选手两人出境没有翻译陪同,没问题吧?”

“当然。”

“呃,还有,后天的飞机只剩下经济舱的座位了,因为急著回国只能委屈你们两位了,相当抱歉。”

 

“不要紧不要紧,搭经济舱也很好,不用道歉。”

“唉,你们可是我们国家的英雄啊......”

“行了行了,我真的不介意。”

 

 

 

------

 

 

孙翔醒来的时候头还有些晕,大面白色窗帘被风吹开,病房相当明亮,虽然没有开灯,还是能看得很清楚,眼前的时钟指著八点。他想了好一会,难道是早上八点?

他称起身子发现右手还是有些麻,这才注意到睡在旁边躺椅上的叶修,整间病房只有他们两人。

“叶修?”孙翔出声叫唤,唔,好渴。

叶修很快睁了眼睛,“醒了?手什么感觉?”

“有点麻,”孙翔开始有些不安。“情况怎么样?”

“呵,还知道怕。”叶修靠近孙翔,俯下身,左手覆上他的额头。“嗯,不烧了。”

叶修帮孙翔把病床旁的矿泉水打开递给他。

孙翔赶紧接过咕嘟咕嘟喝了起来。

“怪了不是不烧了,怎么脸还那么红?”

孙翔呛了一大口。

“医生说你没伤到神经,麻痹感只是暂时的,修养一阵子就好,放心。”

“喔!”孙翔松了口气,确实手也没有很痛了,他翻看著自己被绷带包扎的手。

“下次别冲动了。”叶修淡淡道。

“这又不是我能控制的。”孙翔小声咕哝。“保护你也有错。”

 

“我去帮你要早餐。”叶修走出房门,孙翔有点飘飘忽忽的,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叶修今天对他好温柔。

过了一会叶修拿著食物拖盘进来,孙翔才想到要问其他人呢?飞机呢?不是要回国?

 

“其他人昨天回去了,你睡了一整天。我们两个改了机票,明天出发。”

“我们两个?”

“还有一个翻译,他住酒店呢,要处理意外保险的资料,晚一点会过来医院。”

“你怎么不先回国?”

叶修帮他把床上吃饭用的支架架起,摆上早餐。

“我留下来照顾你。”

孙翔一时居然说不出话。

“快吃吧。”

“啊、喔。”

孙翔咬著杂粮面包,叶修窝在旁边躺椅看手机,室内静下来,孙翔心跳有点快。

“叶修你用手机在看什么?”

叶修举起自己的苹果,画面里是荣耀比赛视频。

 

“喔。”孙翔又安静了一会。“叶修!”

 

“嗯?”

“你不吃早餐?”

“现在吃不下。”

“为什么吃不下?”

叶修想了一下:“有点累,不想吃。”

 

孙翔还是咬著面包,“叶修,你昨晚就睡这里?”

“嗯。”

“怎么不回酒店休息。”

 

叶修抬头看著他。

“……我就是想,你醒来找不到人,会紧张。”

“我才不会!我又不是小孩子!”

“是是是,你不是小孩子。”

叶修不打算理会他,又用起了手机,打算传个讯息给喻文州告诉他目前情况。

 

“……小孩子能保护你么?”

叶修突然就按错了键,“什么?”

 

“叶修!我长得比你高!!!”

叶修扶额,“光长个子,有什么好得意的?”

“哈哈哈,我比你高!我赢了!”


 “专心吃饭,别老说话!”

 

孙翔笑得甜滋滋的,其实叶修说得没有错,在异国的病床上睁眼,窗外的风景如此陌生,那一瞬间确实闪过几丝不安。可是他马上就发现叶修在他身旁,他没有离开。

他在这里,在自己身边,真好。

 

 


 

评论(20)
热度(587)

© 桑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