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视线就黏在屏幕上的两行字,孙翔说不上来心底是什么滋味,情理之内,却是意料之外。若是以往他或许会很介意,很不高兴,但现在他却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有深深的无力感从体内涌出,太累了,过往的喜怒此刻都不值得一提了。

 

他觉得,他喜欢叶修很久了,真的好像很久了,但终究没能在叶修身上留下任何东西,他还是照原本计画走他自个儿的路去了。轻松自在。

他只是凭一点残血吊著,窝在场内耗时间罢了,快被收拾了就逃远些,反正BOSS仇恨值会自然消失,接著他再过来出个几招,却攻不下,反被BOSS挥得远远的。

他明白了。

这场比赛一点也不精彩。就算再怎么不甘心,也到了退出的时间了。

 

孙翔觉得自己也算不上多难过,本来就减少见面了,今年以来几乎没有联络,而且这几个月他才知道,他对叶修的了解真的太少了,他知道的,由始至今,叶修都把自己直接排除在外,叶修的事,说明白点,从没给孙翔机会当成自己的事。

 

清明连假的周末,联盟停赛一周,轮回俱乐部许多人都回家了,孙翔倒是还待著。孙翔老家不远,算是常回去,而且家族那边几周前已经提前扫墓了,所以这次他就没有回家了,跟他一起留下的还有相似情况的杜明。

 

周日下午,两人去商场逛街看了部电影,晚餐随便找了间有炸猪排的日料店吃,杜明叹气抱怨著要跟妹子出门多好,孙翔你最近怎么了脸都那么臭,孙翔不太高兴的说了句那你下次别找我,杜明没理他,趁孙翔塞著脸托著下巴发呆的时候拍了张照片。

“你干嘛?”孙翔听到声音,把注意力拉了回来。

“帮你传上微博徵女友。”杜明笑著,把手机转过来让孙翔看了一眼。

 

孙翔有些不耐烦,杜明这几个月发微博的频率变得很多,大家都知道他是想让唐柔看到,可周遭的朋友们常常就这样被杜明卖掉。

“删掉!别乱写!”孙翔伸出手。

杜明不让他拿,“我说认真的,你交到新女友就不会难过了,我想想帮你写什么。”

“你少多管闲事!”

 

 

孙翔静下来,盯著拿著手机专心打字的杜明,想起自己前一阵子其实也蛮爱发微博的。虽然不像杜明那么夸张。

但现在却不用了。

 

现在这个时刻叶修八成在相亲吧。叶修都这年纪了,相亲顺利的话可能就这么定了,跟一个和荣耀一点关系都没有的普通女孩子定了。

 

杜明一直埋头在手机里,孙翔也只能拿出自己的打发时间,打开微博看见杜明已经把自己的照片传上去了,文字写著:

杜明: 给失恋的美男子徵女友!@孙翔 说说你喜欢的类型,各位帮他找找!

 

“孙翔,看到了吗?快转发过去。”

“不要。”

“快点儿!”

“你烦不烦!”

 

孙翔拿著手机沈默了一下,最后还是转发了那条微博:

孙翔:要荣耀打得和我一样好,上哪找? //杜明: 给失恋的美男子徵女友!@孙翔 说说你喜欢的类型,各位帮他找找!

 

杜明看完总觉得不大认同:“我觉得女朋友漂亮就好,会不会打荣耀无所谓的。”

孙翔呆了一下,“你也是这样想的?”

“只要她别阻止我玩游戏,怎样都好啊。”

“唐柔会打,”孙翔没什么表情的说道,“打得还可以。”

“嗳,是啊,很不错,她、她也漂亮啊,很漂亮…….我觉得挺好的……如果可以和她处处,当然是最好的……我们就可以一起打游戏,想到就开心,但她大概不知道我喜欢她……”

孙翔哼笑了声,没再多说,餐点上来了就顾著吃了。

 

 

四月几阵春雨过去,季后赛脚步逼近,不知不觉已经五月下旬了,前六强队伍大致底定,还有四五支在争剩下两个名额。

轮回五月初就开始针对季后赛做训练了,扣掉母亲节那个周末回了家一趟,战队成员们越来越忙碌。

 

有天他们吃晚餐的时间晚了点,吴启揉揉肩膀,疲惫的叹口气,捧碗吃面,接著突然对杜明说了句:“今年要是我们拿了冠军你就告白吧,都那么久了。上个月她过生日你什么也没敢做。”

杜明抖了一下,吕泊远说:“是啊,生日那么好的时机,你竟然只在QQ上传讯息。”

“我记得杜明两个月前有开口约过唐柔一次?”江波涛问。

“那还是我逼他约的。”吴启说。

 

孙翔说:“怎么没约到?”

“那次她说她有事。后来她过生日我也不好意思约。”杜明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不知道她到底想不想跟我出来。”

周泽楷难得对这类话题发表意见:“多约几次。”孙翔同意,“对啊,开口很难吗?拿得了冠军拿不下唐柔?”

 


晚上回房间后他躺在床上发呆。

还记得去年的五月,那是他第一次跟轮回一起准备季后赛,当时很忙碌,也很兴奋。他一直都记得叶修的生日是几月几号,但因为比赛在即,也不想刻意,所以当时也只是在QQ上传个讯息祝福而已。

接著就是四强赛、冠亚赛,输给叶修,输给兴欣。害他心情不好整整两个礼拜。然后就是集训了,那是第一次和叶修近距离朝夕相处,和大家吃住在一起,训练在一起,一同淋过雨,也跑给粉丝追过。然后就上了飞机飞往苏黎世。

 

孙翔眼睛眨了两下,一年过得真快。

拿到世界冠军的激动犹在胸口,他抱住叶修的时候,就算不想承认,还是有几分感激的。他是这么负责的领队。

他还记得窝在病床旁边椅子上睡觉的叶修,帮他吹头发的时候手指抓搔自己头皮的触感,在最后一刻奔跑登机,在机上两人盖同一条毯子缩在经济舱小座椅。

好多细节他都还记得,叶修跟他说过的事情他也都记得。

认识的时间或许不够长,但回忆很满。

 

这段单恋只要他单方面结束就足够了,无须向任何人说明。可是他现在想想,还是应该有个句点,好好结束他。

然后想再多对叶修说几句话,甚至可以说说自己有多喜欢他。

虽然很没面子,但以后也不会再说了,就当便宜他最后一次。

 

面对,然后结束吧。

 

对他的执著只剩这么一口气了,轻轻一掐就再也不能起了,只是濒死的人出的最后一把力。

 

 

TBC

 

---------------------------

 

这更比较短小_(:з」∠)_

这几天忙,这章捏时间写的,

下一章请个假,可能要整整一周后抱歉

帮长辈接待大陆朋友,

明天开始我不知道接下来哪天会有空呜呜行程超满!

先睡了><

谢谢前天在我请假条上给我打气的朋友爱使泥闷惹>3333333<

评论(38)
热度(532)

© 桑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