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白天训练的时候偷了空出来打给叶修,对方接起电话时的语气和往常每一次一样,语调懒懒的,软软的,好像连多用点力气说话都要他的命一样。

“孙翔。”

但这声音总能很轻易的从耳朵一路溜进心里,让人觉得酥酥痒痒的,每次听到他这样叫自己的名字,都觉得对方好像正在微笑著。

果然还是想他,想见个面。

隔了一段时间没有说过话,也没什么好闲聊的。孙翔直接进入重点,碰个面吧,有事情想当面跟你说。

“你这几天在哪里,B市么?我去找你,说完就走。”

 

叶修有些讶异,但也没多问原因,“不用,你们最近忙著训练吧,不如我去找你?我后天正好要去S市。”

 

 

约定的日子,孙翔和队友们结束训练用完晚餐,已将近九点,他赶至和叶修相约的地铁站──在叶修下榻的酒店旁边。

迟到了十几分钟,叶修已经站在那儿了,看到孙翔便打了声招呼。

 

“等很久?”孙翔说,两手插在裤口袋里,和对方拉出一个微妙的距离。

“刚到,才刚把行李放进酒店。”

“你今天为什么来S市?”

他知道叶修今天傍晚才从B市搭飞机过来,抵达这里都大晚上了。

 

“我明早的飞机从浦东机场去纽约。”

孙翔觉得奇怪:“B市没有飞机?”

“我要和我们公司的合作夥伴从S市一起出发,所以今天先到。”

“喔。”孙翔无所谓的耸肩,“这么费事,还要陪人家一起。”正巧省了自己一趟交通来往。

“是啊,但不就刚好和你碰面了么。”叶修说道。

孙翔手还是没拿出来,就侧著身体和叶修说话。

 

“去多久?”

“三周。”

“嗯。”孙翔想了一下,“等你回来四强赛大概刚打完。”

“是啊,正好回来看兴欣比赛。”

 

“你就这么自信兴欣今年进得了四强?”

“当然,还要再拿个冠军的。”

孙翔瞪他,“我不会让你们如愿的。”

叶修笑了笑。

 

“你今天要是早点到我还能陪你逛逛。”

“嗳?你们俱乐部最近应该忙著训练吧?”

 

孙翔点点头,“我随便说的。”

叶修又笑了:“其实我对S市也挺熟的。”

“是么。”

孙翔想著我倒是不知道,但是不知道也不意外。叶修的很多事情都没让他知道。

 

两人站著说了几句,叶修看看左右,“去旁边公园坐著聊?”

 

孙翔同意,两人走了一段路选了张长椅坐下,公园这时间人不多,还算安静,路灯昏暗,几星灯光映在人造小池里衬得昏昏黄黄的。

 

叶修整个人靠在椅背上,拿出口袋里的烟:“不介意吧?”

孙翔摇摇头,双手手肘放在自己膝盖上,盯著前方。

过没几秒燃烧起的菸草味飘了过来,他听到叶修满足的叹了口气。

 

“找我什么事?”他问。

孙翔沈默了几秒,“我想起你生日快到了。”

“嗯,29岁。”

“真快。”孙翔想想自己年底才要满22。

“我也觉得。”

“你今年生日要在国外过了?”

“嗯,和我弟弟一起,他也在纽约。”

 

两人交换近况有一句没一句的聊著,孙翔想起叶修微博上写了养狗的事情,随口问了句,叶修说那是他姑姑送给他们家的,“是女孩子,我弟把她取名叫小圆。”

一提到狗,叶修的眼睛微微亮了起来,“你看。”他忍不住拿出手机晒晒狗的照片。

“她刚来家里的时候眼睛都还没睁开呢,小小一点,睁眼不久后就分得出我和叶秋的不同了,聪明不?不愧是我叶家人。”

 

“带她出门也听话,不吵不闹会撒娇,真可爱。”

 

孙翔第一次看见叶修眼里带著如此满溢的宠溺,有些意外。

“……我没养过宠物,不懂。”

 

“这是我们家第二次养狗了。但我是第一次看著小狗一天天长大,感觉特别不一样。”

“嗯。”孙翔看著叶修摆弄手机里头的狗的影片。

 

“呵,养了狗以后我才知道,我一定会是溺爱儿女的父亲。”叶修看著手机,笑得温柔。

 

孙翔突然觉得心脏被捏了一下,“你要结婚了?”

“什么?”叶修抬头。

“你上个月的相亲。”孙翔肩膀渐渐垂了下来。

“你说清明那天么,你怎么知道的?”

“方锐说的。”

 

叶修吐吐舌头,“被卖了。”

 

“…………”

 

“没成。说出来也不怕你笑,人家姑娘很漂亮,但不喜欢我,回去跟家人说不过是个打游戏的。”

 

“那你喜欢她么?”孙翔问,“你说她很漂亮。”

“只见过一面而已,谈不上有什么感觉。”

 

太难受了,整场对话都是,虽然没忘记今天见面的目的,但孙翔觉得,叶修的近况知道得越多,越难无动于衷。

 

“那怎样你才谈得上?”

 

为什么他只能作为叶修的朋友之一,听著他聊这种事情?以为这么久没见了,自己总算可以冷静看待这个人了,却又不是这样。

两人又陷入一阵沈默。

 

叶修烟早抽完了,他起身,走几步把烟屁股扔进公园垃圾桶,又坐了回来。

 

“孙翔。”

“嗯。”孙翔应声,没看叶修。

“这次找我想和我说什么,不会只是祝我生日快乐吧?”

 

孙翔双手揉了揉自己的脸。

 

“来和你说再见。”

 

叶修脸色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看著对方。他等孙翔继续说下去。

 

“我不会再为了你的事情烦恼了,都是浪费时间。”

“我是第一次喜欢一个人这么久,”孙翔嘴角抽了一个笑,“可是跟你有关的事情,都让我很难受。”

 

“嗯。”叶修眼皮下沈,收起视线。

 

“所以我不会再找你了。”

“是么。”

“今天就是最后一次。”

 

“……也好。过一阵子也就没事了。”

 

孙翔突然就有点不高兴。

“不,我今晚睡个觉,明天起来就忘记你了。”孙翔撇嘴。“你不能再影响我了。”

 

“哈。那是我高估自己了,抱歉。”叶修笑著。

 

叶修的笑容让他烦躁。

孙翔其实不想要这样回答的,他还想说更多的,把以前不能说的,藉著最后一次的名义全说完。

但叶修这样淡然的反应,让他失望又难堪,好像一直以来都与他无关。那他说不说又有什么差别?

 

“我回去了。”孙翔起身要走,旁边叶修也跟著站起。

 

“……我还是把你当朋友的。”他说。

 

孙翔下巴抬得高高的,“无所谓。当不当朋友都没差了。”

 

“这样啊。”

 

“我走了。”孙翔迈开脚步。

 

“孙翔。”身后的叶修叫住他,孙翔挣扎一下才转身,叶修一个人站在公园里,

“谢谢你喜欢我,喜欢那么久。”

 

一瞬间孙翔突然替自己委屈得鼻子酸了起来,是啊,你也知道很久了。

何必说谢谢?你根本不需要我的喜欢,少装模作样了。

 

 

孙翔不太记得自己怎么回到宿舍的,躺在床上也不记得何时睡著的,醒来的时候是早上五点,天已经亮了,想再多睡会却没有办法了。

 

过了一夜才开始感到后悔。昨晚并没有把话好好说完,事前告诉过自己要面对他,好好的作结的,却又再一次搞砸。

真的就这么结束了吗?那以后他回想起这段回忆该用什么表情?

 

叶修这时间大概在机场了,现在或许还能再说几句话。虽然反悔很丢脸,但这绝对是最后一次了,拨个电话给叶修没有关系吧,最后一次主动找他了。

不管了。

 

通话铃响了好一阵子对方才接通,叶修的声音有些沙哑,孙翔听见对方清了清喉咙。

 

“……孙翔?”

 

“是我。”

 

“怎么这么早起?还是没有睡?”

“我刚起床。”

 

“这样啊。”

“叶修。”

 

“嗯?”

“我还有话想说。”

 

“嗯。”

 

孙翔躺在床上深吸一口气,看不到对方让他觉得开口容易多了,“昨天我胡说的,这一年多,我……真的很开心,谢谢你了。”

 

他听见电话另一头,叶修发出微微的气音,好像要开口,却没有出声。

“不管你喜不喜欢,反正我还是喜欢你,但我不会再找你了。”孙翔说,“过一阵子我就没事了。不用担心我。”

 

“说完了。”孙翔整个人放松了下来,这才觉得天气有点热。“叶修?”

 

“嗯,我在听。”

 

“你在等登机么?”

 

“是啊,和公司其他人一起,我是走到候机室外头接的电话。”

 

“我没事了。”

“嗯。”

“你去忙吧,我挂电话了?”

 

叶修那边沈默了一阵子,孙翔也舍不得结束通话,两人就停在那儿。

 

“欸,我想对你再说一句话,最后一次。”

 

“说吧。”

 

“我、真的好喜欢你……”躺在床上的孙翔抬起手背贴著眼睛,有点湿湿的,“没救了。”

 

叶修那里传来一阵几不可闻的叹气声,随后他开口了:“孙翔。”

 

“干嘛?”

“我一直都拿你这脾气没办法。”

 

“什么?”

“你怎么坚持的,怎么缠著我的……其实我从没真的觉得反感过。”

孙翔听到对方吞咽口水的声音。

 

“如果你不介意我可能反悔,那试试吧,只是试试。”

 

孙翔睁眼,房内窗帘被风吹得轻轻摆荡,和几分钟前没什么不一样,可是刚刚叶修说了什么?

 

“当然,我不是说只有我可以反悔,如果你和我处的不开心,或是任何原因,你随时想反悔都行,不需要顾虑我,我不会在意的。”

 

叶修到底说了什么?到底是什么意思?

孙翔花了点时间消化完叶修的话语,越想越莫名,“我都和你说再见了你才说要试试,耍我么?你说试就试?你可能反悔是什么意思?”

 

孙翔心中不平,“你喜欢我么?我要是反悔,你也不在意么?”孙翔越说越生气,“你把我当成什么了?叶修。”

 

“抱歉,是我不对......”叶修回答,“等我回去再说吧。”

 

“……”孙翔狠狠的按掉了通话。

 

 

此时还不到六点,十分钟后,手机收到一通来自叶修的短信:‘我要登机了。我没有别的意思,你别想多了。考虑一下吧,你想怎么做,我都会配合你。’

 

 

孙翔急著回播叶修的号码,但对方已经关机了,只好先传讯息:‘你到酒店立刻打给我。’

 

当天的训练孙翔一开始不在状况里,被副队说了两句,调整好状态后也不觉得时间过得慢了,一整天一下就过去了,一直等到睡前才等到叶修打来的电话。

 

 

视讯电话。

 

孙翔红著脸按了接通,屏幕里出现的是叶修浅浅的笑脸。

 

“晚安,我刚到酒店。这里现在才中午。”

 

孙翔憋著脸瞪著手机里的叶修。

 

“怎么这个表情?有话要说吗?”

 

“我要和你交往。”

 

叶修越过镜头看著他,“我还是同样的话,如果你反悔,随时都可以分手,我无所……”

“你不准再说这种话,也不准说你无所谓!”孙翔狠狠说著,“给我认真一点。”

 

“我说的都是认真的。”

“你非要这样气我?”

 

“给你反悔的机会不好么,就当试试,多好的事,怎么就不懂我的苦心。”叶修嘀咕。

 

“叶修!”

 

“好了别一直皱著眉头,怪吓人的。”叶修双眼微弯。

 

“我不会反悔的,你也不行。”

 

 

 

TBC

 

------------------------------

 

欢呼啦七万字了(写太慢了!)在一起了嘤嘤嘤开心的翻滚

 

昨天事情总算忙完了赶紧码字

我真的好不会写对话卡超久的救命

在这里要提醒一下…我当初第一回给自己买了很长很长的保险_(:з」∠)_

意思就是可能不一定完全很顺利的......啊…我一定会被讨厌吧(

但不管怎样终于可以怒洒糖啦不管啦先怒洒一波爽爽爽

 

请问有同学可以给我不老歌的邀请码吗,汤不热好像很多人看不到阿!

(言下之意是嘿嘿呵呵嘿)


评论(84)
热度(625)

© 桑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