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那天早上打电话给叶修,原意只在道别的,早觉得自己放弃治疗了,也对这个人没有任何期盼了,但通话里简短几句口头承诺,突然间一切就不同了。

已经过了三四天孙翔还是觉得不可置信,变化太快,快得他都不懂这件事究竟值不值得他庆祝。

 

他想要是那天早上,没再播出那通电话,或是索性不再找叶修了,他们还有可能用这种方式继续联系下去吗?

这段关系建立得突然,孙翔回想过去几次见面,似乎也找不到什么迹象可循。

这太奇怪,太让人没有安全感了。

总觉得这一切随时会被叶修反悔收回去,就像他事先提醒过他的一样。

 

但……孙翔休息的时候看著手机,从那天以后,一来一往的对话记录,虽然内容不多,互相回应得也不迅速,但至少一条条累积起来了。

手机通话纪录,叶修的名字也一直保持在最上方,顶多因为家人来电话而往下掉两个位置。

这是他前一阵子根本没敢想像的。

忙著的时候光是听到讯息声整个人就开心起来了,这么容易满足,还不是之前压抑的太久了。

真是没药救了。

 

当晚睡前叶修打了通视讯电话给他,接电话前孙翔总还要先吸口气,看到叶修的脸会觉得别扭,听到对方的声音会觉得想转头,不让叶修看到自己的反应。

怪了,之前几度豁出去的时候也不会这样,怎么叶修开始主动找自己之后反而害臊呢。

 

叶修说他要赶到下个地方开会了,只能再说个两分钟。

孙翔欲言又止,两天前是叶修生日,他也在电话里给他祝福过了,但“交往后”对方的第一个生日,无法和他一起过,也是有点失望。

 

他现在是叶修的男友了,多说几句没关系吧。

“快回来……”他小声的说。

好想叶修,想面对面说话,亲口听叶修承认他们的关系。现在的两人隔了一大片海洋,仅凭著卫星讯号传递消息,一点痕迹也留不下来,才建立起几天的连结会不会像手机讯号一样薄弱说断就断。

 

“再两周就回去了。”叶修回应,“但我回去的时候你们应该忙著比赛吧。”

“嗯。”

画面里的叶修闭著嘴巴像在想事情,孙翔偷偷截了屏。

 

“我在想,我们这样会不会影响到你的状态?要不……”

“不要!”孙翔急忙阻止叶修说话。“不影响!”

“什么?”叶修呆了一下。“怎么了?”

 

孙翔看叶修神色平常,迟疑了一下才说:“我以为你要反悔了。”

电话另一头的叶修愣了愣,轻轻笑了,“我只是怕你分心,要不你专心比赛,我们等总冠军赛结束了再碰面?”

 

孙翔挺满意叶修预设轮回定会打到总冠军赛的语意,哼了一哼。

最近的工作量确实越来越大,两周后肯定更难有空。轮回今年的表现一直都很优异,他想想拿了冠军再和叶修见面也挺好的。

 

他的第一座冠军。孙翔的耳朵抽动了一下。

“可以。”他回答。

 

“我差不多该出发了。”

“嗯。”

叶修看了看左右,对著手机镜头又说了句:“孙翔。”

“干嘛?”

“别给自己太大压力,轻松一点。”

 

“那还用说,冠军没跑的。”孙翔微扬起下巴。

 

“……我是指交往这件事。有空花点时间想想,真的不适应不需要勉强的。”叶修说道,“就是试试嘛,花个两三个月,没关系的。”

 

“够了,你不要再说这种话。”

“……好好好,别生气,我真的该挂电话了。”

 

 

又来了,孙翔有点恼怒的躺在床上。睡前听到叶修这样说让他心情复杂,担心醒来后情况又会不一样。

他还没有无聊到会问对方你喜不喜欢我这种话,又不是姑娘家。

叶修光会要他多想一下,多想一下。想什么想,再想也只是想你啊。

不管了,睡吧。

叶修真后悔了也没用,他才不会放手。

 

 

轮回战队几个人发现孙翔最近看起来心情好了不少,江波涛有天晚饭后试探了一下,孙翔正埋头传著讯息,猛地抬了起头呆了一呆,然后嘴角相当不明显的扬起,说了句没有什么。

江波涛见状也没多问,但对孙翔的状态放心了不少。

 

孙翔知道告诉江波涛大概也没什么关系,只是叶修说的“试试”总还是让他觉得不太踏实,也没有面子。

难道叶修说试就试么,自己又不是没有妹子喜欢。

…………虽然他早就扑上去了。

算了,等他搞清楚叶修的想法以后,再告诉大家也不迟。

 

 

六月以来进入八强的战队为了备战都忙得昏天黑地的,轮回战队的假日减少到一周只剩半天休息时间,好不容易从数据和战术抽空喘息的队员们也趁著这半天外出透气。

孙翔心思主要挂在比赛上,但叶修的事也被他惦记得牢牢的,他听到方明华说下午要陪太太去逛百货公司,也不管是不是人家夫妻俩难得的约会,脸皮很厚的跟了上去,他觉得方嫂的品味挺好的,说自己想给朋友买生日礼物,帮选帮挑。

 

方明华无奈的笑笑,拎了孙翔一同出了门,在地铁站附近和方嫂碰了面,三个人一起逛街,女人家买东西比较慢,孙翔是知道的,他很讨厌陪母亲逛百货,非常无聊,但今天在每个楼层随意走走看看想能买什么,竟也觉得心情挺好。

 

“小孙送礼的对象几岁?男生女生?”

“29岁,男的。”

“喔?是你哥哥么?”方明华好奇问道。

“不是,”孙翔说,“是朋友。”回答的时候笑得有点骄傲。

“是很好的朋友吧,让你这么上心。”方太太笑著,孙翔点头,没多说什么。

 

他们在绅士男装楼层看了半天,方明华都挑了几条皮带了,还选了件正装衬衫,孙翔还是没想到能买什么,叶修这一年来好像常穿正装,但他不喜欢。

叶修抽烟,送他好一点的打火机么?

额才不要,又不是送父亲节礼物。

 

后来孙翔拉著两人在手表区停了下来,他看到一块款式很简单的男表,金属链带是黑色的,白色表面又画出了三个小圆圈指出了不同地区的时间。

柜位人员笑容可掬的介绍著,方家夫妇俩也觉得这块表挺好看的,点了点头,但又说了:“不便宜呢。”

一只表要价上万。方明华看著孙翔,有些惊讶,孙翔年轻,即使年收入颇为可观,他也没看过孙翔买或用过奢侈品,而且这年纪的人送礼应该不会想到要送那么贵重的东西。

 

“这一只款式简单大方又经典,无论是休闲,或重要场合,搭配什么衣服都能戴。”服务人员的声音很甜,拿著手表向孙翔展示,孙翔颇认真的端详了一阵子。

“送表绝对值得的,一只好的手表戴十几二十年都没问题,不会坏的,而且这款式不退流行。”

 

孙翔抿著的嘴唇扬了起来,拿出了信用卡。

“小孙真的要买?送朋友这么贵的礼物啊?”方明华见状没阻止,就是好奇。

“反正我出得起。”孙翔说。“是重要的朋友。”

 

他想看自己送叶修的东西,圈在叶修好看的手腕上。

 

 

 

兴欣赛程比较早,今年没有打进四强,许多评论都说著少了叶修是最大的原因,但兴欣的人一点也不气馁,说明年再来就好。

轮回赛程紧凑,一场比一场耗费更大的心力,叶修在这几天回国了,还忙著,但没比孙翔忙。

两人还是维持著睡前讲几分钟的电话。叶修提到一个多月后的第二届世界邀请赛,他又要当领队了。

孙翔早听俱乐部说过了,一点也不意外,今年主办方是澳大利亚,届时他们将往南半球飞去。

白天的训练实在太耗神,孙翔快睡著了,只听见叶修轻轻说著快睡吧,后天比赛加油。

 

“……你会看么?”孙翔困到不行,模模糊糊问著,叶修说了当然会,孙翔又说了句看我么?

叶修的笑声轻轻从话筒里传了出来:“嗯。”

孙翔心满意足的阖起眼睛,声音小得像是呢喃。“……喜欢……一叶之秋。”

 

睡著前最后浮在脑海里的想法是喜欢你,还有你给我的帐号卡陪我走到这里。

 

TBC

 

----------------------------

 

昨晚被朋友拉去看电影所以没照约定更新对不鸡久等了_(:з」∠)_

还没甜,还没甜......还早,谢谢大家忍得住我的龟速>3333<

在一起算是解决了一个悬念

但还有很多悬念没解决,不管反应怎么样我还是会照自己原本预想写的!

评论(58)
热度(476)

© 桑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