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方锐和周泽楷从外头回来的时候,一叶之秋刚被君莫笑打趴在地上,叶修嘴上咬着烟但没有点燃,头也没转的说道:“行不行啊小孙,哥可退役一年了。”

后面的方锐唷了一声,“小孙输给老叶啦?”

 

孙翔皱眉瞪着叶修,心想着你又那样叫我,他看向靠近桌子的两人,彷佛不在乎的耸耸肩,“我只是随便打的。”

他怎么能说是因为就两人关在房里,紧张造成的。

叶修坐在椅子里手掩着鼻子咯咯笑了几声,孙翔脸一下红起来,可来人也不觉得奇怪,只当他是在嘴硬。

四人在房里又聊了一会,方锐就拉着叶修回去休息了。

 

联盟终于在出发前两天把订做的国家队服给发下来了,今年款式和去年的差异不大,仅有少许改动。且依旧是红白黑三色为主色,这已经被联盟决定为中国队的形象色了。

虽然尺码早就确认过了,众人还是拆开了队服试穿甚至拍照,孙翔拿着绣有自己号码的外套翻看,透过动作的间隙越过众人朝叶修那儿偷偷瞄去,对方手半伸着拉着衣服前襟穿上,注意到孙翔盯着他的胸口瞧,也跟着低下头瞥了一眼,接着抬头使了个眼色,嘴角还带着微微的笑。

 

叶修还记得去年 H市那件事吧,孙翔想着。他也记得,应该说怎么会忘记那一幕呢。

叶修站在他面前,把提袋递给他,里头是他早就答应要和自己交换的队服外套。

他伸长的手臂像建起的城墙,明明叶修只是一个人,孙翔却觉得他坚固的毫无破绽,不会给他任何可趁之机。

 

但是现在叶修居然对他笑着。

他有些倔的冲叶修撇撇嘴,随后转而跟身旁的肖时钦说话。

对那件事心照不宣,总觉得有几分尴尬,可又因为现状而尝出独特的快意。

 

 

选手们出发前最后一天,联盟开了个小记者会,做行前说明,同时也向特别顾问韩文清致谢。

往澳大利亚的飞机是傍晚的,从首都机场出发。众人一起用午饭,微草义斩几个家住B市的人都来了,连叶秋也来了,说是公司午休时间,给哥哥送点东西。

 

是三箱打包好的国外进口的零嘴,“你们带着吃。”他温和有礼的笑道。

“……太多了吧。”叶修傻眼。

黄少天接过话:“我觉得还好啊不多啊,大家可会吃了,尤其是苏沐橙,一盒巧克力半天就给他吃完了。前天买的瓜子也是,我晚上本来想看电视配着吃的,忘在交谊厅才半小时就被她嗑了半包,老叶你知道那还挺大一包的......”

 

“我觉得你话太多了。”苏沐橙说,笑著掐住黄少天的胳臂,对方唉唉叫了几声。

“活该,黄少天毁女神形象就不对了......”张佳乐感叹。

 

眼看时间差不多,选手一行人上了往机场的巴士,而没有要去的其他人站在车外朝他们挥手,包括双手抱胸只点点头的韩文清。

 

叶修坐定后朝着下方的朋友们挥挥手,看到韩文清的时候则是挑了挑眉,扬起下巴露出一个特别得意的嘿笑。

孙翔还站着要往后排坐位走去,倒是把这点小动作看得一清二楚。

 

 

-----------

 

 

七月的南半球是冬天,十几小时的航程抵达悉尼的时候是当地时间早晨,踏出机舱,虽然还走在半密闭式的空桥上,也能感受到扑面凉意。

孙翔身上只穿了件登机时的薄外套,猛然打了个喷嚏。

楚云秀听到了,叹了口气:“早说过了先把厚外套拿出来带着,就是这种时候要穿的。”

“会感冒的。”苏沐橙答腔。

才刚下机,到了陌生国家的孙翔正有些兴奋,就被妹子念了两句,孙翔吸着鼻子,皱眉道:“我不会冷。”

 

“嘴硬么。”唐昊说,他穿得算厚,直接把头上戴着的帽子扯下来扔给孙翔,“这给你,先顶着。”

“呃。”孙翔不自在,现在不只选手们,连下飞机的一般乘客都朝着这里瞧了。“不要......头发会塌。”会很丑。

 

“孙翔,帽子戴上,你要是感冒了我们会很麻烦的。”叶领队的命令下来了,照顾自己的身体是选手首要之务,没得商量。

 

孙翔朝他哼了哼,上机前叶修就嘱咐过多拿件衣服,他当下觉得不开心胡乱拒绝了。

拿着唐昊的帽子,不甘愿的拖延了半分钟才往头上戴,不忘嘀咕几句,“才不会感冒。”

“靠,我的帽子那么好看,你到底嫌弃哪样?”

 

一直到办完入境拿了行李后,孙翔才从大件托运行李里把母亲替他准备的羽绒外套拿出来穿上。

 

主办方派了人接待他们,第一天没有去哪儿,酒店周围随意逛逛就回去了,晚上是自由时间。

而众人昨晚是在机上睡的,虽然搭的公务舱,但还是没睡好,也早早收拾睡觉了。明天开始是为时两天的当地观光游览行程,之后才进入正式赛程。

“又是只有两天。”方锐偷偷抱怨。但也没办法,能被安排的时间也就这么少。

 

 

第二天早上叶修和方锐下楼吃早餐,看到周泽楷一人坐在四人座上,两人便走了过去,“孙翔还在睡啊?”

周泽楷点点头,“他说晚一点下来。”

 

“都要到出发时间了,他来得及吃东西吗?”方锐说,真心感到疑惑。

 

众人用完早餐后移动到大厅集合,就是没看到孙翔的人影,周泽楷说:“我打内线给他。”

叶修是领队,自然也跟着去了,两人在柜台借了话机,叶修很自然的拿起听筒,问周泽楷:“你们房号?”才第二天,叶修还记不得哪些人住哪间。

 

周泽楷报了数字,叶修立刻接通了内线,响了很久对方才接了起来。

“......喂?”

“喂,快起来,大家等你一个。”

 

“我......不想去。”孙翔声音听起来有气无力的。

“怎么了?声音那么奇怪。”

“没有。”孙翔答道。

“给我老实说,怎么不去?”

“我只是不想出去,你们自己去玩就好,不用管我。”

 

叶修挂了电话,转过身子的时候喻文州刚好朝这里走了过来。

“小孙怎么了?”他问。

“八成是感冒了,声音听起来怪怪的。”叶修皱眉,“那个傻小子。”

 

“先上去看看他,”叶修又说,“文州你那边有感冒药吧?”

“有。”

“走,上楼去,你也回你房里拿药过来。小周你也一起,帮我们开门。”

 

 

进房后只见孙翔把自己裹在棉被里,叶修扯他被子,被里的人挣扎了一下还是无用,孙翔终于露出颗头,“干嘛!我不是说我不去......”

他喊着,可音量不大,叶修看他脸色微红额角有汗珠,直接伸出手摸了上去。

烫的。

果然在叶修意料之中,但没想到居然是发烧,比想象中严重。

“我只是有点头晕,没事。”他说道,有点心虚。

 

“……文州,请柜台叫救护车。”叶修说。喻文州应了一声。

“叫什么救护车?哪有这么严重,我没事,睡一觉就行了!”

 

“别废话。”叶修转过身,一手插着腰,看着喻文州拿起话筒。

丢死人了,搭什么救护车!孙翔撑着身体想爬起来,但又因为实在不舒服,效率低落,“我不要搭救护车!”

抵达澳洲的隔天就因为发烧进医院,还嫌他不够丢脸吗?

“早点治好比较重要,不要耽误到比赛了。”

开什么玩笑,他才不要成为连续两年世邀赛被车子送进医院的选手!

孙翔又羞又愤,想一头撞死在棉被里。“去医院就去医院!但我不要搭救护车!”

嘴硬的报应居然来得那么快,孙翔只觉得还好只有三人在场,如果是黄少天或唐昊或是念了他几句的楚云秀在这里,还不知道会被他们说成怎样,太没面子了。

 

喻文州放下说到一半的电话:“不然我们搭出租车去?”他看着叶修,“低调点也好。”

叶修点点头,叹了口气。

 

“能走吗?”

孙翔赶紧坐起,一阵晕眩袭来,叶修扶住他的手臂。

 

“算了,我请酒店帮我们找家庭医生过来看。”叶修说。

 

 

 

最后是叶修说要留下来看着孙翔,把周喻二人赶回去大厅集合,“我一个领队看着他就够了,你们几个安心去玩。帮我和联盟人员说孙翔不会有事。”

 

一小时后家庭医生提着大包包抵达酒店,叶修本坐在房内的单人沙发椅上看电视,听到铃声赶紧起身开门,旁边的孙翔睡得很不安稳,流了满头的汗。

 

医生给孙翔看过后,替他打了针,开了三天分的药丸,最后吊上一瓶点滴,补充流失的水分和营养,“不严重,睡一会醒来就不会再烧了。”

叶修松了口气,本还盘算着等孙翔好些再带他上医院,这么一听觉得也不用大费周章了。

 

医生离去后叶修在房里插上卡片打起荣耀,午餐也忘了吃,一直到傍晚注意到点滴架的影子晃动在墙上,他才转身。

 

“醒了?”

只见床上的病人眼睛睁得圆圆的,但有些无神。

“发什么呆?”叶修笑了。

 

 

孙翔醒来以后看着叶修的背影呆了好一阵子,喉咙很干,还是很不舒服,但舍不得出声喊叶修。

他挺喜欢叶修打游戏时懒洋洋的坐姿,敲打键盘的声音也很好听。

“嗯。”

“还烧吗?”叶修坐上床沿,摸上孙翔的额头,“好像退了些。”

 

“头晕。”孙翔说,额头被叶修摸过的地方更热。

 

“活该,叫你不穿衣服。”叶修说。“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

 

“为什么要听你的话?”

“因为我是领队,有问题吗?”

“哼。”

“又哼?”叶修好笑,“有事情就说出来啊,难得只有我们两个。”

 

头脑尚发昏,没什么心力思考,孙翔瞇着眼看叶修,想也没想道:“我是你男友。”

叶修愣了:“烧坏了?”

大概是身体不适的时候都会下意识想撒娇,两人靠得蛮近的,他看着叶修压在被子上的那只手,直接拉了过来。

 

“只有我可以喜欢你。”他说,“他们有我喜欢你吗?”

刚退烧的病人持续胡搅蛮缠,嚷着有么有么不然PK啊我才不会输。

 

“别人老说你二,我真是见识到了。孙翔,其实……”

“谁二?你才二!”孙翔下巴肌肉收缩使得嘴唇呈嘟起状,“不对,你选了我所以你很聪明。”

孙翔往前扑去,应该说是倒,他实在没什么力气。他环住坐在床上的叶修的腰,头枕在他的腿上。

“没错吧?”孙翔咕哝着,说着说着觉得倦意又袭来了。

叶修揉揉孙翔的头发,“也只有你喜欢我喜欢成这样了,谁能和你一样?”

哼,算你识相,孙翔睡着前这样想道。

 

 

 

TBC

 

 

-----------------------------

 

没时间挑错字了

 

哈哈一堆私设

悉尼这个城市,台湾翻译是雪梨,感觉就很好吃ww

 

这几天好忙喔新工作虽然有机会抽空撸文但相对之下时间还是少了很多,加上一直都处于很累的状态

各位久等惹_(:з」∠)_

我看看能不能趁假日多撸两发

 

评论(24)
热度(489)

© 桑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