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老叶的身份设定比较特殊,会有依剧情必要的OOC请斟酌

铺剧情全是为了肉_(:з」∠)_

 

------------

 

郊外墓园距离市区大约两小时车程,开车前往,四周景物渐疏,视野变得辽阔,

但头上黑云沉沉,笼得地平线处都镀上了层灰,本应是青绿的草地也变得黯淡。

 

联盟军上周新战死的那位中将,是个天主教徒。

 

喻文州和黄少天抵达时,园内碑旁已经围满了各方亲友,每个都穿着黑衣,除了要代为进行入土仪式的军方人士。

 

棺木上覆盖了国旗。

 

黄少天只是木然站着,说不上有什么情绪,只是个没见过几次的长官罢了。

和去年参加的那场丧礼比起来,此刻他根本算不上有感觉。

 

“你觉得他会来吗?”周围众人轻声啜泣,黄少天压低声音,询问身旁的好友。

 

喻文州敛着眼睫像在思索,一会儿,他道:“来了。”

他的视线左方踏入一双皮鞋,他认得那双鞋,是叶修的。

 

典礼正在进行,神父带着众人念诵。两人抬起头向身旁的人轻声打了个招呼。

 

那个穿着皮鞋的人是周泽楷,去年骤然自请退役的,联盟最年轻的少将,联盟不接受他的申请,最后取了个折衷的办法,暂时停职。

 

墓园地处空旷,风刮在耳旁呼呼作响。

周泽楷抿着唇,微微颔首,眼神没有多作停留。

 

喻文州看着这个消失了一年多的好友,想多说几句,却也知道现在不是时候。

黄少天在向周泽楷打过招呼后再也没往他那儿看了,有些尴尬,喻文州心知原因,站在中间有几分无奈,虽然他知道现在的周泽楷是无心注意那些枝节的。

 

“你来了。”他道。

“是长官,送他一程。”周泽楷回答,一贯的简短扼要,他双眼平视前方。

 

周泽楷下巴有道细小的刀伤--剃刀,喻文州看颜色就知道大概是今早出门前刮胡子造成的。周泽楷脸皮细巧,这种粗心造成的伤口与他不合衬。

 

他脸颊微微凹陷,眼下阴影深重,细软的头发留得长了,在颈后蓄成了个小马尾,前方浏海几乎遮住了半张脸,他的正式服装虽然笔挺,但失去了布料受到悉心保养后的光彩。

 

是比想象中的状况好一些,只好那么一些。

喻文州在心里苦笑,垂下视线,只有那双皮鞋,被擦得漾着光,比在原来主人的脚上看起来还要漂亮。

 

“头发长了很多。”

 

“ ……没再剪过。”

 

喻文州知晓他的意思是,从那件事发生之后没再剪过。

 

他的好友,周泽楷的恋人,叶修。联盟最传奇的战神。在去年对敌国的秘密任务中意外丧生,联盟为了稳定军情,立刻封锁了这个消息。而叶修有个双生兄弟,偶尔代替露面,如此之下居然真的藏起了这个秘密。

 

“ ……何时复职?”喻文州悄声问道。

周泽楷沉默了一阵子,“下个月。”

 

目前和平维系在对峙的僵局之上,联盟迫切需要这位,军方的后起之秀。

 

喻文州以为周泽楷说完了,一时无语,注意力转回丧礼仪式上。

对方还是望着前方的棺木,几分钟后,他听见周泽楷用颤抖的声音说出了:“我办不到。”

站在右手边的黄少天猛地一晃,喻文州轻轻碰了碰他的手肘,他再看看周泽楷,对方并没有注意到。

 

叶修是在一场爆炸中丧生的。飞灰烟灭,没有遗骨,军方只得用他的衣服为他立了个衣冠冢让人凭吊。

而国家为了隐匿消息,没有举办符合他身份的丧礼,墓碑没有刻字,留下一片空白。

 

“ ……国家需要你。”喻文州一时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他们需要的是叶修。”周泽楷低着头,看不清眼神,但嘴角嘲笑般的扬起,又笑开一个难看的弧度,“ ……我也是。”

 

“但没有人能把他还给我。”

 

 

#

 

丧礼那日,周泽楷悄然而至,没待到告别仪式结束,提早离开了,没有要和任何人叙旧的意思。

喻文州多方打听后才知道他搬到了市郊的旧公寓楼,大约半年了。

 

他踏出像铁笼般的旧电梯,这里楼层不高,开放式楼梯襄在大楼外墙,时候不早,走廊上昏暗的白炽灯旁围满飞蛾,附近有货运铁路经过,每几分钟会传来几阵轰响与震动。

 

他站在纸条上写下的门牌号前,敲了敲门。

好几分钟后周泽楷推开了个门缝,见到是喻文州,也不很意外。

 

“有事?”他道,咬着根燃到一半的烟,脸上又已爬满了胡渣。

 

“有件事情必须告诉你。”喻文州说。

 

周泽楷闻言,放在门把上的手轻轻收了回来,站直身子,意思是让这个人说下去。

“去年叶修的葬礼后不久,我们实验室接到一个秘密任务。这一年多都在处理这件事情。”

 

“ ……”

 

“详细的事情……你和我去一趟蓝雨吧,不会耽误太多时间。我开车。”

“ ……等我。”周泽楷回身进屋,拿了件夹克便出了门。

 

车程只有一小时,一路上颇安静,喻文州没说话,周泽楷只是放空。叶修离开以后,他很习惯这么做了,再大的事也难以激起心里的波澜。

 

 

 

过了第三道保全关卡,喻文州给仪器扫描指纹和视网膜。门开了,两人往前。

 

周泽楷是第一次进入蓝雨实验室,这个时间点了,里头还是有许多研究人员待命中,见到两人纷纷行礼招呼。

右边晃过一个身着军服的背影,瞬间就消失在转角了。和叶修有几分相似,周泽楷慢下脚步,喻文州回头,也跟着停下,等他。

周泽楷摇摇头,没事。

 

喻文州开口了,“ ……虽然这个请求很不合理,但无论之后的结果如何,希望你都不要埋怨少天。”他苦笑,“要怪就怪我好了,他是听命行事。”

 

“你不也是?”周泽楷看他,没问是什么事,但他知道军人都是身不由己的。

 

蓝雨实验室是国家成立的机构,但外界并不知道其真正的管辖权在军方,此外,军队高阶将领以外的人也不清楚他们究竟做着什么样的工作,包括周泽楷。

多数人知道的是,蓝雨的主要负责人是喻文州,官衔中校,而举国著名的黄少天博士则是实验室里许多技术的发明者,天才,当年不到20岁就获得了国外学位,回国后很被延揽了进去。

 

“是 ……但不能否认我们都抱有私心。”喻文州说,他沉默一下,说道:“我们这几年都在研究一个计划,是元帅的命令。实验已经进行到人体阶段了,用的是死囚。”

 

“……但成功率偏低,还需要改进。”他苦笑:“少天挺排斥这件事,这几年很辛苦。”

提到了黄少天,喻文州像是想起了什么,“他刚才知道你要来......提早离开了。”

周泽楷有些不解,他和黄少天并不是交恶的关系。

 

他们在一间房间前停下,“周少将,请向国家发誓绝不泄漏机密。”

 

“和我有关?”周泽楷问,他知道若不是如此,他是不会有机会到达这里的。

 

“是,请你来这里,也是元帅的命令,抱歉。”

 

周泽楷摇摇头,“我发誓。”

 

 

厚重的门往两旁移开。

室内电线缠绕,仪器与仪器间接满管线,数个玻璃罩内分别是泡在水液里的形状不完全的人体器官,还有,“这是人脑?”周泽楷问。

 

“嗯。这个计划最初只是用于医疗目的。复制培养全新的器官,或是进行修补。以满足政府高层对......长寿的需求。”

“但某次研究人员的疏失,把实验的人脑放置到了不相应的肉体里 ……虽然最后出了些状况,却没想到这个方向可行 ……给了我们更多研究空间。”

 

“ ……所以?”

 

“所以我们去年才会意外接到那个命令,”喻文州停顿,“把这个技术用在一个,几乎死透的人身上。”

 

“我们用他家人的基因培养了新的心脏,移植回冷冻保存了好几个月的遗体里,脑子则是另外取出,尽力修补......我们采用了微草还在实验阶段的精神连接技术,本不抱太大希望,但......只能说他的精神力过于常人,已经死去的人,居然真的活过来了。”

 

周泽楷微微睁大眼睛,“ ……不可思议。”

 

“是的。我们也这么觉得。”

 

“最后的结果 ……联盟觉得是成功的,但,少天认为失败了,他很难受。”

 

“那个人生前的记忆完全没有留存下来,甚至连个性都改变了。难以与人沟通,或建立情感......”

 

喻文州深吸口气。

 

“说了这么多,也许你见到他本人就知道我的意思了。”

 

他们走出房间,前往实验室的另一个区块。

 

 

 

周泽楷看到一张再熟悉不过的脸。

 

“叶秋?”他愣著,脱口而出。

那个男人面容端肃,衣着齐整,彷佛未闻来人的声音,只专心于他眼前的书本。

 

看到和叶修一模一样的脸,就算能从对方的神情很快速的分辨出那不是自己熟悉的人,但周泽楷心口还是骤痛了一下。

 

“不。”喻文州说。“是叶修。”

 

 

#

 

 

人受到极大冲击的时候脑子大概会启动什么自我保护的机制,转而把焦点放在无关紧要的事物上,好让自己维持冷静不致失控,至少现在周泽楷是的,他盯着桌上的水杯,凝结在杯身的水珠把桌面弄出一滩水,他就只是看着,而喻文州说什么,他也只是听。

 

当时叶修的死讯几乎撕裂了他,而没留下尸首,更是把周泽楷又狠狠剜了一次,以致于喻文州前面说了那么多,他都没想过那个人就是叶修。

 

“军方的人半个多月后经过反覆调查,才发现在爆炸前叶修早已换上敌军的衣服潜离了。他们出发搜索,发现叶修上将被困在倒塌的废墟里,那么多天了,找到他的时候,他才断气不久,身体还是温热的,他真的......支撑了很久。”

 

周泽楷双手一抖,叶修的遭遇让他疼得全身发颤。

 

“这消息立刻就被封锁了,叶修的身体也被送到了我们的实验室。”

 

“高层不愿放弃他的战术能力,还有记忆。那一回秘密任务的记忆。他们想要保存叶修的大脑,”喻文州说。

 

“一切的巧合都具备了,双胞胎完全相同的基因,他的意志力,甚至 ……死亡的时间,他被找到的时候,身体细胞还没完全坏死。所以他真的活过来了。”

 

“但后来我们用尽所有科学方式,都无法使他恢复记忆,或是回复原本的个性。研究陷入胶着,那天遇到你以后,我们想,或许可以试试情感上的刺激,虽然情感是不能量化的,这并不是好的实验者应该做出的决定,但我们还是想试试看,所以 ……向上头提出了找你加入的计划。”

 

“对不起。”喻文州说,“我和少天以朋友的身份向你道歉,没办法还你一个完整的叶修,是我们无能。”

 

周泽楷真的懵了,他不知道究竟该为哪件事情做反应。

 

“我不能否认自己的私心,我希望叶修可以恢复。即使我知道那样陌生的叶修.....或许会对你造成二次伤害,但我还是希望你也和我们一起努力。对不起。”

 

周泽楷呼吸不畅,他挣扎着,不敢看向隔间之外的叶修。

“请你带叶修回去,以恋人的身分陪伴他。这个任务时间是两周,之后 ……我们会去找你,再和你讨论之后的处理。”

 

周泽楷终于抬眼,看向玻璃另一侧,无甚生气,像是另一个人的「叶修」。

对方也远远回看着他,室内灯的反光映不到他眼里,显得墨黑的瞳仁没有一点神彩。

 

只觉得每一口呼吸都微微颤抖着,看着叶修,周泽楷吐出一个:“嗯。”

 

 

 

#

 

 

喻文州开车送周泽楷回住处,这回乘客多了一个人。

现在的叶修隶属于军方,是特殊身份,但没有官衔,相互之间无须繁文缛节。

 

周泽楷坐在后座右侧,沉默,他旁边的叶修也沉默着,喻文州从后视镜看着两人。

说实话,这几个月和「叶修」相处,已经掌握了现在的他是什么模样。

但不知道周泽楷情感上能不能接受。

 

回到公寓,喻文州放下叶修的东西,又说了几句便离开了。

“我会再找机会过来的。”

 

大门关上,室内变得安静,外头有货运火车经过,屋内的窗户震动发出声音。

周泽楷看看室内,茶几烟灰缸里躺满了被按压得扭曲的香烟尸体。

 

 

心情挺复杂的,他也不知如何开头,拿出口袋里的香烟,递给叶修。

对方木着,看着周泽楷伸出的手,好一会儿才说,“为什么用这个指着我?”

 

周泽楷胸口一窒,这是今晚「叶修」说过最长的句子,再度听到他的声音,像在作梦。

“ ……请你抽烟。”

 

“我不抽烟。”叶修说。

伸在半空的手顿了一下,周泽楷点点头。

 

也是,现在的叶修和以前不一样的 ……

他把那只烟刁回嘴上,转身。

 

“这间让你睡。”他打开房门,现在的住处并不是以前两人同居的那所,现在这里小得多,但房间还够。

“可以么?”他问。

 

叶修没有响应,拿着行李径自走进房间,说道:“我想快点结束任务,早点回去。”

周泽楷原本专注看着叶修的眼神微微起了变化,“为什么?”

 

“我不想浪费你的时间。蓝雨试过那么多方法都没有用,我认为这次的作法更不可能成功。”

 

周泽楷走近他,“为何如此肯定?”

“这是最合理的推断。”

 

叶修说起话来声调平缓,口齿清晰,语速不快。

周泽楷看着他,眼睛一眨也不眨,没说话,只是尽自己所能的看着他。

以前的叶修会在他这样的目光下开始顾左右而言他,逃避他的视线,虽然他本人不承认,可刷红的耳根骗不了人。

 

但现在的叶修迎着他的目光,面无表情与他对视着。

 

而居然是一向话少的周泽楷先开的口:“......你和我是恋人。”以前的你。

 

“这对回复记忆有什么帮助?”

 

周泽楷看着真心疑惑的叶修,一时不知道如何开口。

 

“我不明白,我们是同性,为何相恋。”

 

周泽楷挑眉,“哪里不明白?”

 

“同性之间无法拥有子嗣,无法留下后代,如此,只是虚耗国家资源。”他说,“以前的我居然会做出这样的行为。”

 

“ ……你认为留下子嗣是人类义务?”

 

“这是世界使稳定存续运行的基本原理。”

 

“......不只是如此。”周泽楷回答,他想解释,相恋是心灵上的完整,和传宗接代的功能是两回事,但看着对方,他不知道怎么说。

 

他好像有些理解喻文州说的意思了,叶修似乎丢失了些什么。

 

“早点休息。”

 

 

#

 

 

当晚做了一个再度失去他的梦,他梦到自己怎么样也想不起来叶修以前的样子,想不起他说话的语调,想不起他的笑脸,还有他身上的烟味。

然后他醒了,出了一身冷汗,他拿起摆在床头的合照。摸上叶修的脸。

他在这里,也在这里,叶修现在在他的屋子里──虽然一点也不像从前的他。

 

但毕竟还是叶修,他的灵魂还在那具身体里。

 

他起身盥洗,环视屋内,动手打扫整理,费时费力。最后一步,决定把家具摆设换个位置,尽量贴近以前住处的模样。

茫然动作中都有种不知道是自己要帮助叶修恢复记忆,还是对方是来帮助自己认真点过日子的错觉。

 

早上九点多叶修终于醒了。

周泽楷起得太早,整理完之后还去了趟市场填满空荡荡的冰箱。早餐已经做好了,放在餐桌上。

 

“早安。”他坐在餐桌上看着电视,对着刚走出房间的叶修说道。“ ……睡得挺晚。”

“容易累。”叶修回答道,站在房门口,脚步不动。

“早餐。”周泽楷指指桌面。

“怎么?”

“ ……”周泽楷思考了一下,“做给你吃的。”

 

叶修这才会意过来,拉开周泽楷对面的椅子坐下,开始用餐。

 

周泽楷看着眼前的人,以前的叶修总爱边吃边说话,偶尔还会被电视吸走注意力。

“好吃吗?”他放下刀叉,问道。

 

叶修没什么思考的回应道:“每个人对食物好坏的定义不一样,你的问题我很难回答。”

 

明知道叶修没在看自己,周泽楷还是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叶修吃完以后周泽楷收拾碗盘,叶修依旧端坐在位置上。

“我在这儿应该要做什么?”

 

周泽楷两手都端着东西,愣了一下,“当作自己家 ……就好。”

“我没有自己的家,不知道你的意思。”

 

你有啊。

周泽楷蹙眉,他知道叶修这句话纯粹是叙事句,却还是不能克制的有些心疼,

“你有父母,还有双胞胎弟弟 ……”周泽楷昨天听喻文州说过,叶修的家人都见过现在这个模样的他,但和家人的接触对叶修依然没有帮助。

 

他放下手里的碗盘,俯下身面对叶修,“还有我。”

 

“你说的是人,不是家。”

 

“有人才有家。”周泽楷说。

 

“你有计划吗?我在这里究竟该怎么做?”

 

“不需要计划。”我会陪着你。

 

叶修看着他的脸,有些出神,说道:“很少看到男人头发留得这么长。”

 

周泽楷摸摸自己的浏海,“明天去剪。”

 

“为什么我说了你就要剪?”

“ ……”周泽楷看着他,“……我在乎你如何看我。”他说。

 

叶修听见了,但是没作出什么反应。

 

周泽楷见状,只是笑笑,犹豫了一下,摸上他的头发。

室内又安静了下来,周泽楷吞吞口水,最后轻轻吻了他的额头。

 叶修。

 

他真的太想念他了。

 

几秒钟后嘴唇离开了对方。

只见叶修张着眼睛看着他,还是原来的毫无形色的脸。

“这是什么意思?”他说。

 

没料到叶修会是这种回应,周泽楷觉得心跳急促了些,感觉很怪,非常奇怪,好像他吻的人不是叶修,而是别人,好像背叛了叶修一样。

“友好的意思。”他回答。

 

 

 

他带叶修像从前一样约会,他认为是约会。

实际上,情况比较像是带着一个很不熟的,算不上是朋友的人出门。

去以前去过的地方,走以前走过的路,他们从前的住处周围是散步的好去处,周泽楷一直以来都喜欢走在叶修的左边,为他挡着其他行人或自行车,以前的叶修会趁路人稀少的时候任他牵著,或主动勾著他的手臂,但现在不会了。

 

周泽楷稍微落后叶修一步,觉得无所谓,能再一次走在他的身边已经是最不可思议的奇迹了。

 

晚上则回到公寓,他煮饭,并要求叶修洗碗。

叶修对于工作分配没有意见,但手脚算不上利落,摔破过一个碗。

周泽楷细心为他消毒手指,包扎上药,这样的场景以前也有过一次,是反过来的,那时候叶修笑着,说道:“这么不小心。”

不过是小伤口,本人都不大在意的小伤口,但是身旁的那个人会为你疼。

 

这几日过得不真实,应该说这一年多来怎么样也不真实。

叶修死了,叶修活过来了,叶修失去记忆了。可是叶修居然还在他的身边。

现在的叶修,对任何事都没有情绪波动,周泽楷理解,但还是不习惯。

 

 

 

叶修洗完澡的味道很好闻,周泽楷很喜欢。

他发现这个味道一点也没变,几天下来,好几次差点从后面抱住叶修,回过神来才赶紧打住。

 

起初在他心里,这个叶修几乎是完全不同的人,出于对新朋友的尊重,也出于对过去的叶修的情感,除了第一天早上不小心亲吻了他的额头,他没再想过任何踰矩的举动。

 

但叶修来的第五天晚上,他有些恍神。

 

那天白天他们去了一个公园,叶修被一只狗追,他稍微小跑起来,脸上难得激出了些血色,周泽楷盯着看,不想移开眼,他想着要是能再看到他笑就好了。

人果然是贪心的,只会一步步想要更多。

 

叶修靠在沙发上,他的身体容易疲累,双眼半瞇着似乎快睡着了,眉眼放松着,再往上推点就是他笑的位置了。

 

周泽楷把叶修带回房间,扶着他躺下。

叶修早清醒了,盯着周泽楷看。

“你有话要说?”他说,他觉得周泽楷看他的眼神很奇怪。

“可以笑给我看么?”周泽楷问道。

叶修张着眼,似乎想了一下。

“但我并没有为了任何事感到好笑。”

 

周泽楷苦笑,他觉得现在这局面就挺好笑的。

 

“这样。”

他捏着叶修的脸往两边扯,轻轻往上提。

 

啊。

 

真的是笑脸,周泽楷想着。

虽然不是出于内心的,但还是好看。

 

叶修……

 

 

 

好像不太能思考了。

他俯下身吻了叶修,无比缓慢,刚开始只是小心翼翼的靠近,以为叶修会闪躲,但他没有。

叶修任由他吻着,没有反抗,周泽楷也感觉不到对方有分毫讶异,这让他有些意外。但他舍不得停下来询问原因,他浅浅啄着他的嘴唇,直到心里的躁动渐渐平复,才结束这个吻。

 

两人面对着,周泽楷看着叶修平静的脸,心绪有些浮动,“想起了什么?”

 

叶修垂下眼帘,认真思索了一会,“什么也没想起。”

 

周泽楷顿时愣了,“......你接受我的……亲吻?”

 

“你们跟我说过,我和你是恋人。”

 

周泽楷微怔。

 

“……你喜欢么?”

 

你自己的意愿呢?

 

“我没有喜欢或不喜欢,只要这对恢复记忆有帮助,能帮助达成任务,就可以这么做。”

 

 

是么。

 

他觉得自己好像有点难受,算了,都这样了。

他再一次亲吻他,明知叶修不会拒绝,他还是用左手轻轻扣着叶修的额头。

那晚他第一次困惑了,他所爱的人,似乎只留下了身体,还有温度与气味,但内在的东西呢?似乎一点影子也找不到。

没有爱的亲吻很空虚,但周泽楷还是留恋着,不肯停下来。

这对他来说真能称作是奇迹吗?

 

 

 

三天后喻文州和黄少天来拜访,以朋友的身份。周泽楷开了门让他们进来,只点头微笑,没说什么。

喻文州觉得周泽楷气色好了不少,问道:“情况还不错?”

周泽楷摇头:“不知道。”

这回答似乎也不算坏,喻文州想着。

 

黄少天一直觉得叶修变成这样,大部份是自己的责任,不知道如何面对周泽楷。进门后有几丝欲言又止,最后才道:“老叶还在睡?”在一个实验室待久了,他也很清楚叶修的作息。

 

“嗯。” 

他们在客厅说了一会,叶修醒了,加入了他们。

 

喻文州找话题询问叶修,问这几天的事,问是否有什么不寻常的感受或记忆出现。

叶修说没有,他说,一直都没有,这么多方法试了都没用,为什么你们还不放弃?

 

黄少天突然就不说话了,嘴巴都还没闭上,就瞪着叶修。

 

叶修说,我认为我能否恢复记忆,一点都不重要,现在这样很好,我能对联盟有所贡献,为什么你们两个要这样浪费时间?

 

喻文州看着周泽楷,两人对视,不发一语。

 

“我跟你说过很多遍,因为你是我的朋友,叶修。”黄少天回答,忍着怒意。

 

“我不认为我和任何人是朋友。”叶修说道。“虽然你说我们以前是,但这和我现在的任务无关。”

 

周泽楷呆了一下。

黄少天按着桌子站了起来,“你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懂?。”丢下这句话,黄少天离开了。

喻文州跟在后面,“小周,还是拜托你了。”

周泽楷点头。 

 

“他生气了吗?”叶修问道。

 

周泽楷闭上眼,闷闷的应了声。 

 

“我说的都是实话,为什么你们要生气?”

 

“……”

“为什么要花时间在没有可能的事情上?”

 

 

 

当天稍晚,周泽楷接到联盟元帅的电话,询问叶修的状况,周泽楷有些烦躁,也没多说什么。元帅说想和叶修通话,他便把手机递给对方。

 

“找你。”

 

他看着叶修接过手机,周泽楷起身,往厨房给两人倒水喝。

 

“这次行动依旧没有任何作用。我想申请提早回营报到。”

 

叶修毫不掩饰音量的对话传来,周泽楷呈了水的杯子框当一声掉下,碎了一地。

 

 

叶修挂上电话,看到满地的碎片,他抬头,周泽楷的表情阴阴沉沉的,再看向碎片,他无法理解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连。

周泽楷在沉默中蹲下身子,“别靠近。”会受伤。

他捡拾碎片,突然想起以前的叶修拉过他的手察看伤口的往事。

 

“还是得再待几天。”叶修说道,“浪费时间。”

 

周泽楷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指被划伤,血珠滴了出来。

 

真无情啊,他脑子发热,其实他知道的,叶修说的每一句话都不能再客观了,他说话的语气从不带有批判或攻击性,只是毫不掩饰的,他认为的事实。

周泽楷以为自己早对叶修这样的作法习惯了,但那张嘴,那个声音说出来的话,他真的无法不往心里去。

 

太难受了。

 

“周泽楷,你很奇怪。”

 

周泽楷眨了眼。

小周,你以前都叫我小周的。

 

 

“……你是谁?”

 

他低声说道。这并不是真正的疑问句。

 

叶修感到疑惑,他不明白周泽楷这句话的用意。

 

“我是叶修。”

 

 

“你不是。”

 

鞋底碾碎了玻璃渣,落下这句话的同时,周泽楷咬上了叶修的嘴。

 

“痛。”叶修惊呼,唇边渗出了血,他的声音几乎瞬间惊醒了周泽楷,他看着叶修的表情,觉得小腹猛地抽紧──痛觉使叶修眉眼紧蹙,像尊冷冰的雕像突然活了过来。

就像原来的他一样——原来的叶修。

 

欲望突然就引燃了,他感受到下身的勃发,他太想念叶修了,想得快要发疯。

周泽楷无法自控的再度舔上了对方的嘴,撬开他的牙齿,侵略内部的柔软,对方为了避免疼痛起先挣扎了一下,周泽楷扣住他的后脑,不让他逃脱,叶修起初是慌张的,不知道这人究竟怎么了,但他发现周泽楷没再咬他,只是重复入侵的举措,便渐渐卸下力气,不再做无谓的揣动。

 

感受到怀里的人恢复了平静,周泽楷在他身上施加的力道,好像投石子,掀不起波浪,只是石沈大海。

他依依不舍的离开叶修的唇齿,呼吸尚无法平息,眉眼蒙上了一层情欲。

 

眼前的叶修被啃得红肿出血的双唇是他的冲动在他身体上造成的直接证据。但也只有这样了,除此之外,叶修无比淡漠,他的行为怎样也激不起叶修的反应。

 

这让周泽楷觉得和他彷佛是两世界的人,自己在这独自上演着可笑的戏码,而对方游离在这个视界之外,没想过要停下来,哪怕看看也好。

 

他扯开一个难看的笑,一呼一吸之间艰难的吐出他的名字。

 

“叶修......”

 

对方只沉默的看着他。

 

周泽楷的视线模糊了,他伸出双臂把眼前的人揉进怀里。

 

“我想他。”

 

 

叶修,你到底去哪里了?



TBC

 

---------------------------------------

 

天啊

叶受主食周叶的我终于写了第一篇周叶!!!!

 

撸科普超级不擅长,真的好累也被基友嘈很大

也请原谅很多地方直接大纲体了,

我就只是想写个肉嘛_(:з」∠)_不然字数真的太多了

 

感谢耐心看到这儿的你

应该一两更内会完结,但我的手速….嘿嘿


评论(76)
热度(603)

© 桑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