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等了,终于完结了,一更九千字,

我不擅长这种风格的肉所以拖了很久,对不住大家.......

本子预售连结放文末,另外大概明后天会把湾家印调放出来,顺便正式版的封面也会一起=////=

----------------------------------------


开头先来个不老歌外连


如愿又到了同一个地方,省掉环顾四周的力气,接续方才的路线,叶修继续走著,梦境果然只是梦,路上踏过的草叶枝条,都没发出半点声响,但不寻常在这种时候再寻常不过了,梦中的时间感是模糊片段的,渐渐的视野清晰起来,前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叶修有些好奇,双脚想要靠近却觉得力不从心,就像逆著水流朝上游走,终究如原地踏步一般,直到似乎耗尽了所有力气,才能稍微看见那人的轮廓。

是周泽楷。叶修也不算意外,他是他最常想起的人,成了梦里人并没有什么。

可有什么的是他的模样,他看见了自己,露出了他从没看过的表情。

 

那个人不像平常的周泽楷,他印象中的周泽楷总是沉静的,虽然此时也是,但叶修感觉到他笼罩在深沉的伤痛里,大概最强烈的悲伤就是这样了。他面无血色,双目爬满细小的血丝,嘴唇咬紧,像个会流泪的雕像,满身疮痍,仅在破碎的边缘。

“……你到底去哪里了?”他开口了,音量不大。叶修觉得瞬间使不上力,他想尽办法要发出声音,告诉他,我回来了。

我回来了,你别这样,快好起来。

但当他从声带抖出第一个震动的时候他就醒了。

 

天已大亮,叶修出了层虚汗,几乎浸透了衣服,阳光越过布帘间系直接打在眼皮上,他被阳光晃得睁不开眼,虚幻和现实的分界朦胧,叶修只急著想确认身边的人是不是好好的。他回来了,周泽楷等多久了?

叶修双手在床单上乱划,没摸到预想中的人,光班残影好几秒后才从眼前消去,坐在床上的叶修愣愣的看著周围,周泽楷不在这里。

 

呼吸不是很顺畅,身体也累得像要散架一样,举步稍嫌艰难,叶修扯开房门,一眼就看见他想的那个人在正在炉灶前煮东西,听见动静还回过头来朝他笑了笑,没注意到他刷白的神色。

 

叶修站了一会,稍微平静了些,脸部和缓下来渐渐有了血色,他不知道要说什么。

周泽楷好好的,他要先说哪件事呢? 

周泽楷随便弄了两个菜,然后把杵在门边的叶修又抱又牵的拉到餐桌前坐下,还在额头上亲了几口,说都睡到中午了,让你太累了。叶修眯起眼睛。

 

周泽楷往叶修碗里夹菜,“喻文州早上打来,”他说,停顿了一下,“我告诉他,你很好。”

 

昨晚他们离开会场的时候已经跟蓝雨的人知会过了。叶修现在身份不一样,除去军衔以外,还是国家的机密资产,虽然周泽楷很不喜欢这种说法,但毕竟暂时是事实,要不是喻文州在场,他也未必能那么顺利带走叶修。

是想起了昨夜和叶修交缠的种种,周泽楷都没注意到自己嘴角噙著一抹笑,他捏捏对方的手,示意他多吃点。这样的气氛也感染了叶修,适才的浮动感渐渐平复,甚至也觉得高兴了起来。

 

好像是头一回意识到自己正处于「快乐」的情绪,思及此,叶修有些出神,双唇放松,总觉得似乎快要和周泽楷露出一样的微笑。

嗯,告诉他吧,他是真的记起了一些事情,不很多,但总算有点眉目了。

也跟著周泽楷回来了,以后他们会有很多时间。

 

“吃过饭,我送你回蓝雨。”周泽楷的声音响起,他目光停在手腕上的表面,却不全然是在看时间,倒像在考虑著什么事。叶修拿著筷子的手动作稍微慢了下来,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只能维持沉默,面色不改,点了点头。

 

……回蓝雨么。

他大概弄错周泽楷的意思了,也许他并没有要和他重新生活的意思。叶修接下来的午餐吃得很慢。

既然人都要离开了,让不让他知道似乎也无妨。

 

 

实验室内间的门又合上了,叶修还没来得及看周泽楷最后一眼,两边又隔绝了开来。

一年来朝夕相处的研究人员们见他终于回来了,赶紧围上,挂上仪器针剂给他做各种日常检查。

喻文州来得较晚,他刚才在外头和周泽楷说话,这时进了里边,不著痕迹地打量著半卧的叶修,身边的同僚悄声在他耳边说道,“都没什么问题,就是感觉有点累。”

他颔首,其他人结束例行工作离开以后,喻文州随意拉了张椅子坐下,“周泽楷先回去了。”

叶修抬起眼来。

“听说你似乎想起了一些事情。”

“嗯。”

“能和我说说吗?”

 

叶修没看对方,“想起周泽楷以前的样子……只有这样。”

喻文州眼睛微微睁大,“是什么内容呢?”

 

“没什么,就是一直盯著我瞧。”

“……?”

叶修张著嘴,好一会才继续道,“他……这几年来都喜欢用那种表情盯著我瞧。”

 

喻文州就这两句话,大概也知道叶修的意思了,笑了笑,“他对你一直都好,我们都知道。”

 

叶修没再说话,之后喻文州送他去做深层扫描,为了监测最不受干扰的脑部活动,让他打了睡眠点滴。

“看你没什么精神,你就休息会儿吧。”

 

叶修有些疑惑,他觉得自己虽然有些疲劳,但精神状态其实还不错。

 

 

#

 

黄少天故作骂骂咧咧地踏出会客室,回到走廊上正在碎念的内容也止住了,脸上笑容倒没收起。现在才过了晚餐时间不久,不知道叶修醒来没有,要不去看看好了,小声点儿就是了。

今天下午扫描报告很快就出来了,结果让他们所有人都挺振奋的,故而他对周泽楷提出的要求也没多大反对,只要对叶修有帮助就成。

 

他转过转角时差点撞上人,黄少天呜哇了一声,定睛一看,是叶修,看来是早就醒了正在到处晃悠。“老叶你怎么不多睡会?会不舒服吗?”

叶修是刚睡醒,反应还有些迟钝,喉结滚动一下,才说道,“睡太多,头晕。”依旧是那对什么事都不太在意的表情。

 

黄少天用手背碰了碰叶修的额头,“我看应该挺正常的,身体检查的报告也没有异状。你要是想休息一晚,明天再走也行。”

只要叶修想留,他怎么样都不会让会客室里的周泽楷带他走。

 

“……走?”眼前的叶修皱起眉头,“走去哪儿?”

 

“还能去哪……周泽楷那家伙真是急性子,下午才说要去见长官要授权,晚上回来就说今晚就要带你回去了,多一天他都不愿意,哼,当我们这儿医院是吧,出院手续办了马上走……唉老叶你东西还没收拾吧?不过也没多少东西……”

 

“周泽楷……?”

“就是那个周泽楷啊,你不是睡一觉忘了吧?”黄少天说道,他看到叶修反射动作般地摇了摇头。

 

黄少天用他觉得适当的力气拉著还在发愣的叶修往会客室走,到了门口才深吸口气,“我说,我真的还挺高兴的……”

他盯著墙上的感应式开门键,“虽然我们没能帮你完全恢复记忆,但总算看到进展了,你真的很偏心周泽楷那小子啊……”

叶修专心的听他说话。

 

“叶修。”黄少天突然觉得自己的鼻子有点酸,“我是你老朋友,”他说出这些话时就像在喃喃自语,发出的声音有些不自然,叶修伸长了脖子,黄少天以手遮脸,整个人偏开了些,“我希望下次见面的时候你已经能跟我开玩笑了,不好笑我也不会笑你的……不对,这句话有问题,就是不好笑了我还笑什么……”

 

他背对叶修揉了揉眼睛,才重新回过身,绽开一个露出牙齿的笑容,他拍拍叶修的肩膀,“不开玩笑也没关系,至少让我再看看你笑啊。”

叶修没就黄少天的话题接续下去,而是说道,“很少看到你笑。”

 

“……唔,你这么说,似乎是这样。”黄少天摸摸自己的后脑,“这阵子压力大了点。”确实,过去一年来每每面对叶修,总是深重的无力感,这多少也影响到了自己和对方的互动。

“……谢谢你,少天。”

黄少天很诧异的看到对方作出了一个熟悉的笑容,他咬著下唇,猛力抱了下叶修,“何必说谢谢。”

 

 

叶修一个人进了会客室,看著才分开几个小时的周泽楷,“你在等我。”

 

“嗯。”对方点头。

 

“……我们去哪?”

周泽楷走到叶修面前,“跟我回家。”他说,扶著叶修的手肘,几乎要碰到了腰,“……你愿意么?”

 

太奇怪了,有些人只是站在你面前,你就觉得一切圆满了。叶修没有心思回答问题,依旧直勾勾地望著周泽楷,好半晌才开口,“我想起了一些关于你的事……”他说,“还没告诉你。”

“是什么?”周泽楷轻轻把额头贴在他的,柔声问著。

 

“想起,你以前……很喜欢我。”叶修声音逐渐缩小。

周泽楷慢慢闭上了眼睛,把他的双手包在手心里,“一直都是。”他发出无声的笑。

“……我会让你喜欢上我,无论多久。”

“……”

“只要你在我身边就足够。”

“嗯。”叶修低声回应,突然觉得鼻腔深处有不可克制的酸麻感涌出。他闭上双眼,慎重地点了点头。

周泽楷吻著他的眉心,在他的耳边用气音低声说道,“我喜欢你。”

你不会知道我有多爱你。

 

就像泄掉了压力的气球,不再飘移失重,终于能落稳了,停在了该去的地方。锁在喉咙里的话也能自然的流出了,原来我一直想回去的,就是有你在的地方。

 

叶修张开嘴唇,“我也…………”

 

 

FIN.


--------------------


真的要不是要出本这篇文肯定就坑了,我真的太不会写这种感觉了,当初想写的肉写完以后基本上自己就满足了,后来卡了好久,又修又改,

呜呜呜呜谢谢小伙伴们鼓励,谢谢四总各种帮忙和支持,接下来我要撸这篇的番外了,要痛痛快快日一场,我憋坏了,幻肢都要坏死了(讨厌坏死了(

如果有新朋友看到结局想收本本请往这儿走

具体截止时间还不一定()大概是快下印的时候吧(

底累了颇久,先开著也没关系:3


那个......欠著的连载等我....写完番外,和湾家婚礼合志稿之后就开始写,爱大家>3<

评论(14)
热度(279)

© 桑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