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5)

我......回来惹,好久写不出东西,复健一下,把LAF捡回来写,写个之前就很想写的小番外

时间点在27回之后,所以是27.5(

 

第一次写叶修角度=3= 有点流水...

-----------------------------------------------------------------------

 

叶修退役搬回家之后,家里也就四口人,平时他和叶秋各忙各的,虽都在同一间公司,但下班时间不同,一家人很少到齐一块吃顿晚饭,除非母亲特意要求。

 

今天饭桌上摆了满满八菜一汤,家里请了个固定的阿姨打扫煮饭,把厨房收拾好了就说声先回去了。饭桌这儿是开放式的,可以看到客厅的大电视,音量开得不大,叶父既使是坐著,背也是挺拔的,盯著晚间新闻,没动筷子,叶母笑得和蔼,催促大家开动。

叶秋大概报告一下工作的事情,叶修只是吃,母亲给他夹鱼,他嘴巴里咬著东西,唔唔嗯嗯地伸出了自己的碗。

叶父面对自己的大儿子时,那气氛还是挺微妙的,叶修现在在工作上的表现不差,但也只不过是那样,哪里能跟主要负责人叶秋相提并论,还不是因为他在外头浪费了十几年的光阴,就算他回来了,安分守己,不跑了,可父亲想到还是有股说不出的气闷。

 

叶母用的是萤幕最大的手机,她滑著相簿里的照片。

“李太太的女儿,国中时候在你们隔壁班啊,后来搬家了,你们不是一起玩过吗?”

叶修看老半天,茫然摇头,叶秋笑道:“他才不关心那些,那时候都在玩游戏。”叶秋已经有个交往一年的女友,这事和他无关。

“她啊,在南京工作,清明节她会回去杭州,小修你不是也要去吗?刚好你们就碰个面吃顿饭吧。老同学嘛,她妈妈可急的,”

 

春笋好吃,叶修多夹了几口,“她妈妈著急,说不定那姑娘根本不想相亲,我这样不是很尴尬么。”

“你怎么知道人家不想?她一听说是你,一口就答应了。”

叶修愣了一下,“妈,我不太懂讨女孩子欢心……”

“那不重要,反正你就和她碰个面,你不小了,你和你弟弟都差不多该成家了。”

 

“战队很忙,怕是抽不出时间。”

 

“让你去你就去,废话那么多,那么大个人了,打游戏打得一个女朋友都没有,给别人知道岂不可笑?”叶父手搁在桌上,冲大儿子说道,“再说你那战队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了,你还尽是瞎搅和些什么?”

 

叶秋缓夹道:“哥,吃顿饭而已,能花多少时间。”

 

“嗯,我去就是。”

 

 

 

 

清明连假,训练营很多人回去了,战队成员也是。

早上去过南山公墓,叶修给留在兴欣的小孩子单独指导一下午,手痒了和方锐PK好几局,苏沐橙在旁边看韩剧,偶尔往他们的方向笑著。

最后约好的时间到了,叶修叹口气,撑了把伞就走路往订好的餐厅去,出发前包含陈果等众人都在门口送他,叶修无奈又好笑。

 

这是他第一次相亲,倒不是说对漂亮的姑娘没有兴趣,而是他根本没有半点交女友的心思,还想自由几年,帮著家里的事业,然后找个机会再溜走一次,打游戏,研究更多有意思的东西。

 

他穿得普通整齐而已,那姑娘迟到五分钟,踩著高跟鞋出现了,匆匆忙忙的,落坐的时候还带著微笑,叶修也朝他礼貌的笑笑,是很漂亮,黑长直,皮肤白,心里很客观的想著和沐橙唐柔相比,也是不错的。

 

“你好。”他说。

女孩的笑容在叶修开口,而她看清他之后渐渐的垮了下来,“你是叶修?”

这瞬间落差让叶修奇道:“我是啊。”

女孩皱了皱眉头,“……要跟我见面的人,不是叶秋么。”

“不是呢。”

“……欸……是我听错了,还是你们家弄错了,你们的名字念快一点听起来挺像的……”

“这真没弄错,因为我弟有女朋友啦。”

叶修看到女孩的表情先是难以接受,眉头皱起,几秒后又有些自嘲的笑了:“也是,有女友也挺正常的,都这年纪了。”

叶修眨眨眼,“这是第三个了,快结婚了。”

她瞪他,“你没看到我很伤心吗?”

“看到了。”

“那你还说他要结婚了刺激我!”

“这是实话啊。”

“哼!你还是一样讨人厌!”

叶修闻言,回道:“听说你以前跟我们隔壁班啊,我怎么不记得你。”

女生看起来更生气了,“我以前每天跟你们一起回家,你不记得我?!”

“……哈?”

 

“我是小洁!”

叶修一惊,“是你啊!”

 

当年那个整天在他们兄弟身边打转的邻居,明显喜欢叶秋,但叶秋一直没发现,而叶修是怎么知道的,因为她在叶秋面前老是羞得说不出话,但面对自己的时候却是理都不理,差别待遇。

 

叶修好生稀奇地端详她的脸,“你变化真大。”

“女大十八变,行吗?”

老同学就是有股亲切感,说话也不用太拘束,女孩招了侍应来,点了几个菜,还有红酒。

“我不会喝酒。”叶修说道。

“啰哩啰唆的,谁要给你喝了,全都是我的。”她阖上菜单,“我今天不开心!”

 

 

两人边吃边说话,小洁说他从小喜欢叶秋,现在还是,十几年了,一直不敢说。

“干嘛不敢说?”

“因为我很丑。”她回答,喝得整张脸都红了,脸颊上挂著两串眼泪,还有鼻涕。

 

“哪里丑了……”叶修回道,语气轻轻柔柔的,对方听了眼睛又滚出水珠来,“小时候很丑啊,你看你也没认出我。他那时候一直喜欢你们班班花,你不知道吗?”

“哈哈,我还真不知道,叶秋没告诉过我。”

“你那时候只管打游戏,才不关心他。”

“我可是他哥,怎么会不关心他。”

 

小洁有点醉意,说话稍微大声了点,“你也知道你是他哥,我以前最讨厌你,你哪有一点哥哥的样子。要是我知道今天是你,我才不会来,我要放你鸽子!”

“我怎么平白无故就被你讨厌了?”

“说离家就离家,把叶秋撇下来,承受那么大的压力。”她说,“竟然是去打游戏,一点出息都没有,还去了十几年。”

叶修慢条斯理的切著他的牛排,“你不知道他比我更想离家,我征收了他的行李,代替他走啦。”

“胡说八道,你每次都这样。”小洁下巴拧在一起,“你只会欺负他老实,所以我才那么讨厌你。”

叶修看著她的鼻涕,漂亮的女孩子妆哭花了还是好看的,这样不顾形象其实很可爱,“你为什么喜欢我弟弟?”

“不知道,就是喜欢。”

 

“这不公平啊,我跟他长得一样,你以前从来不理我。”

 

“哪里一样,你们完全不一样。”她哼一声,“他有礼貌、认真,成绩好长得也比你好看……”

“哪里比我……”

“我一直都喜欢他,后来我搬家了,想说要和他考同一间大学。”

 

“考上了么?”

“没考上……我真没用,本来想重考,但面子挂不住。”

“我啊,老是想等再过几年,等我比较有自信再去找他。”

“没想到……他居然要结婚了……我也要奔三了,我到底在搞啥啊我……看不下去了……”

眼看她自我厌恶起来,叶修试著转移话题,“……我弟也没你说的那么好,他很傻,又固执,而且……”

“他那是单纯,所以才被你欺负。反正他是最好的,怎么样我都喜欢。”

 

“我没欺负他啊……”

 

“你不是好哥哥。”

 

这指控倒让叶修无从反驳。

 

伤心完了,对方擦干眼泪,“我回去会跟家人说,再找其他对象,你也这么跟你父母说吧。”

这没问题,叶修应了声。

 

“你当年为什么要离家打游戏?”终于把话题放到眼前的人身上了,女孩问道。

“不为什么,喜欢啊。”

“现在还喜欢吗?”

“喜欢。”

她叹口气,一脸嫌弃,“无法理解。”

我也无法理解你为什么迷恋叶秋啊。叶修想,没说出来。

 

“你不找个正当的工作是不行的,没有女孩子会喜欢你,不过还好你家有钱,要车有车,要房有房……”

叶修笑笑,“打游戏就是我的正当职业,我也喜欢我的职业。”

 

小洁看看叶修,说道,“我当然知道荣耀联盟赚很多钱,可是,怎么说呢,”她想了想,“我不希望我的男友是个只会打游戏,对其他事情都不懂也不会的人。”

“要是离开了网络,你还能做什么?你们不可能打一辈子。”

 

“退役之后当然有其他选择,每一种竞技都是这样。”叶修回答,“至于网络,网络不就是我们生活的一部份么,听说你在金融业上班,你要是没了网络,怎么处理工作?”

 

小洁摆出不爱听的姿态,“道理我都懂,但我不理解啊。”

 

“我们不是为了别人才当职业选手的。”叶修淡淡说道。

 

“嗯……”

 

 

女孩去了趟洗手间,叶修去付帐,收起皮夹,他走到餐厅外头抽烟,外面飘著雨,路面依然是湿的,手机收到了母亲传来的微信,问他情况如何,叶修退出程式,想想晚点在回电给她。

微博偶尔会跳出一些关注人的更新通知,叶修不是很理解推送频率,总之刚好点到,杜明的发文就跳了出来,还附了张照片。

点开附图是反射动作,接著一张他很熟悉的臭脸跳了出来,占满整个屏幕,孙翔一只手肘撑在桌上,托著腮,下巴扬起,看著旁边,脸上写满不高兴。

 

干嘛啊这是?退出图片,叶修才看清楚杜明写的东西。

 

杜明: 给失恋的美男子徵女友!@孙翔说说你喜欢的类型,各位帮他找找!

 

是被偷拍了吧,这生气的表情太自然了,叶修嘴角动了动。

 

实在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他又点开一次照片,才刚被女人的眼泪近距离轰炸过,现在看看孙翔的嘴角,眼角,原来失恋的人情态都差不多。

 

高跟鞋的扣扣声从身后传来,叶修收起手机,把烟摁灭在门口的垃圾桶。

他打伞,朝身后问道:“你要怎么回去?”

小洁还红著眼,面无表情的盯著他的背影,“走路吧。”

“下雨,不打车吗?”

“我想静静……”她撇撇嘴。

 

“陪你走一段?”

对方摇摇头,“我突然发现你们背影真像。”

叶修笑笑。

女生缓慢道,“……不然你先走吧,让我看著你的背影就好。”

 

这句话让叶修迟疑了一下,“……不会更难过吗?”

 

“叶修你有喜欢过人吗?”

 

叶修看著她,“……没有。”

 

“所以你才不懂啊。”她笑得跟哭一样,“对不起啊,我今天说的话都不好听。”

 

“没事。”

 

 

“我只是后悔我从来没跟他说过,现在想说了,却再也没机会了。”

 

 

 

叶修撑伞离开那条昏黄的马路,他没有回头看,他知道那女孩需要的是把东西收起来。

 

她情绪奔放的哭脸在脑子转阿转的就变成了孙翔好多次在他面前胡闹的样子,还有后悔的样子,甚至快要哭出来又死撑著的样子。

 

怎么有人能把脑子里的想法全都展现在脸上呢?

 

叶修打算趁回到上林苑前给母亲拨个电话,屏幕解锁开,手机还停在刚刚的画面上,他又呆了一下,手指滑往下滑,才看到原来孙翔本人稍早前有转发。

 

孙翔V:要荣耀打得和我一样好,上哪找? //杜明: 给失恋的美男子徵女友!@孙翔说说你喜欢的类型,各位帮他找找!

 

 

叶修在雨中缓缓停下脚步,再往前走的时候已经忘记自己为什么要把手机拿出来了。

 

这小子为什么能够喜欢他到这种地步?

 

他真的怕了他了。

 

 

 

FIN.

 

 

 

 

 

对不起让大家久等了!

其实我一直都活著(什么啦)还每天狂刷微博,没更新所以越来越不敢上LOF(

番外想写老叶被一个不识货的直女狂呛然后被翔翔治愈的情节((

放开那个老叶,我要跟他直接扯证洞房!

 

请问现在要放肉可以放哪呢?已经申请了AO3,问题是人人都有AO3吗(

我这一个月来都刷不开不老歌,不老歌现在到底清文了没阿


评论(50)
热度(381)

© 桑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