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的报恩...(

本意在肉,所以大纲体(

 

1

 

那年周家小公子十三岁,在城郊救了只受野狗围攻的猫。

猫儿蹭蹭他的腿,周小公子心里怜惜,果真万物有灵,即便传闻中猫最为寡情,却也懂得感激。

他抱起了他,细细察看他的伤势。

是只漂亮的猫,脸有些圆,褐色的大眼睛直勾勾与他对视,被毛被血污染得一块又一块,那像是旧伤,脏得分不出原本该是什么花色。

他安静地偷袭了正专注审视的周泽楷,舔上了他的嘴唇,猫舌粗砺且有倒刺,周泽楷一愣,随后猫儿将肉掌按在他脸上,挣扎扭动几下,跳了开,就这么消失在草堆之中。

周小公子心地纯善,当晚睡前依然惦记著白日救下的猫,后来迷迷糊糊作了一个梦,再次睁眼时,屋内已透入晨曦,胸口压著温热的东西,他定睛一看,是只雪白又漂亮的大猫,毫无防备地窝在他身上打著呼噜。

 

2

 

老说书里有黄金屋、颜如玉,周泽楷还未能体会到劝学之言所说的好处,倒是先在梦中见到了如玉之颜,那男子赤足而来,翩翩白衣,眉眼清疏,青丝如瀑。

小孩儿僵立当场,平素不喜说话,此刻更无法言语,双眼竟难以从来人身上移开半分。

男子褐色的眼睛半睁著,如琉璃珠般剔透,含著温柔又慵懒的笑意向他道谢,他说他叫叶修,五百岁的猫仙,刚渡完劫受了点伤,才沦落到被几只臭狗追的地步,幸亏得小公子出手帮助。

“你的伤……?”

 

“没事了,周小公子,想要什么样的谢礼?”叶修说道,“功名?财富?美女?”

周泽楷讷讷地摇摇头,叶修见了挑起眉头,“能言善道的嘴?”

“不……”

 

“是都不要,还是没想好?”猫仙挠头,“嗳我怎么忘了,你年纪这么小,要这些有何用。”

“那么过几年本仙人再……”

 

比他矮了一大截的小少年拉住他的袖子,“别走,留下来。”

 

猫仙盯著他,“我没说要走,我的修为还没恢复,过几年再为你实现心愿。”

“我今天发现你的八字和我有缘,和你在一起对我的修为颇有助益。”

“小恩公可愿意收留我?”

周泽楷重重点头。

 

叶修微笑,俯下身子,周泽楷还没回过神,他又被亲了,被人类模样的猫仙,他的舌头又舔了他的嘴唇,和白天不同的是,那触感又软又滑,没有刺,对方低声说道你的气息好吃,好香,又甜。周泽楷的脸烧红了。

 

 

3

 

“……叶修?”

这名字滑过自己唇齿的感受相当奇异,何况方才在梦中,才被那个好看的仙人含进嘴里……他摸摸猫咪的背脊,猫耳晃了几下,醒了。

他又喊了声叶修,猫咪懒洋洋地应了声,周泽楷心脏鼓动,伸出双臂抱紧他,可是猫儿喉咙发出不太情愿的声响,他松开手,那猫前背下压翘高屁股伸了个懒腰。周泽楷搔搔他的下巴,他眯起眼乖巧地让他搔,看起来挺舒服的,周泽楷还想摸摸他的头,但手移过去,却被一掌挥开了。

猫咪跳下床,两三步轻巧地翻上桌,背对著他,埋头给自己理毛。

周泽楷纳闷,“叶修。”

 

猫咪一边舔著前爪,甩甩尾巴表示听见了,周泽楷想他大概不喜欢被摸头,他五百岁了,“叶修前辈。”

 

猫咪停下了动作,转过头看他。

周泽楷说道,“失礼了。”

猫应了声,继续给自己理毛洗脸。

“过来。”他想了想,“……让你亲个够。”

 

他总觉得那双猫眼在瞪他,好像写著没诚意,这能当陪礼么?

“带你吃螃蟹。”

猫喜欢吃海鲜?

 

他慢条斯理地回到床边,跳到周泽楷腿上,站立起来舔他的嘴巴,周泽楷笑出来,猫儿便舔上了他的牙齿,“痒……”

 

 

4

 

肯定没有别猫的猫生像他如此惬意了,说好的报恩先欠著,小公子你先养著我,日后肯定还你。

他喜欢翻肚子晒太阳,吃得太撑了就骚扰骚扰院里头的鸽子,反正逗著玩,他是仙猫,猫仙,不希罕生吃带血的。

他喜欢外出走走,没个四五天不会想到要回他的小恩人那儿,要不是周小公子老在梦里用恳求又可怜的目光看他,又有点怨怼的嘀咕著他的名字,他才不会老是挂念著还有一个人类整天想著他。

 

 

5

 

食物的诱惑挺有效,自从周泽楷天天搬出山珍野味河鲜海蟹,叶修就舍不得出远门了,周泽楷替他拨虾拆蟹,去鸡骨头,撕成小口喂给他,到底谁才是谁的恩人啊?

叶修的双爪抓著周泽楷的手指,他的指头上还残留著海鲜的腥气,海胆、蟹膏,意犹未尽,叶修舔得陶醉,忽然回神,糟,他可是仙啊,辟谷的仙啊,怎么被这个小凡人养到他都快忘了这回事了。

 

可是长得好看果然吃香,每每见著这凡人小孩子笑得如此开心,叶修就想著算了。

叶修坐在桌上,吃饱喝足后戳戳周泽楷的手臂,周泽楷凑过来亲亲他。

 

 

 

6

 

猫仙元气大伤,伤得难短时间里难以化为人形,只能在梦里跟周泽楷说说话,他说周泽楷的气息对他来说是良药,每天吃一点,这是,食疗。

放心,对你不会有害。

 

而习惯跟猫接吻的周泽楷几年后第一次看到他的猫身终于化为人形,尚且只能维持著十岁小童的模样,猫耳和尾巴都收不起来,中衣背面股著,小脚丫子光著,

“还差得远,唉。”叶小修摇头叹气,稚嫩的小脸说出的语调却颇为老成。

周泽楷看傻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和梦里说好的不一样,犯规啊太可爱了。

叶修奶声奶气的说了句,小周,我饿了。

 

……是想吃东西还是吃我的……

 

周泽楷还没说出口,叶小修轻巧地跨坐到他的大腿上,捧著他的脸,贪心地和他交换著口中的液体时,周泽楷知道自己这辈子怕是都不会好了。

 

 

7

 

冬天周泽楷都会抱著他睡,说是怕他冷,可是仙人怎么会冷呢,何况这还是暖榻。

不过这小娃儿的气息真的很香啊,就承你的好意吧。

 

 

8

 

三年过去,周泽楷身子抽长,喉结渐明显,骨骼也展了开,叶猫仙也是,起初是小童模样,渐渐地每次化形,模样都能稍微成熟一些,可是一直没有周泽楷高。所以周泽楷大著胆子摸起他的头。

叶修习惯了周泽楷对他好,一开始言语制止,可是三番两次后,这点程度的威吓显然无效。

“小周,没礼貌。”少年声音稚气,“住手,我年纪比你大,我是你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

周泽楷笑著,“嗯,前辈。”他两只手揉捏著叶修,从头发搓到脸颊,“我比你高。”

“跟你说过多少次,那是我还没痊愈!臭小子!”

 

“你可爱。”他揉起那双毛茸茸的耳朵,一手轻易探进叶修的白衣里,捉住尾巴,轻轻逗弄。

“不许碰我尾巴,本大仙要生气了!”叶修目露凶光朝他哈气,作势要咬他,周泽楷把他推到床榻上压著,拉下肩头的衣服,“咬这里。”

叶修要咬,却又没有真的动口,气呼呼的,“我不发威你真把我当成病猫啦?”

 

“没有。”周泽楷说道,吻他。

两人习惯接吻了,叶修反射性地回应起对方的入侵。可恶,真的很好吃。

 

“你是馋猫。”

“……小子,放开我。”

周泽楷摇摇头,“不放。”

“对神仙不敬!”

“没有不敬,我养你。”这是事实,叶修眨眨眼,他不知道吃掉他多少三牲四牲五牲了,吃人嘴短。

“……你再摸我要离家了。”他的高冷猫尊严受到严重的打击。

“不可以。”周泽楷笑著,“我是你恩人。”

叶修太无奈了,这孩子本性不是挺纯良的么。

 

 

TBC

 

因为昨天看了芙蓉王超爽,想看更多妖精打架((

脑了个老叶是妖精的脑洞,一个报恩报得底裤都没了的猫妖(

没意外明天上肉嘿嘿


评论(16)
热度(898)

© 桑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