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章我觉得还好,没有前几章雷,但还是慎(依然doge脸)

 

18

 

日子照过,猫儿照养。

 

“嫁我。”帮他梳头的时候,他说。

“作我的妻。”帮他剔除虾壳,喂到嘴里的前一刻,他说。

“给我生崽儿。”埋在他身体里的时候,他说。

 

叶修被烦得不行。

“嫁什么嫁?你看仔细点,我是母的吗?”

“我就说你不学好,圣贤书读哪儿去了?你看过仙和人通婚吗?”

“啊啊……小周……不要插那边啊……啊啊……好硬啊你放过我、啊啊……我不会怀……你别……”

 

 

人和仙的不同他岂会不知,若不是当年有缘,那么叶修也只会是童年里的曾经,模模糊糊的一段经历,他当然知道叶修总有一天会离开,能拿什么留下他?他又有什么能力能跟他「走」。

 

不是要报恩么?

能把你的时间分我一点吗,陪我到老就好了。

这样很贪心么。

叶修摇摇头,若我没出现,你便不会有这种想法,你会娶妻生子,平安到老,儿孙满堂给你送终,人类本就该如此过完一生的。你快想想别的愿望,我帮你实现。

 

“我只喜欢你。”

“我知道啊,但我对你不会有男女之情的,我是仙啊。”

……

咦?生什么气?

 

 

 

19

 

 “小周,我要吃油鸡和鹅掌。”

 

周泽楷专心练字,面无表情。

叶修皱眉,还在不高兴?

他手脚并用,翻到他背上,周泽楷被这突如其来的重量带得往后一晃,墨溅到了纸上。

叶修可懂这孩子的脾气了,两手环著对方,“乖小周,带我出门逛逛,我想去河边看鱼,你上次帮我跟船夫买的那条鱼好漂亮,金色的,府里都没有。”

 

……不是被你玩死的吗。

周泽楷斜睨了他一眼,抽了张新纸,重写。

叶修晃著光脚丫子,“油鸡……药材行旁边那摊油鸡……香……”他嘀咕著,可是他的小恩人还是不理他。

“没空。”

“哪里没空?这不是空著吗?”

“陪夫人……才空著。”

 

“喔!”这孩子想通了!叶修突然觉得很欣慰,虽然这小孩好像还在生气,不过也总算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

很好,长大了,也懂得媳妇该疼。

 

叶修高兴的去花园抓蝴蝶了,不打扰那人类尚未娶妻前的独处时光。

 

“小周我想吃螃蟹,要肥的,还有烤鸭,还有那个黑色的鱼。”

“夫人才能吃的。”

 

“小周我背好痒,帮我抓抓。”

“夫人才抓。”

 

“小周你怎么不喂我了,筷子难用。”

“夫人才喂。”

 

“小周,我的枕头呢?”

“夫人睡的。”

“哈?这也是夫人的?你买不起新的么?”

 

 

“小周……好饿啊。”

 

晚上,叶修热极了,趴在周泽楷身上扭动身子,整日没接吻,馋得慌,伸舌就要舔他,周泽楷抿著唇别开了脸,叶修伸手往下摸,他知道这小孩的东西已经硬了,喀著他股间,才一碰到,就被周泽楷从身上推下来。

叶修呆愣当场。

“双修也跟夫人做吗?!这不是只能跟我做吗?!”这孩子不讲理!

“不是……跟夫人是敦伦。”周泽楷淡淡道。

“跟我不是啊,我可不是母……”

“作法都一样。”他叹气。

叶修瞪著他,两人无话。

 

“……不修不修,睡觉!”叶修看周泽楷要说话,抢答道:“我知道!夫人才能一起睡。”他化成白猫,头也不回的离开内间。

 

周泽楷一个人坐了好一阵子才起身下床寻他,最后在书柜的格子缝隙里看到猫儿背对著把自己塞在里面,他抱起他,只见猫儿逮著他的手狠狠咬了几口。

说狠也只是动作而已,实际上没用什么力气,只留了浅浅的印子。

周泽楷把他带回床上,盖了被子要一起睡,猫咪死活不肯跟他一起窝在棉被里,爬了出来,直接压在他胸口上,屁股背对著他,尾巴乱扫,甩恩人一脸。

 

周泽楷虽有歉意,却还是没说话。

 

 

20

 

猫的主人最近时常整日不在,早出晚归。

周家公子长年的亲手伺候变成了令仆役准备的吃食,食物次了不只一级。

 

叶修躺在走廊晒太阳发呆,想说那娃子不在也好,省得整天板张脸对著他,看不懂什么意思。路过的下人来来往往,讨论府里的大小事,说外面那个如何如何的,叶修没听清楚。

“叶子,要不要吃点心?”老夫人的其中一个小婢子小梅来找他,蹲下身笑眯眯的搔搔他的下巴,她知道叶子的头不能乱摸,乱摸他要生气的。

“喵?”

“你看,好肥的蝉啊,爬得低被我抓到的。”

又来!这疯女人,老拿昆虫逗他!哪家兽仙成仙了还吃虫子!而且哪个姑娘没事会去抓虫的!

“喵哦!”他不耐烦地冲他低呜,小梅还硬要把那肥蝉往他鼻子送,最后得到不客气的猫拳一记,还傻笑著离开了。

 

 

21

 

周家里外突然忙活起来,下人洒扫置办新物品,甚至小院子西边的角落也要加建房舍,砖瓦泥土运到府内动工,一下子小花园人声纷杂。叶修白天爱困觉,想想周泽楷屋子最远肯定最安静,去找个角落窝著好了。

 

书案上的盆栽不见了。

那是株普通的含羞草。周泽楷看书的时候,叶修喜欢躺在案上伸爪子一下一下慢慢逗那棵草,阖上,过一阵子再慢慢开启,再阖上,他可以玩一下午,同时对方总会摸摸他的肚子,他就枕著他的手腕午睡,这样的习惯也好几年了。

叶修看著空下来的角落发呆,没注意到屋子的主人进来了,周泽楷站在他后面,没注意到叶修的模样,说道:“听母亲说那草对怀孕的人不好,先移走了。”

 

叶修回过身。怀孕?

他想想这几天的事,“你的亲事谈成了?”

周泽楷犹豫一阵子,“……嗯。”

叶修笑著,“不错啊,真用心,人家还没过门,里里外外都打点妥当了。”

 

周泽楷淡淡一笑,眼角却丝毫不动。

 

 

22

 

叶修好几天睡在外头,树上,屋顶上,井边的大石头上,被清晨出来打水准备早饭的厨房大婶看到,还喊著叶子叶子你怎么睡在这种地方。

叶修被吵醒咕哝了几声,大婶把他抱回仆役们的居处,让他在通铺再睡会儿,叶修才想到这几天晚上,那个人类小孩都没出来找他。

 

23

 

叶修摸回周泽楷的房间,一早主人已经出去了,他跳上床气呼呼地在上面滚了好几下,我好几夜露宿你也不来找我,看我把灰尘都弄你床上!棉被上一下子沾了大片大片的猫毛。

既然都要娶妻了,那他的愿望总该换了吧,待会问问他到底要什么,帮他实现了就走了吧。

 

待著实在没意思啊。

 

这个小孩长大了竟然变成这样,太无情太让人失望了,这几年互相陪伴的友情呢?他陪这孩子长大的亲情呢?他不「嫁」,就不理他了?

忍不住抓几下枕头泄愤,爪子划破布面,叶修闻到味道才发现那是他自己的气味,那是周泽楷好几天前藏起来的他专用的枕头。

 

他用都是他的味儿的枕头睡觉。

叶修突然就不太生气了,他钻进棉被里,被子里都是他熟悉的周泽楷的气息,他最喜欢的那种。



长微博



TBC


尾巴PLAY是临时想到的

结果我真正想玩的还没写到(

下章完结啦


附上L子汁援的网路人喵恩爱影片嘤嘤嘤甜得打滚

评论(28)
热度(572)

© 桑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