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是走心路线(。)的周叶文,但因为角色们对老叶的箭头可能超过三个,所以注明all叶

*现代架空,人物私设很多,狗血,修罗场,有paoyo设定,不适者请绕道。

-------------


过了午夜周围街区下了点小雨,路面没全湿,巷子转进去只有那么一盏街灯。若不是酒吧不时有客人出入,音乐从门后飞出来,或几个三五好友干脆站外头的阴影里聊开了,那不起眼的地下入口还真不容易发现。

 

不在周末,店里也差不多坐满了,小舞台上的爵士live是酒吧的固定节目之一,今天的主唱是个白人女士,嗓子有点哑,声音低沉好听。她喜欢抹红色的唇膏,上台时手里不能没有酒杯。

 

来人给自己拉开座位。吧台里低头擦著酒杯,兼职的小姑娘正要出声招呼,才发现是熟人。

“嗨,叶总!”

“晚上好。”叶修笑著和她点点头,“路过,你老板今天在么。”

“他在!”女孩用眼神示意左前方,“老板还在跟德国来的朋友说话,我帮你和他说下?”

“没事没事,不急。”烟含嘴巴里,叶修边说边脱下夹克外套,“我听歌。”

 

女孩拿了瓶姜汁汽水,还有烟灰缸,都放叶修桌上,两人寒暄几句,中间叶修还接了一通电话,边说著边往舞台随意看了几眼。

“鼓手换人了?”叶修把手机收回口袋里,对小姑娘问道。

“对啊,之前那女生搬回老家了,结婚去。”

“唉唷,突然结婚啦。”叶修会记得,只是因为女性鼓手太少见。“真不错。她之后还打鼓吗?”

“她好像说要回去开间音乐教室吧。”

“嗯,这样也挺好的。”

“就是!”

小姑娘又招呼了两三人,回过头继续和叶修聊天。

 

“叶总,你什么时候让我去你公司实习?”

“呵呵,你是今年毕业么。”叶修把身子都转到舞台方向了,他半躺在椅背上,回过头说道。

“六月份!”

“到时候跟陈姐说吧,我把她名片给你,你跟她说是我要你找她的。”

“嗳?不是你说了算么。”

叶修笑了出来,“不行,这事她说了算,我说了不算。”

“哈,真好。”小姑娘笑著摇摇头,继续吧台工作,小声自言自语道:“大事男人做主,小事女人作主是吧,真羡慕陈姐。”

 

她瞧叶修注意力飘走了,也不继续这话题了,惦脚扶在柜台上,从后方尽可能靠近叶修耳朵,悄声说道:“欸叶总,你不觉得那个新鼓手长得很好看么。”

 

“喔?”叶修闻言偏头找角度,“被挡住了,看不太清楚呢。”

“叶总你站起来看嘛!”

 

 

“聊什么呢。”

“老板!”女孩从台面跳下,“叶总来了,在等你呢。”

“嗯。”

“文州。”叶修懒洋洋地对来人挥挥手。

“再等一下。”对方拍了拍叶修肩膀,进到吧台吩咐工作。

“没事,你忙。”

叶修视线放回舞台时正拿著汽水喝,原先遮档视线的人走开了,再寻常不过的吞咽动作,他自己都没注意到喉咙的反应速度慢了下来。

 

直到头顶上方传来温和却清晰的声音:“挺入神呢。”

 

彷佛什么人突然把他喊回来一样,叶修先眨眨眼,才抬起头回应,“忙完了?”

喻文州对著他笑,“嗯。”他望向叶修刚刚看的方向,“……如何,新的鼓手。”

 

“挺厉害的,和其他乐手搭配得很好。”叶修发自真心地回答道。

喻文州点点头,“bass手的朋友,直接找来的,以后一周有两天在这里。”

 

“看起来挺小啊。”叶修回答,嘴唇贴上冰凉的汽水罐,一饮而尽,直接站起身。

他们这个角落本来就暗,周围也没什么人,叶修半个身子轻轻靠到喻文州身上,喻文州也自然地把手放到他的腰上,像只是扶著一个喝醉的朋友。

 

防被吃所以外连

 

 “你不睡会儿再开车?”

 

“你这床太硬我睡不惯啊。”

 

才说还是我这里好呢。

喻文州夹著烟,目光让镜片遮挡了一大半。

 

“我开你的车送你回去?”

“才一小段路。”叶修回道。

 

“那送你到门口吧。”喻文州随便抓了件浴袍穿上,叶修跟著出了房门。

 

打烊后的酒吧像是整间店睡著了一样,静得像另一个空间。两人走动的声响彷佛放大了好几倍,排放其整的桌椅,擦去水痕的地板,架上的玻璃酒杯不再随音乐跳动,舞台没了演出者和聚光灯,独留在原地的乐器看起来也普通极了。

 

叶修弯腰要钻出门口时才想起,“嗯?你还不回家?”

“我把酒清点完再回去。”

“喔。”叶修喔完还没阖上就猝不及防又来一个呵欠,身体还猛地打了个哆索,“唉,那我先走了啊。”

喻文州不甚在意地朝他挥了挥手。

 

天微微亮,开车还得打大灯。

叶修住的小区大楼也在市区,周边环境方便,物管安保还算尽责。

是以才出电梯叶修就愣了一下。

 

一个陌生男人靠墙而坐,睡在他家门口,一身酒气。

 

“……这演哪出呢。”

 

他买的这套房子一层楼只有两户,隔壁屋主是为了投资才买的房,一直空著。

昨天叶修从B市老家回来,看到走廊上多了个鞋柜,才得知他有了新邻居。

找他的?不是,不像认识的人。

来找隔壁住户?

还是他就是隔壁的住户?

 

“喂,小哥,醒醒。”

 

不管是哪个,这个青年被锁在门外都是肯定的。

叶修摇了他几下,对方只是迷迷糊糊的嗯了几声,眼睛还是闭著,脸从外套里露出来,叶修的手缓缓停下动作。

 

这不是刚刚文州店里那个鼓手么。

 

-------------

 

大纲都写好了,以我的速度来说应该会更得比以往快(

其实这篇严格来说算是周翔叶主周叶,

因为LO主最初只是想看两个射手座大男孩争夺老叶打架互撕,没人写那我自己写好了,只不过整体会走狗血酸爽路线,希望我预警可能的雷点都写清楚了=3=


 (一下子被吞两次,评论我有看到的><) 


评论(25)
热度(554)

© 桑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