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血,雷点多,预警详见第一回

*孙翔初次上线,这回加上翔叶tag,之后的更新不会再加了

*私设!!!

 ------------

叶修蹲下来盯著他看,想想该不是错认,并非自己多会认脸,而是这人还真的很难让人糊里糊涂就忘了。

 

“这张脸还真不得了啊……”

说完过一会儿,叶修又点点头同意了自己刚刚说的话。

也不知这人在外头睡多久了,“会感冒的,还喝了那么多酒。”他叹气,“先到我家睡会吧。”

叶修也不知道自己干嘛对一个听不见他说话的人解释这么多。

 

背著比自己稍微高一些的人进门,后者全无意识,特别重。对方的温热的呼吸带著点酒味,烧在他的颈部,叶修把人弄到沙发上时已经出了一身大汗,他看著翻了个身继续熟睡的俊美青年,回自己房里把棉被搬出来盖他身上。

“还好你是被我这个正人君子捡到。”

叶修喃喃自语,回浴室又冲了次澡。

 

 

**

 

断片之前他记得他和很多朋友在说话。

不,不是说话。

他才搬来本地不久,昨晚收工后和一群半生不熟的新朋友去吃夜宵,然后新朋友又带了新朋友,人太多了,索性不说了。

要干就干吧,省事省心,喝醉了也省话。

 

然后就断片儿了。

 

周泽楷睁眼之后对著没见过的天花板发呆很久,喉咙干涩,头还很痛。胃不舒服的程度让他一醒来就知道自己究竟喝了多少才变成这样。

他很久不跟刚认识的人回家了,怕麻烦。

 

视线朝旁边移过去,有个人靠在他身上睡著了,应该说是坐在地上,只把头靠在沙发上,两人盖著同一条被子。

太近了点。

 

“…………”男人?

 

叶修没睡熟,感觉到旁边动静不小,立刻就醒了。回头一看,那个他捡到的青年正望著他,结果对方嘴唇张了张,最后还是没说话。

 

叶修眨眨眼,“那个……”

他挪了挪屁股和对方拉出点距离,抓来的被子边角都滑开了,“你昨晚睡我门口叫不醒,我怕你冷,就先把你搬我屋里了。”

叶修的脚丫子是暴露在外的,他还穿了双袜子,脚边开著电暖,“我棉被就这一条,所以跟你挤挤。”

 

周泽楷脸色微微红了起来,他不动声色地避开说话对象的视线,低头揉几下眼鼻后,才蹙著眉心不太自在地问道:“这里……

“是XX大厦么?”

 

“是啊,15楼B室。”叶修回答。

 

“……”周泽楷一下子都想起来了,昨晚他摇摇晃晃走出电梯,到了家门口才想起钥匙忘在表弟的租屋处了。

 

他用手掌胡乱搓著脸,包括微微冒出的胡渣:“……不好意思。”

 

叶修还没说出什么,他又说:“洗手间……”

 

“喔喔,那边那边。”

 

 

上过厕所又洗了把脸,叶修还想问需不需要拿条新的毛巾,青年鼓手就用自己的上衣全擦干了。

他回到客厅,一点也看不出方才的尴尬,直直地朝叶修伸出手,“周泽楷。”

 

“嘿,我是叶修。”叶修回握,他看他鼻子都搓红了,不过眼睛倒真是很好看,有神又深邃的那种。

 

“……住隔壁。”对方低声说道。

“哈哈,原来你就是我的新邻居,我半个月不在家,昨天才从B市回来。”

 

“嗯,昨晚忘了钥匙。”周泽楷说,其实有跟表弟约碰面拿钥匙的,是他自己忘了。

周泽楷慎重地看著叶修的眼睛,“谢谢。”

 

“谢什么,互相帮忙。”

 

不供暖的地方即使开了空调温度还是不够高,叶修在屋内依然穿著外套。

“你家人在家不?打个电话进去吧?还是我帮你找锁匠?”

“我一个人住。”周泽楷回答。

“喔,和我一样。”叶修滑著屏幕,“我帮你打给锁匠吧,集次数还送优惠,我找他上门好多次了……”叶修边搔头又打了个呵欠。

 

“有人帮我送来。”周泽楷碰上叶修正在操作的右手,叶修抬头看他,他礼貌的点点头表示谢意。

 

叶修觉得对这孩子印象不错,笑著说:“小周是吧,你先待我家等吧,不用客气哈。”

 

“嗯。”周泽楷也报以微笑。

 

“你从哪儿搬……”叶修才说了几个字,电铃突然狂响,大门震动,一个男人的声音在门外大喊,喊了啥听不清,只知道他很生气。

两人先是愣了一下,周泽楷立刻反应过来,皱起眉头,有点不好意思地对叶修说道:“来了。”

 

“靠!周泽楷,你到底接不接电话?!你叫我给你送钥匙来,结果你他妈进屋了也不说声!”

“我昨晚跟一个大胸玩得正爽,你一直打来坏我好事!”

 

“孙翔。”周泽楷站在门口,“小声。”

屋外那个比他高一点的大男孩还在生气,钥匙甩给他,“你怎么进屋的?”

“不……”

“怎么了,没事吧?”叶修从周泽楷身后探出头来问道,瞬间那个叫孙翔的男孩眼睛一亮。

 

“喂,他谁啊?”他问的周泽楷却直勾勾地盯著叶修,“你才刚搬来就交到……”

“抱歉。”周泽楷转过身对叶修说,“很吵。”

叶修呵呵笑:“没事啊。”

“是表弟。”

 

“喔喔。”老妈那儿的基因挺优秀啊,叶修心里想。

 

“喂,你是谁?叫啥?”孙翔对著叶修问,很有兴趣的样子。

 

“你敲错门。”周泽楷指旁边的门,“邻居。”

 

孙翔之前来过一次了,他一听就红了脸,“我才没记错!我先敲了隔壁没人才过来敲他这间的!”

周泽楷懒得理他,倒是叶修噗叱著又笑了,孙翔藉著怒气多打量了叶修几眼。

 

“小周,我们两户格局是反过来的吧,可以看看你那间么?”

“好。”周泽楷对他笑道。

 

“是反的?我也要看!”孙翔站在叶修家门口,伸长了脖子要往里看,周泽楷没怎么使力,还是一堆就把孙翔推了出去,“礼貌。”

“啧,什么态度。”孙翔瞪他,“我帮你送钥匙来!”

 

“真有精神。”叶修丝毫不带讽刺地说道。

 

 

三人一起进了周泽楷那户,整间都铺了木地板,他个儿高的表弟一屁股就坐下开了电视机,“有没有吃的?”

周泽楷拿室内拖鞋给叶修,“我弄早餐,一起吃?”

 

这是在答谢呢。“好啊。”叶修回道,虽然中午了。

 

客厅一角摆了好几件乐器,吉他、电子鼓、小提琴,合成器,还有一些叫不出名字的小东西,录音器材,叶修多看了两眼,孙翔目光一直追著他,“他这几台破玩意儿死不让搬家公司碰,自己搭好几次高铁搬的,傻逼一个。”

叶修转向他,孙翔有些得意,“碰坏了买新的不就好了,也不是多贵的东西。”

对方没回他,嚷著娃啊格局真的是反的呢,东瞧西瞧去了,孙翔见此,悻悻地装没事看他的电视。

 

吃东西的时候三人聊了一下,周泽楷不爱说话,孙翔就一直替他说,说周泽楷镶金边的Q大研究所都快念毕业了却休学跑来本市的M大旁听。

“为什么?”叶修真心好奇,他知道M大音乐学院是有名,但权衡之下也不到要休学旁听的地步。

“上私人课程,拜师。”周泽楷说道,“欧洲gipsy音乐大师,来M大客座。”

 

“喔喔,真不错啊,那我有空也去旁听吧。”

孙翔不屑地笑,“你比我们大吧,哪个大学毕业的?”

“这跟我去旁听有什么关系?”

“怕你听不懂吧。”孙翔回道,鼻子翘得老高,“M大什么水准你知道。”

 

周泽楷轻轻地用鼻子叹气,朝著叶修轻声道,“别理他。”

 

又聊了几句,叶修觉得实在太累了,一天一夜折腾还没睡个好觉,“老人家体力不好,我回去睡了。”

周泽楷点点头,送他到门口。

 

“叶修。”周泽楷看著他,“回头见。”

 

“回见啊。”

 

原本说要在周泽楷家睡饱再走的孙翔突然也跳起来往门边去,“我也先回去了,我妈喊我回家吃饭。”

“……?”

 

 

孙翔看周泽楷这边关上了门,马上凑过去对正在开门的叶修道:“喂,你叫……啥啊?嗳算了,”孙翔身体挡著叶修的门,“我也玩过不少了,你是只被操屁股那个吧?”

 

他还懂得聊这种话题要压低声音呢。叶修停下他开门的动作,心里只觉得一会儿没抽烟了有点烦,“是又如何?”

 

孙翔精神一振,“跟我干吧,我只当上面那个,你是我喜欢的型,够骚。”

 

“……”叶修面对著他,也不太客气地像刚才孙翔打量他一样地看著他。

 

“……老实说,光看外型,我也不是不行。”

“嗯?”

“可我对脑子不好的人实在没兴趣,没办法,不会硬。”

 

孙翔脑羞,“靠!”他脸色胀红,“谁脑子不好了!”

“……”

“妈的,告诉你!我就是M大的,还是研究生!我他妈刚才不说只是不抢我表哥锋头!我脑子可好著呢!”他怒指A室的门。

 

“……你是M大学生?”见叶修神色复杂,孙翔十分满意。

 

“而且我告诉你,我有GAY达!”

“……哈?”叶修无力,觉得自己跟不上时代,“GAY达又是啥玩意儿……”

 

“就是知道谁是GAY的雷达,我一看就知道那个人是不是GAY,厉害吧!而且我不是GAY,我只是会操男人屁眼而已。”

 

“原来那词是这意思,”叶修挠挠头发,“好啦,小弟弟,你妈不是喊你回家吃饭么,我要进去了。”

“……你!”孙翔看叶修还是不理他,更生气了,“你这态度什么意思?你和我表哥就挺能说话的,你是喜欢他那一型的?啧,他有什么好,你们一个个眼光都那么差。”

“唉……你要不要让我进屋......”

“我表哥不是GAY,你别想了,他还不像我会操男生,你屁///眼洗再干净要给他干他也只会嫌恶心。”

 

叶修真的烦了,“干我啥事,你到底走不走,别挡著我的门啊。”

 

“……靠!”孙翔脸又红了,“告诉你,你他妈才不是我喜欢的型,我只是哄哄你想骗你上///床而已!”

“那真是劳驾啊。”叶修面无表情的说道。

 

“妈的!长那么丑还跟我废话一大堆!不干不干,了不起!”孙翔说完气得冲去按电梯。

叶修慢悠悠地开门进屋,自言自语道:“所以我才不喜欢小年轻啊。”


--------

设定周&翔是真表兄弟(

背景的关系所以他现在比较烦一点,应该不会有人说我是翔黑吧(((

虽然某篇的他还在不老歌门口(喂 


评论(35)
热度(359)

© 桑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