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架空,很雷,预警请见第一回

--------

通宵一夜的脑袋运作起来都是比较迟缓的,但不像吃电池的玩具那样,渐渐变得缓慢乃至于一动不动。较像电脑程序出错或短路卡机,各种功能视窗乱七八糟乱跳,然后再突然断电休眠。

所以叶修躺回自己床上时还睡不太著,他的嗅觉变得特别灵敏,自己的被子还残留有隔壁邻居沾回来的味道,可复杂了,毕竟从酒吧离开后又续了好几摊吧,烟味、酒味,撸串味。

但叶修还是抓到了除了那些东西之外,最单纯的男人的体味。

稍早背著那年轻人进家门,对方的重量、温度同气味,清晰得彷佛都还压在自己身体上。

刚道过再见的年轻人刷起弦来了,叶修想著,看来这套房子隔音也没有想像中好。

 

他的大脑不知怎地自动播放起前一夜的画面。那个年轻人坐在鼓架子后头,不在舞台照明范围内,当他随著敲击摆动身体时,从主唱身旁溜过去的一点光线在他脸上、手上,头发上碎片一般跳动,鼓棒在他骨节分明的手里玩出了花儿。

他的脚一下一下踩著大鼓,碰,碰,碰,碰……那节奏还在叶修脑袋里震动,和胸口跳动的速率不知道怎么地恍恍惚惚就合在一起了,叶修睡著前还在思索,棉被还能不能盖,要送洗还是买新的。

 

**

 

对叶修说了“回见”并不是客套,周泽楷觉得他的邻居是个很好相处的人,虽然他也不会想没事去打扰人家,既使现在一个人住外头。但有个人可以一起凑单叫外卖也挺不错。

他是半夜一点又醒了过来的,喝酒的坏处就是这样,只是打乱了一个晚上的睡眠,但至少会影响两天的作息,白天送走两人之后他弹吉他玩到忘了吃晚餐,在地板上躺著滑手机就睡著了。

想吃鸭脖,但这时间不外送,就算这时间外送,他也不知道他的邻居是不是还醒著,想不想吃东西。

 

十五楼的电梯门一打开,里外的两人都没料到门的另一边会有人,所以贴得很近,“唔!”

叶修眨眨眼,他正拿著鸭翅在啃,傻了一样半张著嘴巴,嘴角还沾著酱汁,两秒才说:“……小周,要出去啊?”

周泽楷忍不住笑了出来,他笑的时候习惯不发出声音。

“笑啥?”叶修莫名奇妙,看他也和自己一样穿著拖鞋,“买夜宵?我才买了好多,你要不要吃鸭脖?”

“嗯。”周泽楷点点头,他看叶修拿著塑料袋想直接分他一点,便开口问他要不要进他屋子吃,叶修说了好。

才隔几小时而已,周泽楷又拿了同样的室内拖给叶修穿。

他想了想,“这双你穿。”以后都给你穿的意思。

叶修喔了一声,他听懂了他的意思,“那我以后自己来就好,你不用麻烦。”

“嗯。”

“对了小周,你手机号给我吧,以后叫外卖带上你。”

周泽楷又:“嗯。”

叶修看他眼睛在笑,自己也莫名愉快起来。

 

周泽楷炒了葱花蛋,冰箱里只剩朋友搬进去的气泡酒,没想到叶修说不喝,他也没问为什么,两人吃东西聊天,叶修问他白天是不是都在弹吉他,他不记得是自己真听到的,还是作梦了。

 

周泽楷擦了手就把他的吉他放到腿上,和弦一出来叶修就知道不是幻听了,周泽楷低头专心在吉他上,叶修不知道他弹的什么曲子,挑了个可能性,问:“你写的么。”

对方点点头,叶修也不说话,只是听。

 

半夜外头马路上一点声音都没有,怕吵到上下住户,周泽楷拨得轻柔。

叶修发现只有吉他手在你面前弹奏的时候,厚厚的手茧磨擦过钢弦的音色和回声才足够真实好听。

 

周泽楷没问叶修的感想,叶修也没有发表意见,只问那你也写词么。周泽楷摇摇头:“……不会啊。”

“有给曲子取名字么。”

“……嗯,二七之二。”他笑了,有点不好意思。

“哈哈,第二十七首的第二版的意思么。”

“是。”

 

两人又聊了一下子,叶修说要上班,再回去睡一下。周泽楷说了自己也是,要去趟M大。

叶修开自己家门的时候打了个喷嚏,周泽楷听见了,探出头朝叶修说了句晚安,被子要盖好。叶修喔了一声。

 

 **

小区走出来的公交车站旁边有一个卖现捏饭团的小摊,口味还行,早上生意不错,得排队,周泽楷吉他背在身上,特别占空间,惹得后面大妈不高兴,趁他低头戴耳机忘了前进时插了队,其馀路人也乘机跟进。

才几秒的时间而已,周泽楷看著前方队伍多出了四个人,有点无奈,往旁边一转头,就这么巧,遇到拎著一袋豆浆油条的叶修,他刚买完报纸,估计是目睹了全程,笑得挺诡异,“我顺路送你吧,路上买别家早餐。”

 

TBC


我果然只会写这种生活流水啰唆文哈哈哈


评论(16)
热度(313)

© 桑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