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架空,很雷,预警请见第一回......能接受再追

该睡了短更一下

 -----------

车窗半开,叶修手上的烟还没抽完,短发和衬衫领口在高速行驶时给风吹得乱七八糟,他一手扶著方向盘,“小周想吃什么,饭团么。”

“你方便,都行。”

“M大外头有一家肉包还不错,要不就吃那家。”

“好。”

“我给公司的人也买一些,他们喜欢。”叶修说道。

车速到了交管路段慢了下来,走走停停,喇叭声此起彼落,叶修问周泽楷要不要听广播,周泽楷没有意见,叶修说:“不然用你手机放来听好啦。”

“好啊。”

周泽楷看叶修一直都挺从容,又掏出烟盒时还问了他要不要也来一根,他不喜欢没吃过东西就抽烟的口苦感,所以回绝,同时问叶修:“不赶时间?”

对方说道:“我不用打卡。”

“喔。”

若只是针对他的问句,叶修这样说就已经是完整回答了。

一般人照理来说会继续问下去才是,未必出于挖掘隐私的目的,或许只是纯粹闲聊找话题,但周泽楷也没有那种想法,和刚认识两天的邻居可以在车子里一起听他的播放清单而不用说话,他觉得挺好的。

 

“对了小周,你要旁听的那堂课是今天么,好像听你说过。”

“嗯,下午。”

“喔……”叶修思索道,“说不定真有机会去听听呢。”

周泽楷有些意外叶修的行动力,还想多问的时候叶修说道:“到时候给你打电话。”

叶修坐在车里和他道别,周澤楷道谢后看著叶修的车开走了,他想起刚刚看到叶修的领口扣子扣歪了,回过身就拿出手机给他发了讯息。

 

 


苏沐橙坐在副驾驶座帮叶修写讯息给陈果。

“还好你还没到公司,我早上一直打不到车……脚还没好,走路会疼。”

“不是叫你多休息几天。”

 

“不行,我上司太啰唆……刚刚和她说今天会迟到一下子,被念得可……咦?”

苏沐橙滑著他的手机,不小心点开了一则未读讯息。

“叶修,Zhou是谁啊,周?”

“啊?”

苏沐橙笑得有点暧昧,把手机送到叶修面前。“你看。”

 

和那人的对话只有对方的一句:“衬衫没扣好。”

 

“……不是。”叶修难得一下子不知道该回什么。

他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真没扣好。”

 

“新男友?”

“不是,是新邻居。刚刚顺路载他去M大……”

“你不是不喜欢年纪小的么。”

车到了苏沐橙的工作地点,她急忙开门下车。

“只是邻居。”

“我先走了,晚点问你啊。”

“等等,后座的包子你拿去吃。”叶修赶紧抓了两个递过去。

“唉?”

“M大那家。”

“哇!那家好吃!”苏沐橙笑得像个孩子,拿了一颗直接往嘴里塞,“哈,五去上安啦。”

“晚上来接你?”

“无用,阿班不知道阿到几眼呢。”

“擦擦嘴巴啊。”

“摁。”

 

**

 

孙翔的脸非常臭,臭得想和他拼桌用餐的路人都不太敢开口,周泽楷端了自己那份过来,一点也没被对面的人影响心情,兀自吃起午餐。

“妈的,我真的很不爽。”

“?”本来就是表弟找他一道吃中饭的,他就坐著听他想说什么。

 

“我不是延后入学一个学期么,我刚刚去找院长,他竟然给我脸色看,我跟他说要找指导教授,他竟然说都分好了,妈的,那我呢?存心刁难!我操!

“啰哩巴唆说了一堆,我还是不懂他到底想要我做啥,刚刚我让我爸去和校长说,校长也还没给个答覆!”

孙翔的事情周泽楷有听他母亲说过一点,其实一点也不复杂,去年孙翔考到了M大生物科技学院某组的榜首,这确实是实力过硬,优秀超群,但该组是M大的热门选项之一,考试规则说得很清楚,不得延后入学,否则视同放弃。

 

可是孙翔他老爸就是觉得自己独子太棒了,榜首,家族之光。兴高采烈地带著全家环游世界去,环游世界花了三个月,这时候回来差不多也开学了。

但是孙翔玩疯了,在迪拜交了一大群朋友,和他的身家背景都差不多,合得来,赖著不想走了,结果孙爸爸拍拍胸脯说:“延后入学这事儿爸帮你搞定。”

有关系就是没关系,孙爸和M大冯校长是多年好友,冯校长二话不说答应下来,让人编了个理由和学院院长说了,行政那边孙翔的学籍也保留了,可是不知道哪里有看不下去的人去给院长爆了黑料,这下不好了,学者有学者脾气,不是跟你有交情就一切没问题的,所以孙翔在新学期去找院长的方才,才这样碰了一鼻子灰。

 

“哼,M大校长,这点小事都搞不定。”

周泽楷不予置评,他知道他表弟很多麻烦都是自己惹出来的。

 

孙翔说完心情比较好了,抓了周泽楷盘里的鸡腿吃。

“我想吃麦当劳。”他边啃说边说。

“……自己去。”

“在哪啊?我懒得开车了,叫外送好了。”

“校门左边,不远。”

“喔,不远么。”孙翔滑著手机,“可是我还是不想走路。”

“……”

“喂,你在本地买车没?”

周泽楷摇摇头。

“我靠,你今天挤公交来的?不累么?干啥不买车?”

买不买车自有考虑,周泽楷懒得说,倒是想起早上的画面,“邻……”他想起孙翔见过叶修,“叶修顺路送我来的。”

“叶修……?”孙翔正觉得名字耳熟就想起来了,脸突然红了起来,咬牙切齿道:“妈的……你别被他骗了,他个性超讨人厌,昨天早上我……”

周泽楷微微皱起眉头,他表弟要怎么批评别人都行,但他觉得孙翔没理由说到他的邻居去。

“怎么?”

孙翔想到那一段对话自己也心虚,不知道怎么讲下去,脸色一阵红一阵黑,“你不懂啦!”

“……他人很好。”

“可恶!”孙翔气无处发,他从来不避讳让亲戚知道自己爱玩,玩得起代表他条件好,有人贴,有魅力。但他却不敢让人知道他也碰男人,他打心里嫌恶同性恋,他对同性的欲口望单纯出于发泄,把一个同是带把的大男人压在自己身下操,是对对方的双倍羞辱,你看,你被我嫌恶心,还能被我操到高口潮口射口精,不是下贱是什么?

这种优越感让孙翔太爽了。所以他怕被别人误会成自己喜欢同性,那不就跟那些同性恋一样贱了吗。

他也承认自己就是个恐同的。

“可恶,反正我就是讨厌那家伙!!”

妈的,同性恋都一个样,看到他的脸和身材就流口水张开腿了,那个姓叶的有什么了不起,装什么清高。

 

-------------

连更四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呜呜呜呜,因为五月之后我可能会至少半年完全没时间写文了,我想把坑在五月前填完T^T

 

(那个有必要说一下,我觉得性方面每个人本来就会有不一样的G点,但这并不代表有这种性嗜好就是不好的人,而且人不够成熟时有点偏见也还算合理,我并没有要丑化谁的意思,故事也就刚开始,谁说我是翔黑我撕谁(。)(没有啦顶多视而不见TT)(你说我有可能是翔黑吗!?)

评论(21)
热度(316)

© 桑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