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架空,很雷,预警请见第一回,能接受再追

突然诈了个尸!!好久不见!

------------------

 

“叶老师,金老最得意的学生就是你,你帮个小忙,给我朋友儿子说说项,年轻人不懂事,唉他还是榜首考进来的,你瞧,多优秀,叶老师,你也不希望本校痛失人才是吧。”

冯校长穿的黑皮鞋,从办公室走出来时他扶著叶修的肩膀轮流把两脚伸进擦鞋机里刷了几圈,教学楼这时间大部分的人还在午休,两人边走著,说话声音不大。

“他那硬脾气,哪那么容易。”

“所以这事儿才要交给你办啊,其他人说不动金老,我和那孩子的老爸几十年交情,人情不好交代。”

“你跟他爸交代了,怎么跟其他学生交代,这种走关系的事情给爆出来多难处理。”

“唉呀,这话不对啊,哪那么严重了,人家小孩子也是用实力考进来的,家里有事,迫不得已延后入学嘛。”

“可我怎么听研究助理说他是环游世界去了呢,还在社群软件发了不少照片,叫做I什么……嗳我忘了。”

“……”

“呵,富二代,这仇恨拉得,不好办啊……”叶修摇摇头。

 

“叶老师,我先让那孩子和你碰个面吧,可乖了,我看著他长大的。”

 

“对了,老冯,我实验室正在搞的项目,参数有新发现,应该赶不上今年美国的学会了。”

“……叶老师你……”冯校长一时语塞。

“最多晚两个月登上期刊,没问题吧,不是什么大事。”叶修说道,“丝毫不影响M大在我圈地位。”

 

“……唉这种事还是您作主吧我的祖宗,我还能说啥啊……”

 

 

孙翔还在不高兴,听到被当自己人的周泽楷对他讨厌的人持有正面态度,他更无法接受了,可他不擅长用太拗口的方式骂人,骂得断断续续,表兄弟两人在走廊走著,孙翔没能多想到几句更准确的(而且不能让周泽楷觉得奇怪)批评叶修的句子,又不能让周泽楷发现他有gay达,对,我不是gay,怎么会有gay达是吧,不合理,他想著。

所以他只是又重复对表哥说了两次那姓叶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周泽楷一直懒得听他说话,心不在焉,却突然停下脚步,孙翔便顺著他诧异的视线看过去。

 

“唉?你怎么在哪儿说话都那么大声啊?”眼前的人就是他们话题的主角,叶修,站在冯校长身边,一脸奇异道。

孙翔完全不知道自己立刻闭上嘴巴是为了掩饰什么,虽然表情心虚到完全没有掩饰作用。

然后他看到那个讨厌鬼眯起眼睛对他旁边一直没说话的表哥笑了笑,“小周,昨天忘了说,我……”

“你、你怎么在这里?”孙翔大喊道。

 

“原来你们仨认识啊?”冯校长说道。

“谁跟他认识!”孙翔急忙回应,没料到晚辈反应这么激烈,校长愣了一下。

 

“嗯?冯校长也认识他们?”

“这位就是我们一直在说的那学生啊,我朋友的儿子!原来叶老师你不知道?你们不是认识么?”

“……我们……”叶修正想著如何解释,突然一顿,“你说的学生就是他?”

 

“是啊,孙翔,生物细胞发展研究所A组的榜首,叶老师你不记学生名字的?”

“我C组负责人,怎么会去记A组的事。”叶修回道,“而且他不是延后入学么。”

 

“没事没事,小翔、泽楷,冯伯伯给你们正式介绍一下,这位是叶修叶教授。”冯宪君十分热络慈蔼地对两个年轻人说道,“只比你们大五六岁,是我们M大史上最年轻的教授。”

“你、你、你?”

“嗳,小翔,快跟你叶老师好好打声招呼,金院长的事都要靠叶老师给你帮忙了,叶老师可厉害了,整个学院金院长只服他一个。”

“……冯校长哪的话。”

“哈?!”孙翔眼睛瞪得老大,“你是……你是……”

“榜首么,真是……”叶修挠挠头发,心里嘀咕道太意外了,这个熊孩,“不过A组不归我管,算了算了……”

“叶老师,哪有这样算了,不归你管你还是得帮我这个忙,说好了,你就当照顾同样年轻有为的学弟,说不定他会成为下一个你啊。”

“……嗳我不是那意思,只是很意外。”叶修点点头,没什么表情地说,“孙翔是吧,孙同学,待会你到我办公室,跟我说说你的情况,我再考虑怎么去跟金老说。”

“我才不要!”

“……小翔,你今天是怎么了。”

孙翔虽然性格冲动,但从小在富裕环境下长大的,家人对礼数还是挺要求,冯校长第一次遇到孙翔这么不给他这个长辈面子,脸上笑容僵著,还要说话时,一直沈默的周泽楷先开口了。

“知道,感谢冯伯伯帮忙。”孙翔转头瞪著他,周泽楷视而不见,又说:“叶……老师,请多指教。”

“你表弟……”叶修轻轻摇头,想他这个表哥当得也是不容易,“没事。”

 

“我还有话要和叶老师说,你们俩去忙吧,替冯伯伯向你们父母问声好。”

“好的。”周泽楷点头回应,孙翔转身就走,周泽楷停顿片刻,“他皮夹给偷了,心情不好。”

“原来如此啊,冯伯伯待会让人去处理。”冯校长眉头松了下来。

“已处理了,感谢冯伯伯。先去上课了。”

 

叶修看著背著吉他离去的背影,低声说道:“兄弟俩真不像。”

“都是二十来岁的小朋友,小翔不坏,是他表哥……周泽楷较早熟。”

“嗯?”

“他前几年经历不少事。”

“喔?”

“对了叶老师,你还没说你怎么和他们认识的……”

 

*

 

傍晚叶修回到家,出了电梯给自己找钥匙时,听见了隔壁传来的吉他声,这才又想起白天稍早冯校长说的话,周泽楷从小就有音乐天赋,同时书也读得好,一直在课馀时间写曲子创作,前几年帮女朋友写的曲子大受欢迎,她居然自称是自己的作品,然后签约了,跟了某个知名制作人跑了,现在是某个唱作俱佳的一线歌手。

叶修听苏沐橙说过这个名字,有阵子她天天replay她的歌,也抱怨过为什么第二三四张专辑的水平下降下么多,原来内幕是这么回事。

听说周泽楷并不在意的,对方居然要他继续代笔往后的创作,周家父母一怒才去打的官司,本要闹大,最后没闹大,因为周泽楷不想红,最后周家拿到一笔钜额和解金,条件是该女星冒名作曲者的事情,从此封口,没这回事了。

 

唉,自己的心血啊,年纪轻轻,就受到这种打击,对了叶修你可别说出去。冯校长当时是这么说的。

叶修倒不这么认为。

他学过好几年钢琴,对音乐不是不懂,老实说昨晚周泽楷随意刷的几首曲子,虽然风格不一样,但比起该女星的专辑收录的歌,成熟太多了。

看他表弟那样子,周家环境八成也是不错的,难道没有背景可以处理这种事?那就是不想处理吧。

这对那孩子肯定不至于是低潮。

掏钥匙只是几秒的时间,叶修开了门正要进屋时隔壁音乐停了,周泽楷拎著垃圾袋走了出来,凑巧遇见叶修,他睁大眼睛,对他露出一个微笑。

叶修心想,这分明是没烦恼的人才有的笑容啊。

 

“叶修。”

“嗨小周。”

同是邻居、又同校(虽然他是旁听)这样的共通点,周泽楷一下子觉得叶修挺亲近的,走上前说道:“吃过了么。”

“下午回公司去,吃饱了。”

“公司?”

“没跟你说,我公司有M大的股,虽然负责人是我。说明白点就是产学合作吧,我同时在M大上课。”

“原来如此。”周泽楷点点头,“常常去M大么。”

“一周两三次吧。”

“嗯。”

 

一旁电梯门突然打开,孙翔气冲冲的从里面走出来,冷不防看到叶修,脸瞬间胀红,“你不是要我到你办公室找你么!?你没来啊!”

 

“啊。”叶修吃了一惊,“抱歉,忘记了。”

“你!”孙翔指著他,半天说不出话,“可恶!”他看向周泽楷,“我就说吧!存心刁难我。”

叶修无奈,“下午事情多,老冯抓著我说个没完,真忘了。”

“哼!让你说!”

“……孙翔同学,这是对教授的态度么。”

 

“你和我不同组!”

“……唉。”叶修摇摇头,看著周泽楷,“这脾气,怎么带去见院长。”

“你分明不想!”

“我可没这样说。”叶修回道。

 

“妈的,你以为我爱念,我还不屑,这么次的研究所,大不了爷爷我不念了!”

“喔,这么次的研究所,你一个榜首还念不了毕业。”

周泽楷噗叱一笑。

孙翔怒目圆睁,这家伙也站在姓叶的这边?!

“妈的,一块去找院长就一块去!这种小屁事难得倒我么!?”

“很棒。”周泽楷波澜不惊地说。

“住口!”

 

TBC


评论(17)
热度(261)

© 桑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