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第一次听到叶修说喜欢了,但此刻他好像才真正碰触到他的真心。

几阵抽噎,长期以来的不安全感,随著简短的两句话,不上不下的心总算有了安放的地方。

 

他又何尝不是一直都一厢情愿呢,单方面地喜欢上他,一步步紧逼著叶修接受他,当对方真的无可奈何地投降了,接受了,他却只在乎叶修还没有给出他的全部。

他眼里只看著尚未得到的部分,却不知道叶修为了他付出了多少。

 

他爱上叶修原来的样子,却又想把叶修改变成他想要的样子。

真是傻得可以。

 

叶修用手给他擦眼泪,孙翔眼睛已经肿起来了,他哭著笑了笑,凑上去把水蘸在叶修脸上,两人一时无话,他鼻水流了出来,叶修看车上没有面纸,用自己袖子去抹,抹了几把,水龙头还是止不住,孙翔冷静了不少,突然又想到了什么,豆大的泪珠啪地又掉了下来,“……我不会和你分开。”他说,“绝不……”

 

叶修捏住他的鼻子,那儿的皮肤都发红了,“……别哭了,没东西给你擦了。”

孙翔点头又摇头,仅剩的嘴巴说道:“忍不住。”

他又用力吸了两口气,此时叶修盖著他的眼睛,吻了上去。

孙翔回应著他,力道大得像要把叶修折断一样,他尝到了自己眼泪的味道。

他想看看叶修,才发现叶修眼眶也红了,“你在哭么……”

 

叶修看起来似乎很疲惫,“没事。”

“对不起……”孙翔呜噎的声音像小兽受了委屈,“对不起……再也不会了……”

“看你这样,心里难受……”叶修轻声说道,带著点鼻音。

孙翔觉得自己肯定是觉得太幸福了,眼泪才停不下来,“对不起,不会让你难受了。”

 

叶修抱著他,“没事,我疼你。”

“我不是小孩子……”孙翔低声说道。

“你也不需要急著长大。”叶修摸著他的头发,“我疼你就好。”


不老歌


完事已经大半夜了,两人一块洗了澡,浴缸塞两个大男人有些勉强,只能缩著身子,孙翔嚷著饿,啃著叶修的手,被他笑这不是楼下的夜宵鸭爪,他捉住叶修的脚踝,对趾头又舔又亲,舔得叶修都不说话了,只有低浅的呼吸声,孙翔抬起又红了的眼睛说道,“你回来了。”

叶修揉揉他的头,“嗯。”

他嘿嘿一笑,“我去煮泡面……”说著爬出了浴缸,叶修拉拉他的手,“头发吹乾啊。”

孙翔皱著眉头,好像多委屈似的,叶修叹了口气,“我帮你吹。”

 

孙翔半歪在叶修身上,吹风机的噪音大,他说了两句,叶修没听清,关掉了机器,“嗯?”

“你给你弟弟吹过头发吗?”

“没有。”叶修扬起了嘴角。

“那我是第一个吗?”孙翔问道,眼睛彷佛会发光。

“不是……”怀里的孙翔震了一下,叶修继续说,“我给沐橙吹过头发。”

“喔。”孙翔嘟起嘴巴,“她到底跟你什么关系。”

“她是我的家人。”叶修说道,“她十几岁没了哥哥,我们互相照顾。”

孙翔愣了一会,身体渐渐放松下来,叶修摸著他的短发,突然他说,“当你的家人真好。”

这么久以来一直和叶修在一起。

叶修没回应,在他脸上捏了一把,孙翔叫出声。吹风机又打开,孙翔心想叶修听不见,自言自语道:“我也想作你的家人。”

 

 

 

叶修回到兴欣公会效力已经两个月了,公会战力大增,关榕飞乐得开出一大排材料清单,赛季进入后半段,兴欣确定进入八强,各角色装备也稳定提升。训练营收的两个孩子给叶修贴身指导一阵子,水平增进不少,他说下个赛季应该可以出来磨练磨练了。

方锐把气功师玩出了花。苏沐橙不止操作进步,战术方面更加灵活。唐柔的发挥变得稳定,收放自如。乔一帆今年初进了全明星。

 

陈果才觉得叶修一直都会在这里,清明前夕,叶修突然说了连假过后,要搬走了。

其他人回家放假去了,剩老班底三人留守兴欣。

“搬去哪里?”陈果张大嘴巴,“上林苑不是住得好好的么。”

叶修摸著脸,苏沐橙捂著嘴,替他回答。“跟他对象呢。”

陈果更惊讶了,“你有对象了?!谁啊?”

叶修罕见地语带含糊,最后留下一句:“明天介绍给你认识。”

 

 

难得在假日穿得如此得体。孙翔想著,他把车停在兴欣对面,等人。

前天和叶修讲电话时,他要叶修连假来找他,但对方说要扫墓,晚一天过去,孙翔听了也想跟,叶修倒是没有拒绝,问过苏沐橙之后才回覆他:“来吧。”

 

天气阴阴的,三个穿著黑衣的人走出了网吧,孙翔拉下车窗朝他们挥手。

陈果呆呆地和苏沐橙一块进了后座,苏沐橙打了声招呼,“好久不见。”

孙翔对两个姑娘嗳了一声,他也不太会和女孩子家说话,打了档车子就走了,叶修给他指路,“南山公墓,不远。”

“嗯,我昨晚上查过地图了。”孙翔说。

“小孙怎么会来这儿啊?”陈果尚有些不明所以,客套地问。

“老板娘,跟你介绍一下,”叶修回头对著她,“他就是我对象呢。”

“咦咦咦?!”

 

 

三人爬著上坡,陈果喘得不行还是硬要说话,“怪不得、我就说为什么他上次会突然跑来这里!”

叶修走在他后面,“你要不要休息一下?”

“没事!快到了。”

“孙翔怎么不一起过来?”苏沐橙问,“其实没关系的。”

“刚刚你们先下车没听见,他说他怕鬼,不敢上来。”叶修笑了。

“哈哈,那么大个人还怕鬼。”

“以前听他说过,好像体质比较弱吧,来公墓容易不舒服,我就让他在下面等我们。”

陈果在一条岔路和他们分开。

 

叶修接了个家里打来的电话,说了几分钟,结束通话时说道:“有了手机就是这点不方便,要是不接还不知道会被怎么念呢。”

苏沐橙整理著周边的环境,将鲜花插到瓶里,“怎么啦?”

“说连假要给我安排个相亲。”叶修拿出口袋里的烟点上,“我再想想该用什么理由躲掉。”

“嗳。”苏沐橙眨眨眼,“不好办啊。”

“嗯。”

 

两人一站一蹲在墓碑前,盯著早已离去多年的家人,安静了一阵子,女孩突然说道,“和哥哥在孤儿院那几年,我们老是被欺负,虽然得以温饱,但我一直觉得那不能叫做家。”

叶修熄灭了烟,站了起来。

“我们离开那儿不久,就遇见了你,之后那几年虽然很辛苦……但这是第一次我懂得家是什么。

“是我愿意天天回去的地方。”她说,笑得很温柔,“既使夏天没空调,屋顶还会漏水,马桶坏了没钱修……你和哥哥半夜打游戏,我睡不著,但后来不听见这声音,我还很难睡呢。”

叶修摸摸她的头。

“你之后回哪儿去,都是我的家人。”她说。

 

午后突如其来一场暴雨,两人匆忙收拾东西,找了一处亭子躲雨,“怎么就忘了拿伞了呢。”

“没事,应该很快就停了。”叶修说。

“我打个电话给果果,希望她没淋到雨。”

衣服有点儿湿,这个亭子在高处,风吹得有点冷,叶修不动声色地站到受风处给苏沐橙挡著,突然看到底下有个显眼的高个穿过下山的人流往上跑,那人左顾右盼,视线越过一张张脸孔,直到抬头望去,发现了他要找的人。

 

跑到山坡顶一路都没停,孙翔喘著大气,抱著两把伞站在他们面前,鞋子全湿了,裤管一片泥泞,“没淋到雨吧?会感冒的!”

刚说完电话的苏沐橙莫名红了脸,看向叶修,叶修的耳朵也是红的。

“你真是……”

她听到叶修轻巧的叹息。

 

 

两个姑娘共撑一把伞走在前面,小心翼翼地跨越石梯上的积水,孙翔给叶修打伞,大半个伞面都歪在叶修那里,叶修推过去,他又拉回来,没几下叶修就抢过了伞,一手搂过孙翔,两人贴在一块走。

 

雨声沙沙响,叶修说著:“待会回上林苑帮我搬点东西吧。”

“好。”大个子给叶修搂著,挺开心的,在叶修额头上吧唧一口。

“过两天跟我回一趟B市吧。”

“好。”他回应,说完征住,“为什么?”

“我要跟他们说我找到媳妇儿了,别给我安排相亲了。”叶修说道。

“你……”

“保不齐要被揍一顿。”叶修停顿两秒,“没事,被揍的是我。”

孙翔说不出话来。

“行吗?”

 

“行!!!”他突然大喊,前方两个姑娘同时回头看他,孙翔赶紧改口,低声道:“不对,你才是我媳妇儿!!我是你老公。”

陈果和苏沐橙同时笑了出来,又立刻收敛假装没听见。

“我跟你回去,下周换你跟我回去。”

“见你父母?唉,我比你大这么多岁,他们肯定先揍我。”

“没事!我保护你!”孙翔挥著手臂,“我长得比你高就是要保护你!”

 

叶修露出了一个很好看的笑容,“傻瓜么。”

 

 

全文完

 

平淡结尾了

…真的……那么久之后…完结了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

谢谢各位T^T

我第一次填完一个坑...

这个故事在这里告一段落我觉得是最好的,也许他们将来会有变数,但至少现在只有彼此

.......

本子的消息过一阵子放出来,欢迎告诉我想看什么样的番外~~


评论(85)
热度(920)

© 桑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