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架空,很雷,预警请见第一回,能接受再追

好困阿 短更一个

 ------

“嗯,你让老魏帮我重新打印一份出来,对,还有……嘶……我一下子想不起来还有啥……唉,要不我回头再问问老板娘好了。”

叶修蹲在警局门口,挂上电话,无奈地吸了一口烟,周围都是邻居,吵吵嚷嚷地,昨晚没睡好,精神不济,人群的声音更让他头疼。

周泽楷买东西回来了,远远朝他走过来,叶修注意到旁边的人说话声音都小了,慢了。叶修接过他递来的水和烟,心想,人帅还有这个好处。

 

轮到叶修做笔录,周泽楷陪他进去。

他们今天一块开车回来的,才出电梯就看到叶修家的大门是敞开的,马上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遭小偷了。

叶修客厅的电视机,几件电器,卧房里的笔电,柜子里母亲给他打的几条金鍊子,都没了。

周泽楷家倒是没事,他租下那间屋子的时候,房东给他换的最新的门锁,和叶修家那种旧式的小区标配不一样。

叶修本来要先进屋搜搜的,周泽楷阻止了他,直接找警察来,他担心万一窃贼还在里面,不安全。

后来才知道他们这栋好几户都给光顾了,警局一时热闹得像菜市场。

其他住户非常不满保全系统,这么容易就被偷了,每个月管理费这么多钱是交好玩的?在外头吵得不可开交。

 

填完笔录,警察把叶修的证件还了回来,周泽楷瞥了一眼,看到了叶修的出生日期。

比我大四岁而已。

“你生日快到了。”他说。

“喔?对啊,下个月。”叶修把长夹收回大衣口袋。

 

等待的空档叶修喃喃低语道:“还好被偷的是我这户。”

周泽楷疑惑地看著他,叶修才解释道:“你那些乐器万一被偷了,也不是钱能解决的吧。”

叶修又说:“好在我没放什么重要的东西在家里,电脑也才刚重灌过,没啥机密文件,哈哈。”

 

又回到了15楼,这次周泽楷跟著叶修进屋,叶修这才仔细地再把屋子翻了一遍。

“嗯,没掉什么东西,周末再去卖场买回来吧。”

 

周泽楷从背后靠近他:“……真的?”

叶修家里遭人入侵,周泽楷莫名地不太舒服。

 

叶修点点头,周泽楷犹豫了几个小时了,终于决定问出口:“浴室,检查过了么?”

“啊?为什么要看浴室……”叶修说著,话音缓缓止住,周泽楷看到叶修还是一样的表情,但是随著眼皮眨动,脸慢慢地红了。

“你不会是说……那个柜子……”

周泽楷不知道要看哪里,喉咙小小声地滚出:“嗯……”

 

“…………”叶修不发一语,三两步走开,过一下子回来:“嗯……都在的。”

周泽楷松了一口气,他的脸和叶修一样红了:“担心……小偷是变态……”

 

叶修尴尬地看看地板,又看看旁边:“我可是男人呢,又这么大个人,有啥好担心的。”

“嗯。”周泽楷呼出一口气,才想起该解释,“上次找浴巾,不小心……”

“呵呵,好了小周,我知道了。”叶修笑得挺不自然的,“今天谢谢你啊。”

“嗯……”

周泽楷还没有要离去的意思,叶修问他要不要吃公司带回来的饼乾,周泽楷摇头。

“你到我那儿住一阵子。”

 

“啊?”叶修在厨房前面回过头。

周泽楷看著他,语气无庸置疑地坚定:“先住我家。”

“为什么?”

“比较安全。”

“小周,别担心啊,我已经找人来换锁了,明天就到。”

周泽楷说:“我有客房。”

“……嗳,这个我知道啊,可是……”

“先住我家。”

 

“……呃。”

 

当晚叶修就抱著自己的棉被枕头到了邻居家。

“那么就打扰你一阵子了。”他说。

 

周泽楷看著叶修拿来的东西:“就这些?”

“缺什么我回去拿就好。”

“嗯。”

 

 

隔天早上叶修被周泽楷洗漱的动静弄醒了,很久没和其他人过夜到天亮了,对声音比较敏感,即使不在同一个空间。

叶修晃到厨房想弄些吃的,电铃此时又响了。

“谁啊?”

周泽楷从浴室探出头来:“孙翔。”

“喔。”

 

一大早出现在这里,肯定是昨晚通宵了,找地方睡呢。

 

叶修给他开门的时候已经预见了孙翔的反应,所以在对方高呼出来之前,先捂住了他的嘴。

“唔唔唔……!你、你怎么在这里!!”孙翔红著脸挣脱开,舌尖不小心扫到了叶修的手心,他呐呐地瞪著他。

“小声点啊,我不能在这里么。”

“你睡了……周……!!”他指著屋里。

“……借住几天罢了。”

“为什么?”

叶修往室内走:“我家昨天遭贼了。”

 

孙翔大惊,一把抓住叶修,翻来翻去检查。

 

“……看不出来你还挺关心我。”叶修朝他微笑,“没事,昨天被偷的时候我不在家。”

“谁关心你了。”孙翔撇过头去,他看浴室灯亮着,想必周泽楷在里面,压低声音道:“你这么骚,要是在家里不就被强///奸了。”

“…………”

周泽楷出来了,孙翔啊的一声,朝他喊道:“我要来你这儿住你不让我住!却让这家伙住!”

 

周泽楷没什么反应地回道:“情况不一样啊。”

“啧!”孙翔瞪著叶修,一副你到底对我表哥做了什么事的表情,“可恶!”

 

他进了客房:“我要睡觉!”

 

叶修跟在他后面走进去:“喔,那我把我的棉被拿走。”

“哼!”

周泽楷出现在门边:“你睡沙发。”

孙翔不可置信地看著他:“你在跟谁说话?”

“你。”

“你让我睡沙发?!”

“叶修先来的。”

 

“小周,我睡沙发也行的。”叶修说道。

周泽楷看著气呼呼地霸占客房的孙翔,思忖几秒,朝叶修说道:“那你跟我睡。”

孙翔突然跳了起来:“睡沙发就睡沙发!”

 

“哈哈哈……”

“叶修你笑什么?!”

“没、没,不笑不笑。”

 

后来周叶两人白天各自有事,一道出门了,留下一夜没睡的孙翔在屋里。

“搞什么啊……这两人……”他忿忿嘀咕道。

 

 

叶修在周泽楷家住得挺自在的,本来就常顺路开车送周泽楷,现在更是同进同出,如果叶修加班,或是周泽楷跟朋友聚会、或演出,两人倒也不会特地和对方说,反正都有钥匙。

警方那里一日还没有窃贼的消息,周泽楷就一日不让叶修回他自己的屋子。

 

这天叶修半夜还没回来,周泽楷赶曲子的案子赶得有点烦,拖延症一犯,整理鞋柜整理厨房,抄起吸尘器各个房间吸吸吸,客房也是,掀开枕头想吸床上的头发,不小心又和叶修的玩具打了个照面。

“……”

他红著脸把枕头摆放回去。

所以叶修在这个房间,关上门的时候,也会一个人拿著这些玩意儿自我取乐吗。

 

叶修三点多才回来的,周泽楷在地板上睡著了,简谱散在地上,周泽楷起身,打了个喷嚏,叶修走过他旁边:“你这样睡会著凉的。”

“嗯。”周泽楷摸摸鼻子,他闻到了新鲜的沐浴液的香味。

 

他刚刚去了喻文州那里吗。

 

 

叶修把东西扔回客房里,又走了出来:“小周,我想煮泡面,你要吃么。”

周泽楷下意识地回道:“老吃这种东西。”

他说完才觉得不太好意思,都是成年人,没必要置喙他人的行为。

叶修笑道,像是和他解释:“可是我好一阵子没吃了,想喝汤啊,这时间没地方买。”

周泽楷摸摸头发,心情好了一些:“我去煮。”

 

评论(13)
热度(243)

© 桑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