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被吞了,重发......

**现代架空,很雷,预警请见第一回,能接受再追

这一回我写得非常开心......大家懂.......

 -------------


冯校长定期约的餐叙,席开四五桌,叶修下班才过去,在餐厅门口遇到出来抽烟的魏琛。

 

“小偷抓到了?那警察怎么说?那小偷确定跟你没有关系吧?”魏琛听到叶修稍来的新消息,不忿道:“小陈那天跟我说,我就在想是不是那个姓陶的来偷你商业机密……”

“不,单纯的窃贼罢了,偷了好几户。”叶修摇摇头,“老陶不至于。”

“谁知道呢,那家伙干什么事我也不意外了。”

叶修也把烟拿出来了:“老冯没点名我吧。”

“他忙著到处巴结呢,哪里有心思找你。”魏琛回答,“对了,说到小陈,她和你一块工作也有两年了吧,你怎么不替她考虑考虑?”

“啊?考虑什么?”

“要不是知道你是同性恋,我也以为你们是一对。估计就是这样才没人敢追她。”

“你想追她么?”

“不是我,是兼课的伍老师,她常来M大,给他留意上了。”

“喔,哈哈哈。”

“浪费啊,这么漂亮的姑娘放在身边,居然真的只是助理。”

“你跟伍老师说,下回我们出来吃个饭认识认识也挺好。”

“成啊。”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魏琛突然想到:“前几天听到小邱和罗辑他们几个在讨论怎么帮你庆生。”

“嗳,对喔,都月中了。”

“是啊,一个学期又快过了。”

“前几天我弟弟才说到时候要来找我。”

“喔。”魏琛熄灭了烟,“进去吧,还有好多菜没上呢。”


 

叶修进了包间,才注意到周泽楷也在。

周泽楷和孙翔一起,坐在金院长这桌,只剩孙翔旁边有座位,叶修脱下西装外套,一屁股坐下,越过孙翔和周泽楷说话:“小周,怎么会在这里?”

孙翔瞪著叶修,脸色黑了起来。

周泽楷也和叶修一样,忽略了中间那人:“冯伯伯找的。”

“啊,差点忘了,你爹妈和老冯也认识。”叶修笑道:“老冯选的餐厅都不错,多吃点。”

周泽楷笑著说道:“已经吃不下了。”

金院长看著他们:“小叶,你和这年轻人认识?”

“嗯,他是我邻居呢。”

魏琛接话道:“刚刚孙翔才介绍是他表哥,原来他也是你邻居啊。”

“对啊,挺巧的。”叶修说著,拿出手里的提袋:“金老师,这瓶酒送你,上次出差带回来的。”

“喔,小叶还挺细心,要不现在开了吧。”

“饶了我吧,我不能喝酒的,今天还开车呢。”

“你不是还有邻居么!你迟到了本来就该罚三杯!”

 

 

孙翔今天也是开车来的,被指派要送其他师长回去,周泽楷去开叶修的车时,他非常不开心。

离开停车场时会经过餐厅门口,冯校长还在那里跟客人说话,叶修红著脸,拉下车窗和他们道别。

“泽楷,叶老师拜托你啦,回去早点休息啊!”冯校长对晚辈叮咛道。

 

“小周,快点回去吧,有点想上厕所。”叶修没喝几口就醉了,意识还很清楚,但头晕不舒服。

“在餐厅没上?”

“在清扫,反正很快就到家了……”叶修靠在椅背上,看著窗外,“早知道今天别带酒来。”

周泽楷笑了笑,叶修小声说道:“还好你也在。”

“嗯。”

 

夜间行车一路顺畅,上了快速路就快到家了,叶修眯起眼睛休息,窗子照出驾驶的侧脸,他看著看著,快睡著了。

车子缓缓减速,叶修睁开眼睛,前面塞住了,远远看去都是亮红灯的车屁股。

“怎么了?”

这时间快速路正好在整修,两条线道封了一条,他们的车卡在这儿,进退不得。

“八成是车祸。”周泽楷说,他拿出手机察看消息。

“不是吧……”叶修皱起眉头,十几分钟过去,他的尿意好像又更重了,他坐直身体,给腿部换了个姿势。

 

周泽楷把手机递过去:“前面连环车祸。”

“……唉。”叶修打开窗户想抽烟,但旁边车道就在施工,粉尘呛人,叶修马上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里拖车也进不来,要花点时间从对面绕过来了。”他喃喃自语,不在自在地扭动身体。

周泽楷看他好像不舒服,柔声说道:“你先睡会儿。”

“嗯……”

 

叶修又眯了一阵子,醒来发现才过了十五分钟,周泽楷没事做,正在滑手机,微弱的光线照在他脸上,车里非常安静,叶修呆了一阵子,脸慢慢红了起来。

他的下腹真的快不行了,可能跟喝酒也有关系,控制的能力不是很好。

 

叶修在座位上挣扎,才想著出去尿好了,又有点迟疑,外面工人挺多的,而且他觉得自己此刻要是换个姿势,软弱的膀胱就要漏出来了。

“小周……”叶修咬著牙喊他,声音出乎意料的软。

周泽楷也楞了一下,停下手边的动作,看著他。

“我……怎么办,好想尿……”叶修低声吐出这几个字,双腿夹紧。

 

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反应这么大,都是男人,有内急也没什么,但跟这个小邻居开口就是觉得怪别扭的。

 

周泽楷看得出来他大概快不行了,看看后座,刚刚用餐那瓶酒只剩一点点尾巴,金老不想拿回去,要叶修带走,他就放回了提袋里。

周泽楷拿出酒瓶:“要不……先尿这里面……”

他说完,自己也开始觉得脸热了起来。

 

叶修眯著眼睛,忍得眼里都泛起水气了,他虚软地说道:“你不会笑话我吧……”

“不会……”

 

叶修接过酒瓶,拔开软木塞,酒香溢了出来,叶修一只手解开自己的皮带,周泽楷撇过头去。

“嗯……别告诉别人喔……”叶修黯哑的嗓音飘过来。

 

接著哗啦啦的水声。

yin/////茎暴露在车内舒适的空调里,他内外裤拉下来,褪到了屁股底下,他旁边坐著他挺欣赏的男人,他在这个男人的身旁,像个小毛孩一样憋不住尿,在车上尿进了瓶子里。

 

叶修尿完,觉得自己要bo qi了。


评论(13)
热度(214)

© 桑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