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架空,很雷,预警请见第一回,能接受再追

-------------

“啥?那家伙生日?”孙翔皱著眉头,眼神闪烁,“干我屁事。”

学弟乔一帆尴尬地站在他面前不知道说什么,魏琛毫不客气地拎著他的耳朵:“小子,那家伙好歹也是你的师长,说话注意点。”

孙翔不服:“你还不是那样喊他!”

“我去,我跟他什么关系?你跟他什么关系?”

乔一帆笑著打断他们的对话:“因为是老师的三十岁生日,所以我们想弄点不一样的,学长也参加吗?”

“什么时候?我看看我有没有空,”孙翔拿出手机,“我很忙的。”

“29号,会在吴教授家开个小小的晚会。”

“吴?我们院里有姓吴的教授么……”

“他离开M大两三年了,我也是听其他学长和老师说的,他和叶老师关系很好。”

“喔。”孙翔点点头,“到时候再说吧。”

 

实验室的工作做完已经有点晚了,回绝了同学们一起吃晚餐的邀请,孙翔开著车,又到了周泽楷家的小区,他买了卤味上楼,到了叶修家门口,还特地打开手机相机当镜子照,整理头发。

按下电铃,过了一下子,叶修来开门了。

“喂,我找周泽楷吃饭,可是他不在家,没办法只好让你陪我吃了。”

“喔,”叶修往里一让,孙翔一看如此顺利,心中大乐,他从来没进过叶修屋子,“没事,你表哥在我家。”

“咦?!”孙翔一惊,这才注意到乐声,伸长脖子往里面看去,周泽楷正窝在沙发上弹吉他。

“他、他今天不是有表演么。”孙翔喃喃自语,叶修听见了,奇怪地说:“嗯?你知道他今天本来就不在?”

孙翔噎住:“不知道!”

“……”

孙翔进了屋子,周泽楷看到他出现在这儿,也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孙翔解释道:“我忘了你这时间不在家,想说找叶修陪我吃晚餐……没想到你在这儿。”

周泽楷说道:“演出暂停了。”

“为啥?”

叶修走到他们两旁边:“文州的酒吧搞小装修,休息一两周。”

“喔。”孙翔盯著周泽楷,“你为什么在他家?”他指叶修。

 

周泽楷停下他的手,一副他这个问题很奇怪的模样:“在隔壁啊。”

“……”

叶修从房间里翻出了几张CD,自顾自地跟周泽楷说话:“小周,你说的那个,你听听看这几首……”

孙翔插话:“你干嘛?”

两人都没理他,讨论起音乐来了,孙翔加大了音量:“你们在说什么?”

靠在一起的两人一同看向他,周泽楷说道:“写曲。”

孙翔嗤笑,下巴指著叶修:“他懂?”

周泽楷笑得很好看,对叶修说道:“我们继续。”

俨然展现出了“他俩是一国的”的气场。

 

孙翔不安地盯著他们,叶修突然回过头来,孙翔的心往上提,对方说道:“你要吃晚餐就吃啊,缺碗筷的话去厨房拿。”

“喔……”

“叶修,”周泽楷喊回他的注意力,“这样呢?”他刷了刷和弦。

“跟我想的一样。”叶修笑道。

 

他们什么时候变这么好了,孙翔一个人吃著晚餐,那两人都没再理会他了,他闷闷不乐。

 

“小周你特地休学来学吉他,什么时候才要发表作品啊?”叶修的声音传过来,孙翔投去视线。

周泽楷停顿了一下,“差不多了。”

“嗯?老师要回欧洲了么。”

“还没,但他说过想看我演出。”

“你打算在哪演出?”

“喻文州那儿吧。”周泽楷说道,“风格挺符合。”

“这倒是。”

“你来看。”

“这没问题啊,你安排时间。”

“嗯。”周泽楷又笑了,笑得非常温柔,孙翔觉得自己要不认识这个从小一块长大的表哥了。

 

“咳!”孙翔放下碗筷,高声说道,“我也要去!”

叶修的注意力重新回到他身上,奇怪地看著他:“你要去就去啊。”

“哼!”

 

------------

 

叶修的公司临时接了一个单,各部门上下没日没夜地加班,连他自己都是,忙到连胞弟带女友特地飞来本地好多天了,他都分不出一点时间和他们碰面。

“明天再一块吃饭。”叶修挂上电话,陈果在旁边看著他。

“你今天晚上要去文州的店。”她拿著老板的行程簿。

“嗯。”叶修揉揉眼睛,“差点忘了。”

“没时间陪弟弟,却有时间去……”陈果挑眉,“你还说你对你小邻居没兴趣。”

“我弟弟来找我只是顺便的,他是要带他女友出来玩呢。”

“要我载你去么?”陈果问道,“你昨天不是没睡觉么……很累的……”

“没事,明天开完会就能休息了。”

“明天不是你生日么……”

“那也还是得工作啊。”叶修笑道。

 

开车的时候叶修想起刚刚陈果那句“你还说你对你小邻居没兴趣。”他笑了,前几天他陪苏沐橙吃晚餐,那时候他和小邻居已经一周没见面了,周泽楷发来短信:短短写著:“28号晚上,要来。”

叶修回覆了:“好。”

对方又回应道,你生日有空么?

 

当时他拿著手机愣愣地发呆,苏沐橙凑过来看,当即笑了起来,一副恭喜老爷贺喜夫人的样子。

“你不是也喜欢他吗?”

叶修若有所思地摸摸脸。

 

刚才在公司忙得忘了时间,叶修进去的时候周泽楷已经开始了,就他一个人在台上,酒吧刚装修好,客人很多,没座位了,叶修站到离舞台最远的吧台上的小台阶,这样还能清楚地看到周泽楷。

大概是周泽楷的老师的缘故,场内听众很多外国人,GIPSY GUITAR风格适合跳舞,穿著高跟舞鞋的金发女士牵著她的伙伴到中间小小的舞池跳了起来,周泽楷专心演奏,偶尔往台下看,找到叶修之后他朝他笑了笑,叶修正在喝汽水,也对他挥挥手。

音乐很轻快,听众们乐呵呵地看著跳舞的人,坐在沙发的客人闲适地和朋友聊天,叶修背靠在桌沿,周泽楷用GIPSY STYLE,COVER了一首英文老歌,是他上次跟周泽楷提过的,他很喜欢的一首歌,叶修露出浅浅的微笑,眼里映著舞台上的灯。

孙翔进门,找到叶修的时候正好看到这样的他,他心里一沉,安静地站到叶修身边。

“嗯?是你啊。”

“嗯。”孙翔瞪著前方,周泽楷也在看这里。

直觉告诉他这两人肯定有什么事。

可恶,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

 

孙翔已经喝了好几杯酒,他快要看不清身边的人了,所以他选择靠近一点。

他靠到了叶修背上,嘴巴对著他的耳朵说话:“瞧你发//骚的。”

叶修斜眼睨他,看他喝醉了也没打算理他。

“想要吗……要不要跟我……”

“别闹。”叶修轻轻把他的头从肩膀推下去,孙翔不死心:“你才别闹了,我表哥又不喜欢你。”他笑,“让我帮帮你吧。”

“倒是不用了,我不缺做///爱的朋友。”叶修低声说道。

“是么?那你有吃过……像我这么大的吗?”孙翔硬了,从后面顶著叶修,暧昧地摇动著。

他们这里没什么人,前面的观众都在看舞台,孙翔更大胆了,说话时因为环境,听不清自己的声音,他逐渐加大了音量:“比周泽楷还大喔。”

孙翔这样骚扰他,叶修没办法专心看演出,有点烦,随口回道:“你怎么知道,你搞过他?”

“才没有!我跟他比过大小…….哈哈哈……”

喻文州走了过来,看到这情况,要扶孙翔:“怎么了?要帮忙吗?”

“他喝醉了。”

“我没醉!”孙翔怒道,挥开喻文州,“叶修,你一脸春样……让我也干干……”

“别闹了。”

“我比周泽楷还……!!”

“够了。”前方已经有几个人转头了,叶修捂住孙翔的嘴,他看看台上的周泽楷,没在注意这儿。

叶修叹了口气,“文州,我先带这小子回去,小周要是找我你就说我有事,晚点回来。”

他拉著孙翔:“别闹了走了。”

孙翔贴在叶修背上,黏呼呼地跟著他走了。

 

叶修把他丢到后座,进了驾驶座:“你住哪?”

孙翔爬起来,舔上叶修的耳朵:“你家。”

叶修往他脸上拍了一掌,不轻不重,孙翔楞住了,眼睛瞪得大大的。

“想起来住哪了没有?”

“你……没人打过我……”除了家人以外的人,孙翔不可置信。

“回答问题啊。”叶修根本不在乎他的心里活动,无奈地回应道。

“我要去你家!!”他喊,“周泽楷可以去,为什么我不能去!”

“烦不烦,我家不让人过夜的。把你丢到老魏家吧。”

“去我家就去我家!”

 

 

周泽楷结束演出之后和他的老师交流了一下,送走了长辈,他才到吧台那里去。

“叶修呢?”整家店都没看到人,他问喻文州,无意间看了看吧台后的小门。

“他送你表弟回去了。”喻文州说道,“挺早就走了。”

周泽楷有些错愕,为了孙翔?他不是答应他来看表演的么?

他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的?

 

喻文州看周泽楷不说话,一边擦杯子,闲聊般地说道:“……叶修一直都是这样,很容易吸引别人的好感……不论男女。”

周泽楷闻言更错愕了。

喻文州眨眨眼睛:“咦?我还以为你已经知道了,你表弟表现得这么明显。”

周泽楷干干地回道:“不知道。”

“大概你表弟也不明白吧,那过程不知不觉的……”

喻文州为什么这样说话?

周泽楷瞪著喻文州:“你也……”

 

“嗯?我?”喻文州放下手边的工作,“我爱他啊。”

他说,一点犹豫都没有。

 

“但我没想过要得到他,没人能完全拥有他。”

 

-------------

 

其实我觉得这篇文写得挺差的,但就是想……自娱自乐嘛

反正就是脑洞写出来我就满足了

里头好多细节我自己都写得有点儿心虚(


评论(27)
热度(281)

© 桑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