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架空,很雷,预警请见第一回,能接受再追

每一回都有提醒,也时常预警,看同人就是不合意就别看,没必要跟我留言或私信BB   ^3^ 

------------

出差一趟,工作堆积得多,叶修这几日都是一早就到公司去了。陈果敲了两下门进了办公室:“你边吃早餐边看一下吧,昨天电话里跟你说的那个项目,打印出来了。”

陈果将手上的资料铺在叶修面前,叶修啃著汉堡,点点头。

“对了,你明天会去学校吧。”陈果说道。

“是的。”

“你要是遇到孙翔,替我把他的证件拿给他,上回公司给他登记资料,他落在人事处了。”

“他没来公司么?”叶修问道。

“好几天没来,学校好像要赶什么评鉴。”

“喔?我怎么没印象。”叶修接过孙翔的东西,慢条斯理地塞进皮夹子里。

“不然你问问魏老师吧,我也不清楚。”

 

中午过后叶修到大楼楼顶抽烟,回去时电梯门在中途楼层打开,一个穿著随性却颇有型的大叔踩著室内拖走了进来,叶修抬眼才看到这层楼的公司招牌,是间录音室。门关上前那个人才注意到自己的脚,赶紧又按下开门键:“不好意思。”他说完立刻出去了。

那人走远了,声音飘过来:“哈哈,我忘了换鞋呢,对了小周,你刚才说咖啡要冰的热的。”

叶修一愣,那天晚上之后他没再遇到周泽楷。

没听到回应,门片先阖上了。

 

 

叶修拿著手机,对方的讯息写著已经到了,他站在门边环视店里,找到了那张熟悉的面孔。

“小楼。”

“叶神。”男子笑道,起身和他亲热地握手,“好久不见。”

叶修笑著拍拍他,“回来了,晒黑了。”

“就是啊!还瘦了呢。”被叫小楼的人回应道,他是楼冠宁,B市大户之一,和叶家两兄弟都熟,他们家族搞的是国际运输,过去半年被家里送到南美洲去拓点。

“叶神,听我那些兄弟说你上周人都还在B市呢,可惜我昨天才回国。没能和你们聚聚。”

“没事,现在不也见到了么,怎么瘦了,食物吃不习惯?”

“倒不是,我去的城市华人挺多,但没几家像样的餐厅。”对方说道,“我下周才回去B市,我爹要我先整顿下本地的分公司。”

“挺忙啊,你父亲也舍得,都离家这么久了,还不急著喊你回去。”

“他就是这个样子。”

楼冠宁给叶修把水杯推过去,“文州这店不错啊,气氛好。”

“嗯?他开幕之后你没来过?”

“还真没有,所以才约这儿碰面。”楼冠宁打开酒单,“喝一点吧,叶神。”

叶修点头:“因为你刚回国,才跟你喝的啊。”他笑道。

随著说话,渐渐周围的客人越来越多,固定演出的团员也就位了,时间到了,舞台那儿热闹了起来。

他们口中的酒吧主人也终于回来了,他和两位老朋友打招呼,坐下来一块喝酒,三人聊了一阵,楼冠宁去了趟洗手间。

桌子安静下来,主唱唱得很好,叶修颇有兴味地听她唱歌,喻文州看著叶修的侧脸:“挺可惜,鼓手换人了,客人大概要少一些。”

“换人了?”

叶修疑惑,今天演奏的确实不是周泽楷,他以为是代班的。

“你不知道?”喻文州和他对视,“前几天辞掉了,似乎是想回老家了,也没说得很清楚。”

叶修的眼神没什么变,只是看著他,几秒后才道:“我记得你上一个鼓手也是这样,外地人,来来去去也挺正常。”

喻文州嗯了一声,微微眯起眼睛:“不过,我挺意外的,你原来不知道吗?”

“不知道。”

 

 

孙翔今天才知道叶修已经回来了,他有点生气,他都跟叶修说过了回来要告诉他,没想到对方根本没当一回事。

他直接去了叶修家按门铃,无人回应,他觉得叶修在喻文州那儿的机率挺高的,就真的给他找著了。

“喂,你回来了也不告诉我。”孙翔站在两人的桌边,不高兴地说道。

叶修有点儿醉了,红著一张脸,抬头看向他,眼睛水亮亮的,像个快睡著的人,勉强打起精神那样,叶修的反应有点儿迟钝:“嗯?小孙?”

“是我。你今天喝这么多!”孙翔看了看桌面,又看了看和叶修一块喝酒的男人,可恶,还挺帅的,“你是谁?”

“叶神,这位是?”楼冠宁一看他就是小孩子,也不在意他这种态度,笑笑地向孙翔说道,“我是叶修老家的朋友,我姓楼。”

“我学校学生,孙翔。”叶修说道,“有事么?”

“我、我来找你啊。”孙翔瘪著嘴巴说道。

叶修缓慢地眨眨眼,思考了一阵子,才恍然道:“你的东西,在我皮夹里。”

“什么东西?”孙翔一愣,想起来之前陈果的留言,“证件?”

他觉得喝醉的叶修有点可爱,拉了张椅子过来捱到他旁边,证件拿了之后叶修也没赶他,光顾著和姓楼的说话,他就待著了,他们的话题都是他俩认识的友人,孙翔插不上,最后楼冠宁看叶修快睡著了,正想关心叶修如何回去,孙翔忙道:“我送他。”


http://bulaoge.net/topic.blg?dmn=elmur&tid=3238459#Content



评论(61)
热度(315)

© 桑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