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和朋友聊到这篇本子里的番外,想想都完售好一阵子了,本来因为非常短又有点....一言难尽,不打算放出来,但今天想想,其实我真的很喜欢这篇番外

还是放吧,算是OE,可以自行解释

-----------

 

啪叽一声掀开了信箱,里头孤伶伶躺了张红帖。收信人也是愣住了。

他把烟塞回嘴里,空出手去捞那信纸,和他正在通话的人问他怎么了,他含糊地回道没事,老朋友要结婚了。

他把帖子扔进手提包里,又吸了两口,在进电梯前摁灭了烟。

肖时钦前几天问他的地址,没想到这么快就寄到了。

 

他和叶修分手第五年,现在想起来已经没有太大的感觉了。

只不过是两个人生活,回到一个人罢了。

再怎么无法适应都是暂时的,像一场感冒发烧,痊愈之后人还是活蹦乱跳的。

一个人干什么都轻松,不也挺好的么。

孙翔摸黑进了屋子,开灯,屋内还是同他早上出门前相同的模样。

但叶修还是带走了很多他说不出的东西。

 

那剥离的过程,难以形容,像心口一块肉给剜去了,血喷出来,怎么样也止不住。

那个对你最好的人,转瞬成了把你推入地狱的元凶,所有承诺一笔勾销,世界变了个样。

那时他曾经哭着对叶修说,为什么会这么痛苦,我宁愿从来没和你在一起,就不会这么疼了。

忘了叶修怎么回答的,好像还流了眼泪,他记不大清了。

 

他还想过,对方大自己那么多岁,分手了,过没多久大概就要找个人结婚了吧,这就是一辈子了。

一辈子最后的结果是,叶修没有陪他到最后。

所有联络方式都断了,身边的朋友都不敢提起那人的名字,一个完整的人就这么消失在他的世界里了。

 

之后他学会了抽烟,和叶修同样的牌子,抽烟时彷佛叶修还在他身边,过两天就回来了,和从前的每一次一样。但再也没等到过。

渐渐地没烟不行了,成瘾了,戒不掉了,他干脆换一个牌子,免得每次拿出烟盒都要想起那个人。

但时间果然能抚平任何事,天大的苦痛最后都化为回忆里的一小截刺,拿不出来,却也无感了。

孙翔甚至想不起来分手的原因了。

那么久以后他只记得,那人就像颗流星,一闪而逝,但真的很美,美得他想起来还是莫名有点想哭。

他只后悔最后说了谎,即使再重来一百遍,他还是会选择那一年遇上他。

 

 

 

肖时钦人缘好,他大婚那日不仅雷霆俱乐部上下都来了,连一众已退役的老面孔都到了,和开同学会一样热闹。

孙翔坐在这一桌,听到有人喊叶修来了,顺着众人视线看过去,一瞬间就在人群里找到了他。

他抱着一个和他有几分相似的小女娃儿。

孙翔眨眨眼睛,恍如隔世大概就是这样的。

 

叶修给一群人围着笑闹着,朋友们逗他怀里的小姑娘,叶修宠溺地亲亲她的脸颊,要她叫叔叔阿姨。

他笑得好温柔,他一点儿也没变老。

 

孙翔突然想起几年前叶修曾说过,他将来一定会是个溺爱子女的父亲。

看来叶修确实成为了他所说的那样的人。

孙翔在角落看着他的侧脸,突然发现,他一点儿也不难受了。

他多么适合当个父亲啊。

他喜欢这样的叶修。

 

 

我想我还是很爱叶修的,只是爱的方式不同了。

 

从前认为爱是攒在手心,此时此刻他却真心感觉到,只要叶修幸福,他也会感到幸福。

叶修过得很好,有爱他的家人,有心爱的女儿,离开他以后,他过得很好。

婚礼散场,孙翔坐在餐厅外的花坛上抽烟,今晚天空一点云都没有,他安静地扬起了嘴角。

“你也在这里?”

熟悉的声音响起。

“什么时候你也会抽烟了。”来人笑着,摸出大衣口袋的烟,孙翔看他翻找着打火机,便从上衣兜里拿出了自己的,给他点上:“抽好几年了。”

 

叶修看着他,点燃了烟,吸了两口才道:“过得好么。”

“还行。”

“这两年当队长了呢。”

“嗯,还不是等到周泽楷退役了才接的。”孙翔笑了,有点儿自嘲意味。

“你当得挺好的。”

“还行吧。”孙翔打了个呵欠,揉揉眼睛,对叶修笑道,“你当爸爸了。”

“看到你当爸爸,我挺开心的。”

“怎么说?”

孙翔站起来,双手插在口袋里,想过好多次再见面时的情况,就是没想到自己此刻能够如此坦然地看着他:“不知道,看你过得好……”他摸摸自己的脖子,“感觉放下心了。”

叶修含着烟,轻轻地应了一声。

“你女儿像你,很可爱。”孙翔低下眉眼,回想刚刚会场的情况,“多大了?对了,她人呢?”

“三岁了,沐橙接去顾着了。她是我侄女,这个周末我帮叶秋带孩子。”

孙翔愣了一下,笑道:“我怎么就没想到,你和你弟弟双胞胎……”

“嗯。”叶修也回以微笑,“你呢?”

“我?我怎么?”

“……有对象了么。”

“现在没有,这几年交过的都挺短的。”孙翔说道。

“为什么?”

孙翔看了叶修一眼:“不知道,大概自己条件也没多好,眼光又高。”他用鼻子哼气,笑着摇摇头。

“我倒觉得你不一样了。”叶修说。

“你倒是没什么变。”孙翔看着叶修的发顶,“也没长高。”

“三十多了还会长个子么。”叶修无奈道。

“我要回去了,”孙翔停了一下子,又说,“你呢。”

叶修伸出手看了看时间,孙翔才发现他手腕上的是他送给他的表,他一下子就不会说话了。

“一起走一段吧?”叶修说道。

孙翔突然觉得鼻子有点酸,点头。

 

那之后两人走了多久,记不得了。

 

孙翔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哭过。

叶修被他弄醒了,躺在他旁边翻了个身,本来要抱着他继续睡,却注意到了对方的异状。

“怎么了?”他的声音有浓浓的睡意,软又糯,手伸过去摸孙翔的脸,“做恶梦?”

“嗯。”孙翔回应,又立刻摇头,“不是。”

叶修支起上半身,趴到他身上,哄小孩一样地问:“哭什么啊?”

孙翔搂住叶修,一只手遮着眼睛:“你在我身边真好。”

 

 


评论(47)
热度(562)

© 桑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