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整套世邀赛活动完完整整落幕了,孙周两人先回到轮回俱乐部和高层开会,还有两三周新赛季才开始,俱乐部先带孙翔去城内最好的医院再做一次检查,得到的结果也是情况良好无须多虑,高层松了口气,也让孙翔和周泽楷各自放假回家一周,毕竟今年的夏休期,这两人真的太忙碌了。

回家的孙翔依旧像个大爷,茶来伸手饭来张口,他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但是父母亲却是笑得骄傲又开心:“你可是我们国家的英雄,好好养伤就好”

伤口早已愈合,不用包绷带了,手臂剩上三四个新长肉浅粉红色的疤痕,需要时间恢复。亲戚叔婶们这段时间也常来拜访,孙翔想躲也没处躲。

 

“小翔啊,过年的时候听你说有喜欢的姑娘,追到没有啊?”

孙翔是主角,母亲不准他待在房间不出来,没礼貌,所以他只能窝在沙发上。

装忙看电视闪避话题却没有用,憋了好一会才闷闷的说了句:“没有。”

旁边因为放暑假而跟著妈妈一起来的小表弟妹偷偷的笑了,孙翔瞪了他们一眼。

 “那姑姑上次跟你说过,我同事的女儿还不错,你们相一相吧!”

孙翔的妈妈此时说话了:“我跟他说过了,他说他还喜欢那姑娘,不肯。”

“那姑娘知道你喜欢她吗?”

“知道。”

几个三姑六婆惊讶了:“到底是哪里的姑娘,我们小翔又帅又有成就,怎么不喜欢你呢?”

孙翔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又高又帅又有成就的事实,在这群人面前面子挂不住,心里有气,说道:“他不喜欢男生!”无视她们几张张大的嘴,孙翔起身,对著两个小朋友说:“去房间,PK!”

他们进房间打电脑后姑姑们才互相讨论道:“女同性恋吗?翔翔有点辛苦啊,翔翔的妈你劝劝他啊!”

 

 

 

再回到轮回时,其他人也陆陆续续归队了,走在大楼里孙翔觉得轻松自在,才回到自己房间没多久,走廊上闹起来,吴启杜明冲进孙翔的房间,“孙翔你好样的!为国争光!”

孙翔还没来得及回话,他俩就打开衣柜抓出孙翔的世界赛国家队服穿穿脱脱,照镜子:“帅啊!太帅了!”

吴启穿上孙翔的T恤,杜明套上孙翔的外套,他们把手机丢给孙翔:“孙翔大大帮我们拍照!拍帅点!”

“你们干嘛不去找周泽楷!”

“他还没回来!房间锁著!”

 

选手归队的时间每个战队都差不多,所以那一周微博上一大堆穿著国家队外套炫耀的照片。

兴欣的官微上也放上了一张耍帅搞笑照,莫凡穿著苏沐橙的八号的外套,看起来还算合身,阴著脸,旁边魏琛披著十四号的外套扯著他看镜头,高大的包子穿著一号外套,背对镜头高举右手比V,衣摆因此被往上提,露出牛仔裤头,还能看到旁边方锐拎著叶修一起入了镜。微博文字写道:“我兴欣最无敌!”

 

那天是他们轮回全员到期后第一次全俱乐部一起聚餐,孙翔刷手机刷到一半差点没噎到,包子穿著叶修说好要跟他交换的外套,他气死了。

包子帅不帅?帅!而且还比他高,孙翔稍微纠结了一下,可是想到叶修本就不喜欢男人,再帅再高也没差,心里才好过了点。

 

当晚他打电话给叶修,叶修没接,过了一个小时才回电:“找我有事?”

孙翔又高兴又别扭,说道:“谁准你把我的外套借人穿了?”

“啊?”

“队服外套!”

“拿去穿又怎么了?而且明明就是我的。”

“那件已经是我的外套了,我只是放你那里还没拿而已!”

“哈哈哈。”

 

“你还在H市,没回B市?”

“嗯,这几天忙夏季青训营结训的事。”

“我周末要去H市找外婆,见个面?”

“行啊。”

 

 

周末,他们在地铁站碰了面,叶修从远处慢慢晃过来,一如过去好几次的相约,说起来也才两周没见,但孙翔却觉得过了好久好久。

 

叶修把烟随手扔旁边的桶里,第一句话还是问:“手好了吗?”

“好了,没什么问题了。”

“喔?轮回开始训练了?”

“还没,只是跟队友随便打一打。”

两人并肩走在街上,叶修盯著路两旁的招牌:“你最近打荣耀还是注意强度,别超出负荷了。”

“还用你说。”

孙翔忍不住想对叶修分享交代分开的这几天的事情,“我也刚归队几天而已。”又补充:“回俱乐部以后轮回有给我和周泽楷放一周的假。”

“喔,回家了?”

“是啊!回了一趟,一堆亲戚来,差点给烦死。”

“呵呵,为国争光,亲戚们当然觉得骄傲。”

“最烦的是他们一直要介绍对象给我,我都说我有……”孙翔想起了什么般的缓缓闭上了嘴,叶修都听见了,却也没说话,两人安静了一阵子,继续走路。

 

“想吃饭还吃面啊?”叶修说。

“随、随便啦。”

 

他们又去了以前去过的一间面馆,两人点了面和几样小菜。

“你什么时候回B市?”

“这几天忙完会回去。”

“然后呢?”

“我也不知道,都离家十几年了。”

“你、也会去相亲吧?”

“都这年纪了,肯定的。”

孙翔心里不悦,“没骨气。”

叶修嘴巴里还塞著面条,笑了:“为什么?”

“有本事自己去追!”

“哈哈,反正结果都一样,对象是怎么来的有什么关系。”

孙翔闻言眉头紧拧著,叶修好似没看到,“顺其自然吧,真遇上了喜欢的,可以试试看。”

孙翔觉得胸口又闷又沈,握著筷子的手使不太上力,原本吃饭的动作悄悄停下,久久没有接话。

“你也是,虽然你还年轻,但在联盟里打比赛,认识的对象有限,让家里人给你介绍介绍也是不错,别排斥。”叶修兀自说著。

 

好一阵子后,“……你知道我不需要。”孙翔压抑著喉头,低声说著。

你心知肚明,装什么傻。

 

“你只是现在不需要,何必放弃其他机会呢。”叶修还是神色如常的吃著。

 

怒气渐渐上涌:“叶修,你对我说这种话算什么?”

你把我的喜欢当成什么了?

 

叶修握著筷子的手停住,看向孙翔。

思索了会:“……我这话说得确实不妥,抱歉。”

 

两人又沈默了一会。

 

“为什么不跟我试?”

叶修愣了。

 “没试过,怎么能确定不喜欢?”

 

“…………”

 

叶修有些困难的开了口:“……已经确定的,还需要试?”

 

彷佛落入水中,周遭声音瞬间变得模糊不清,但叶修的那句话却很清晰,让孙翔身体散出凉意。

叶修愿意跟任何人试,任何只见过一面的、只吃过一顿饭的陌生人试,却不愿意和他试。

因为叶修确定不喜欢他。

叶修终于正面回答了,他不喜欢他,也不愿意试著喜欢他。

 

孙翔低著头。

 

“叶修。”

“嗯。”

“很讨厌我?”

“……你这小子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为什么不能喜欢?”

“感情不能勉强,而且我说过了,我……”

“不喜欢男生。”

“是。”

 

孙翔笑了,笑得有点难看:“我觉得我开始讨厌你了。”

“为什么?”

“你害我觉得自己又笨又蠢。”

 

 “……这不是成熟的行为。”叶修回道,“你懂得的。得不到回应,并不能当作怪罪对方的理由。”

 

“哼,才不是。”孙翔撇头,“我是生自己的气,因为我喜欢你以后,一直觉得自己很弱、比你差。”

 

 “这种感觉让人很不爽,都是你害的。”叶修不說話,听孙翔继续说。

“……不公平,我不甘心。”

 

“……好了。”

 

“我讨厌死你了。”孙翔眼睛有点红,“我也要让你觉得很烦很困扰,我才会高兴一点。”

 

“那你想怎么做?”

 

“我要你也喜欢我。”孙翔伸手拉住叶修的手,“我会一直烦到你喜欢我。”

 

叶修微微蹙眉:“别这样。”他叹口气,“你不怕我被你烦得讨厌你?连朋友也做不成?跟你说过了,现在这样不是挺好?”

 

“你再讨厌我,也不会比我当初抢走你的一叶之秋时更讨厌,我会怕你?”

 

 

 

TBC

 

----------------

 

写到这有点辛酸,翔翔幼稚得让人心疼

这篇文是因为最后一句话作为灵感才出现的,终于写到了(感动

 

评论(78)
热度(634)

© 桑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