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


和他完全没有联系的那几年,有时候闻到类似青草的味道都会想起他,听闻气味是人类能够存续最久的记忆方式,孙哲平觉得实在不假。

是如此的淡而无奇,以致于如同随处可见,形影不离。

偶尔在梦里与他身体纠缠,醒来时都有不知今夕何年的错觉。

 

他离开职业选手圈够久了,久的快要忘记那几年的骄傲和梦想。

也一直懒得去想偶尔出现在脑海里的叶修的身影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当在义斩的训练室再度相见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这男人怎么能让他记得那么牢,他的气味和回忆中全无二致。

 


下面不老歌




-----------





这短篇预计三回完 

嘤嘤谢谢 @我吃西兰花-深夜火锅组 亲爱的阿九给我的邀请码

不老歌上的第一篇肉渣先给了平叶

今天太有空撸了一篇半的肉觉得神清气爽,

另一篇是翔叶(耶),以后放出来

 

我觉得一定会有人说血味是姨妈的味道(抱头

这篇平叶脑洞从去年就脑到现在一直不知道怎么写

因为我写不出大孙如何帅

然后就在我逃避翔叶连载的时候灵感就出来了(鸭梨山大


评论(19)
热度(181)

© 桑榆 / Powered by LOFTER